10

10 (5)

	主啊,你世世代代做我們的居所。諸山未曾生出,地與世界你未曾造成,從亙古到永遠,你是神。你使人歸於塵土,說:「你們世人要歸回。」在你看來,千年如已過的昨日,又如夜間的一更。你叫他們如水沖去,他們如睡一覺。早晨他們如生長的草,早晨發芽生長,晚上割下枯乾。我們因你的怒氣而消滅,因你的憤怒而驚惶。你將我們的罪孽擺在你面前,將我們的隱惡擺在你面光之中。(詩篇九十:一至八)
	「白駒過隙」,用以描繪人生命之短暫。「人生不如意事,十常八九」用以描繪活著而離不開各樣的勞苦愁煩。「人死如燈滅」,用以描繪人離世時,猶如被吹熄的燈火,像輕煙般消失。如果人的一生真的由這三幅圖畫所組成,那真是一幅非常灰暗,令人無語不安與沮喪的畫面。		
	假設你今天開始被人稱「老年人」,對「白駒過隙」肯定有深刻感受,回頭一看時間真的過得很快。對「人生不如意事」相信亦有同感。對「人死如燈滅」雖然你今天依然活著,但見過不少「如燈滅」的人和情景。對於上述的三幅圖其中「白駒過隙」與「人死如燈滅」都是非人力所能改變。但「人生不如意事,十常八九」似乎全與人類有關,難道人真的離不開「勞苦愁煩」?	
	那就讓我們進行一些觀察:一般基下層家庭,收入微薄,早出晚歸,僅夠糊口,居斗室之中,再無力作出優閒活動。中上層白領或甚至是菁英者,收入不菲。可是職場上,不論是職位或人事上競爭在所難免。回到家裡,亦可能有夫妻不和、兒女叛逆、婆媳不睦、姑嫂有怨……等不能向外人道的家事。
	至於那些富貴人家,當看到新聞版那些爭產案件時,可立刻聯想到那位富豪生前煩惱一定不少,兼且不容易解決,究竟他瞑目前是否仍然忐忑不安,就無法知曉了。任何一個社會大致上都包括了上述三類人士,原來各有各的「勞苦愁煩」,祇是因為家醜不外揚,所以,人與人之間都覺得「別人都是活得很好」。		
	「人的一生」是一個很大很嚴肅的話題,那以甚麼為基點去作出研究呢?相信以人從何而來為開始應該是一個合理的方向。那麼,從「進化」或「創造」中找出答案是惟一的選擇。先談『進化論』開始,這一類書本實在非常之多,現在就讓蘇緋雲博士的《創造或進化》提供一個非常扼要的介紹:	
	●一般來說,『進化論』認為,在很久以前,地上本來沒有生命,但是,由於原子互撞,偶然合成大一點的化合物,這樣繼續下去,就有了第一個細胞。這第一個細胞又偶然分成兩個細胞,一直繁殖下去,便成了「簡單」的生物。這些簡單的生物在物競天擇的情況下,就進化成比較複雜的生物,由海底動物,進而進化為魚,隨後是兩棲動物,進而是爬蟲、鳥或哺乳動物,最後變成人。		
	●   進化的學說所看重的是沒有頭腦,沒有設計,適者生存。哪一個是適合生存的呢?能夠生存的,就是適合生存;他生存,所以他必定是適合生存;因為他適合生存,所以他生存。		
	按照上文的陳述,宇宙萬物全來自:偶然,巧合或機遇,之後便是適者生存的結果。其中完全與「有智慧的設計」無關。看到這裡不期然為人類的幸運感到高興,因為萬一當年的偶然巧合,和機遇落在猴子身上時,今日的世界猴子便是主人,而人類則是與其他活物一起被稱之為動物了!	
	另一位聖經學者範學德對《進化論》又有令人戰戰競競的觀點,他在《我為什麼不願成為基督徒》是這樣說:「在這個罪惡的世界上,我為什麼要作好人?好人不是常常倒楣嗎?如果沒有上帝,如果人死後一了百了,沒有審判,在這短短的有生之年中,我為什麼要一再吃虧受苦呢?我為什麼不該盡情的吃喝嫖賭,玩樂享受、追逐名利,玩權弄術,坑蒙拐騙?教我作好人不是坑我害我嗎?我死後,哪怕洪水滔滔,不是更誠實嗎?」	人的思想異常複雜而且自私可以說是人的本性,所以像範學德所言的那一種「為所欲為」的人當然有。但是,不是這一種人的人似乎是更多。對自己明明是有利的何解不去做呢?		
	溫偉耀在他的《是否真有神的存在?》裡面提到「道德論證」是神存在的論證其中之一的論證。他說:「道德論證是嘗試從人具有道德判斷的事實,推演出一位終極掌管著賞善罰惡的主宰的存在。當我們觀察和反省人的生活和現象時,我們就會發現,人不僅懂得思考,有理性推理及計劃的能力,並且人有善、惡判斷的能力。我們發覺這個事實,在任何的民族、任何的文化、任何的時代都是普遍存在的。即是人有一種必然的、對道德要求的普遍現象。」	
	他又說:「無疑,不同的人往往有稍為不同高低的道德標準。但是善和惡的意識,卻肯定在任何人的身上或任何民族都是存在的。只要他是人,他就必然具有對善惡的判斷和反應,懂得去判別一件事情是善還是惡。」	   
        我們雖然以「白駒過隙」來形容短暫的人生,但對每一個人的人生而言,是非常之漫長,因為這就是他在世界上存活的一生。在這人生的道路上,不單只起伏不定,有時甚至有危機的出現。所以,人的思考其實是在不斷的改變,以不同的經歷建構出個人的人生觀、世界觀和價值觀。	
	在今日的世界,無神論可以說是佔大多數。其中最大的理由:『上帝』只是一個名詞而其實是不存在的。信上帝是不科學的迷信思維。筆者幾十年前讀中學時已認識聖經,當讀到:「起初,神創造天地………。神說:『要有光。』就有了光。……;神說:『諸水之間要有空氣,將水分為上下。』……;神說:『天下的水要聚在一處,使旱地露出來。』事就這樣成了……」(創世記第一章:一至九)簡單地說,就是上帝用『說話』創造一切。我當時對上帝創造的看法,就像是跟小孩子講神話故事。從此,上帝便在我的腦海中移除。	
	記得是一九六九年七月二十日,差不多全世界的人都圍在電視機前面,因為那是美國太空人踏足月球土地上的日子。雖然已看過地球的模樣,但是,從一個同是地球人在另外一個星球體上面舉起照相機為地球拍照,有一種非常真實的代入感。一個蔚藍色像圓球的物體懸掛在天空之中,真是美得不可方物,無法用文字形容。
	那時那刻我有強烈的詫異,甚至說有點恐慌,因為從月球望向這懸掛的球體,在球體上的東西都是「倒掛」著的,尤其水是非常重,為什麼它們都不跌出地球呢?物理教科書說是因為地心吸力。問題是:人是不是要上帝列出計算方程式,才相信宇宙一切都是由上帝創造的,如果用「說話」不是更快捷妥當嗎?	
	環顧今天,由於科技的發達和網絡資訊的迅速傳播,人開始認為人已掌控了一切,更認為人已瞭解世間的一切。其中更有一些政治人物,自認是天造英才,不單是帶領自己國家,更要控制全世界人類的命運。不過,根據歷史的記載,這一類瘋子總會出現,但是每次他們都以失敗告終。雖然如此,每次卻讓很多隻想過平安日子的國民和世人成為陪葬品!人只是人,這是一條金科玉律。上帝是全知和全能的創造主,同樣是一條金科玉律。我們如果想我們的一生活得平安喜樂,惟一的方法是讓自己謙卑下來,承認自己是一個普通人,你的謙卑會讓你得到你所期望的人生。(未完待續)
二○二二年十月廿九日

 
 
婚姻是神所設立,神說,那人獨居不好,因此人要離開父母與妻子連合成為一體,這是極大的奧秘。各人都當愛妻子,如同愛自己一樣,妻子也當敬重她的丈夫。
	婚姻是神所設立的,美滿的婚姻更是神所恩賜。我們的婚姻充滿神的帶領和祝福,我心裏常常感恩。當回顧十五年來的婚姻歷程,我自然地緬懷到一位屬靈長者丁榮施醫生。(丁醫生去年2011年4月30日在澳洲悉尼被主接回天家,享高壽91歲。)感謝主賜如此一位疼愛我的長輩,特別感謝他為我的婚姻專心恆切禱告,使我得到如此的恩福。
	我出生於基督徒家庭,但是在大學時才真正決志信主的,那時我明白自己的婚姻對象一定要是主內弟兄,因為同心才能同行。我生長在一個很有愛的家庭,但小時候因少接觸異性,家教也嚴,所以在與異性接觸時有一些障礙。我很怕面對自己喜歡或有好感的人,常常是躲之遠遠,讓人莫名其妙。而我在覺得不可能或不喜歡的人面前,卻很輕鬆,有時難免因而產生誤會,而把我嚇壞了。我的好友們出國的出國,結婚的結婚,而我已32歲了,卻只有16歲的心態,還沒談過戀愛。我這麼古怪,加上主內弟兄又少,使我對自己的婚姻真的缺乏信心。也許是我太看重它了,執著地認為戀愛就必是婚姻。不過我心裏仍願意信靠神,等候且順服祂的安排,也有當老姑娘的心理準備。
	這時候,我的好友給我介紹她在美國“信主”的電腦工程師表哥Jimmy。其實這位Jimmy當時還沒真正決志信主,他表妹只知道他有上教會。好友滿有經驗地說:“像你這麼緊張的人,適合通信戀愛。”也許吧,我喜歡精神戀愛,也很注重對方的文筆和內涵,我同意了。只是第一封信,Jimmy就坦誠告訴我,他還沒真正信主,當時我想立即停止通信。他表妹又說:“你可以帶他信主呀!”不久,Jimmy回國探親,那是95年11月初,我在廣州。他計劃先到廣州,然後回汕頭老家,再返廣州回美國。我只有禱告求主帶領,也將此事請主內長輩丁醫生代禱。那時丁醫生即將移民澳洲,他很疼愛我,對我的婚姻有負擔,一直在為我禱告。我和Jimmy被安排在廣州“白天鵝”賓館第一次見面。經過交託主後,我心裏很自在,見到Jimmy時沒有怕他,只覺得他像大哥哥(其實他只大我三歲),與他交談還挺自然愉快。據Jimmy後來的“坦白”,他第一次見到我就很喜歡我了,而且很用心,到汕頭後登門拜訪了我爸爸媽媽,也給我家人留下很好的印象。
	11月19日Jimmy從汕頭回廣州,準備乘23日一早的飛機回美。那時自11月19日至22日三天,丁醫生便謝絕一切來訪,專心為我這件事禱告。11月22日下午,我帶Jimmy到丁醫生家,我們很輕鬆地坐談,也用了點心。臨走時丁醫生突然對Jimmy說:“看來神要祝福你,賜給你一位妻子,靜娜在我身邊十幾年,她很好。”嚇死我了,乘Jimmy下樓上洗手間時,我對丁醫生說:“丁醫生,你剛才怎麼能那樣講?我們只見過幾次面,他明天就要回美國了。”丁醫生笑笑地說:“很好,這個人可以和你一同走天路。”從丁醫生家出來後,我趕緊補上說:“剛才丁醫生講的,請你別在意。他老人家太著急我的事了。”Jimmy說:“不要緊,讓神來安排,讓時間來證明。”
	Jimmy回美國後,開始給我打電話和寫長信,很高興我們可以用家鄉潮州話通話,他的筆跡和文筆也不錯。我爸爸看過他的信後說:“這個人是想尋找一位知己愛人,伴侶,情人和朋友,值得考慮。”96年3月份,我在紐約的好友邀請Jimmy到教會聽福音,Jimmy受感動而接受救恩信主。整整通了十二封信後,96年7月2日神安排一個機會讓我順利來到美國。在我家人的贊同,我工作單位的放行,護照和推薦信的順利妥辦,以及美國領事館的簽證等事上,神都通通為我開綠燈。我好像上了船,坐穩,不用出力就到達彼岸。在這些事上再次讓我經歷到神,看到祂的帶領。出於神的,真是奇妙!恰如聖經所言:“等候信靠耶和華的,必不至羞愧。”
	“人要離開父母,與妻子結合,二人成為一體。”(創世記2:24)。96年9月9日在親人們和主內弟兄姊妹祝福聲中,我們結婚了!神藉此藉彼讓我清楚明白祂的旨意。神所安排賜給的是最好最合適的,祂不會錯!我好像是蒙著眼睛過來結婚的,我是把所有的賭注放在神手中。我們如同先結婚後戀愛,婚後我越來越發現Jimmy的優點:我們有著很多的默契和共鳴,也互相彌補。Jimmy自小喜愛體育,很會吃苦耐勞。他熱愛生活,富有藝術感(他喜歡畫畫、攝影等);他執著而不刻板,理智卻不乏情感和浪漫。還有著男人少有的細心,加上他對我特別有耐心,能體諒容忍我的“古怪”。他雖不富有,卻有豐富的內涵;更重要的是他讓我感受到他真的很愛我,我也越來越愛他。雖然婚後我們的生活真的成為知己愛人,伴侶,情人和朋友。我們很感謝丁醫生和那麼多親人一直關心和愛心的禱告,更加珍惜神賜的所有這一切。神是生命和愛的源頭,祂愛我們,為每個人精心設計。願主光照啟示,賜智慧力量,使我們活得更清楚有意義,跟隨主所帶領前面的路,為神作美好的見證,感謝讚美愛我們的耶和華上帝。阿們。

*****      *****      *****     *****
鴿子的形像     
        慈繩愛索
	你有沒有想過上帝在耶穌受洗時,為什麼選擇鴿子作為聖靈的象徵呢?綜合幾位權威人士的意見,得到幾個很有意思的結論。第一、鴿子是鳥類中,唯一沒有膽囊的。換句話說,鴿子的肚裡既沒有「酸」的東西,也沒有「苦」的東西,裡面全是甜的、滿有愛心。因此,用鴿子來象徵聖靈,實在是最恰當不過了。
	接下來,我們看到挪亞從方舟放出一隻鴿子。晚上那隻鴿子飛回來,口中銜著橄欖葉,表示洪水已經退了,象徵上帝的懲罰「過去了」,一個新的天地正歡迎著方舟裏那一家八口人。鴿子和橄欖葉已成為「和平」的象徵。鴿子也含有「上帝救恩之福」與「上帝賜下平安」之意。雅歌中說:「你的眼好像鴿子眼。」鴿子是一夫一妻制的動物。因此,當聖靈內住在信徒的心裏,我們的眼睛便「只看耶穌,不看其他的人」。
	鴿子還有許多特色,比如說牠的溫柔、美麗、純潔,都很適宜用來象徵聖靈。聖靈像鴿子,降在耶穌身上,叫他遵父的旨意而行;今天,同樣的靈也要幫助我們活出得勝的見證來。

*****     *****     *****     *****
奇異恩典
	奇異恩典,何等甘甜,我罪已得赦免,前我失喪,今被尋回,瞎眼今得看見。
	如此恩典,使我敬畏,使我心得安慰,初信之時,我蒙恩惠,真是何等寶貴。
	歷經艱險勞苦奔走,我今來到主前,都是主恩扶持保佑,恩典帶進永久。
	住在天家千萬年歲,如日無限光明,時時頌讚時日不多,好像初唱凱歌。阿們。
	
主耶穌說:「我留下平安給你們,我將我的平安賜給你們,我所賜的,不像世人所賜的,你們心裏不要憂愁,也不要膽怯。」(約翰福音十四:二十七)	
	初移民到美國紐約時,我雖然還未認識耶穌,但祂已給了我好多的普及恩典。雨落在義人的地上,也落在不義人的地上,日頭照好人也照歹人,空氣、雨水和陽光沒有分好或歹人去享用,是人都不可缺的莫大恩典。因為耶穌說:「你們聽過這樣的話,『要愛鄰居,恨仇敵。』但我告訴你們,要愛仇敵,為迫害你們的人禱告。這樣,你們才是天父的孩子。因為祂讓陽光照好人也照壞人,降雨給義人也給惡人。如果你們只愛那些愛你們的人,有什麼值得嘉獎的呢?就是稅吏也會這樣做。如果你們只問候自己的弟兄,有什麼特別呢?就是外族人也會這樣做。所以,你們要純全,正如你們的天父是純全的。」(馬太福音五:四十三至四十八)所以無論您是否基督徒都能享受的恩典,便稱之為普及恩典。	
	來美那時是九十年代,經濟大衰退,找工並不容易。我的教育程度祇是小學五年級,後來再進修四年英文夜校,這樣的學歷我可以尋找一份怎樣的工作呢?一般好像我這樣文化水準,可能找到的工作是當保姆、清潔女工、製衣廠車工,在餐館清潔、洗碗或打雜,便是我可以尋找工作的範圍了。後來,在免稅店工作,一份人工可養家綽綽有餘,假期又多,之前我要同時當上好幾份工,才能勉勉強強強養家。	
	但神又把我安排到一間酒店去做帶位的工作,一做便是三十年。酒店工作並不是一種什麼了不起的工作,但以自己的學歷和背景,如不是神的恩典施行在我身上,這並不是輕而易舉之事,我在什麼時候有此反省呢?之前我還以為是我個人的努力而得的。但我在酒店工作十年之後,就遇到有些經理或上司給我難題,說我英文不好,英語不流利,常常打擾經理、上司、同事和客人的溝通,便找人監視我怎樣工作和說話,時刻挑剔我的不是,經常給我寫投訴信,使我有很大的精神壓力和負擔。	
	但很多同事都很同情我,知道經理是不應該這樣對待我,他們這樣做是錯誤的。但我投訴無門,也不懂得投訴,但事後想:「神一定會知道這些事。」人在得意的時候,別人讚賞我,說:「你的成功是因為你自己的努力,才會有今日的成就。」此類的話語,便會使我飄飄然、沾沾自喜,往往就會忘記神的恩典,回想起來,有事發生在我身上,一定有神的心意。	
	事後想想若在十年前,我剛入行碰到這樣的事,我會怎辦?但是做了十年之後,膽子也較大了。因此,經理所提出的事情,我認為不成立,試用期也不過是三個月,那有做了十年之後,而不會做自己的工作?雖然英文不好,但經過十年在酒店工作的環境,英文總有些進步吧!認為經理的投訴,都是無理取鬧。回望過去,其實這是神給我給我功課,要常常自省和學習謙卑,領悟到不要忘記神的恩典,所以神允許這些事情發生。這十年是怎樣走過來的?那還不是神在後面扶持著我嗎?我怎能抹殺神的恩典?將榮耀歸回自己呢?雖然有時也有人對我講同樣恭維的說話,我不再沾沾自喜,要感謝上帝的恩典,將榮耀歸給祂。阿們!	
	而且這三十年來,神一直都看顧著我,無論我出我入,祂都保護著我,為何我要這樣說?因為我工作的時間和當值的班數沒有固定。雖然一日二十四小時,無論白天、黑夜或淩晨,我每個時段上班都有機會坐地鐵和行走在街道上。但卻並無遇到過什麼不好的事,別人都問我:「晚上你都敢回來上班嗎?」我相信這是神的保守和看護,是三十年之久都平安無事,不是三個月或三年。	
	還有一次的經歷,那是二○○八年,從全職轉做兼職。我當時並無求問神,當我轉工後,心中不平安,雖然福利並不少,但那年有同事被辭退。轉去那部門,我是最後一個,被辭退的機會最高,但要返回原單位,我就損失了優先權。自從我離開原先的工作崗位後,酒店仍然要填補人手不足的空缺。
	有一天,我原有的部門再次請人,我可以返回原來的部門,原有的部門也都歡迎我回去。不過我怕失去我的優先權,所以我不斷求問神,但得不到神的引領和回覆,做夢也夢不著,看聖經也看不到神所賜給我的話語,指示我應該回去原部門或維持留任?因為在那時工作對我來說還是很重要,我不能失去工作,如果被辭退的話,我就什麼都沒有,而且在當時再去尋找一份新的工作,要有同等的待遇,簡直不可能。	
	我為此事糾結了二到三個月。每天沒有睡好覺,腦海裡總是想著這件事,等待神所賜給我話語,留或走?再不決定的話,原部門不可能一直等著我不聘請別人。突然神就賜我一句話語說:「無論你在哪裡?我都與你同在。」那句話就在我靈修的桌子上。那時,我就肯定那是神給我的指示,實在是太好了,無論我在哪裡,祂都與我同在。我抱住一動不如一靜的心態,就跟神說:「神啊!這是你的承諾,無論我在哪裡,你都會與我同在。」當晚我便呼呼大睡,人也輕鬆了。	
	按照人的看法,以當時的情況,一定會轉回原部門做全職,不但不會被辭退,還可保住福利。但神的意念高過人的意念,我連明天會如何?也不知道。但神知,別人認為不安全,但因我有神所賜的話語,我就留在人所認為不安全的路線上。因為我心中有神的話語來作我的擔保,我還怕什麼呢?	
	時至今日,回望過去,証明我靠著神的話語作選擇是對的。由二○○八年到二○二○年間,是我《 生中工作最輕鬆和經理們合作最愉快、最被尊重和最自由的工作環境,而且工資的收益和福利跟原來的長工相比,不相上下。在二○二○年三月因疫情的關係,暫時退休,二○二一年三月中,正式退休,離開工作崗位。感謝神的帶領,榮耀歸給神!	
	無論在什麼情況下,不再像以前一樣,深信這是主耶穌賜我不一樣的生命。主耶穌說:「我留下平安給你們,我將我的平安賜給你們,我所賜的,不像世人所賜的,你們心裏不要憂愁,也不要膽怯。」(約翰福音十四:二十七)所以我現在每時每刻,心中都充滿著神所賜的平安與喜樂!祂必賜下平安喜樂給相信祂的人.因為神是信實的,這是祂的應許和承諾,我已經得到了,用語言和筆墨是無法來形容我這份內心的平安與喜樂!親愛的朋友們,您們也想得著這份心靈的平安與喜樂嗎?請快來相信主耶穌吧!(全文完)
 
無效的禱告
    │慈繩愛索
	有位信徒時常要求別人為她丈夫的得救禱告,而她本身卻是她丈夫不信主的原因之一。由於她脾氣暴躁,把耶穌推得遠遠的,使她丈夫無法接觸到他。後來牧師把她找來,婉轉的對她說:「妳的脾氣使得妳的禱告變成無效,這是希伯來書十二章一節所提到的罪。妳當求主幫助妳控制脾氣,否則你丈夫永遠不可能信主。」她果然照牧師的教導去做,願意順從聖靈的旨意。
	某天她丈夫不小心撞翻了新買的立燈,摔落在地上報銷了。他正等候河東獅吼,出其意外的,這回妻子卻在一旁若無其事地說:「親愛的,別把這事放在心上,我們可以存錢買一只更漂亮的立燈。」丈夫很訝異,說:「太太,妳變了。」她答:「是啊,我求主改掉我的壞脾氣。」丈夫說:「如果主有這樣大的本事,請妳也為我禱告,這樣的基督教正是我要找的!」信徒啊,如果你也有一些生活上的毛病,求主讓你改變。因為這些壞毛病,不但影響你的生活見證,也會使你的禱告變為無效。
二○二二年十月十五日	

一百多年前,先祖父母信主時,被四周親戚詛咒說“你們敗祖,敗教,將來必受天罰。斷絕後裔,死了無人哭”。至今,先祖已傳下六、七代,不但沒有絕後,反而後代繁榮,有牧師、傳道人、長老執事、佈道家、音樂家、醫生、護士、律師等,感謝讚美全能慈愛的上帝。

2009年七月我回台灣時,專程赴桃園南崁一帶,好幾個卓家鄉村,想把福音真理傳授給他們。然而,所遇到的親人都顯得相當冷漠,不但拒絕領受,且對基督教深存敵意。他們是以極不友善的心態,口出惡言,破口大罵。遇此情形想到100多年前,吾先祖父母信主時,被周圍親戚們痛罵詛咒說:“你們敗祖,敗教,將來必定受到天罰,斷絕後裔,死了無人哭”。

當年為了脫離那種無情無理的宗教迫害,我們先祖斷然決定,帶八個兒女和孫等,移居偏僻的東部,台灣後山的花蓮去開墾謀生。

那時候交通尚未發達,經宜蘭、蘇澳到南方澳小港口,必須搭乘小舟,靠海岸行駛到花蓮。因還沒有建設港口,故遇風浪大時,就無法靠岸登陸,不得不再折回南方澳避險,等風浪略為平靜,再冒生命危險駕舟到花蓮靠岸。

當時的台灣人經常會遭遇原住民突擊,慘割人頭,他們把頭顱曬乾後去拜太陽神,誰殺得越多越顯英雄。承蒙天父特別的憐憫與恩待,我們得從種種的險境,保全了全家大小的生命。

例如:某一天我們的牛車跟著團隊回家途中,無緣無故地突然決定停下來休息。想不到,過了片刻,從後頭跟上來的兩個人繼續往前時,瞬間被當地人斬了頭便離開了。另一次,收割完後,三伯父準備在深更半夜,用牛車把稻穀運回,突然間雷霆萬鈞下了一陣暴雨。祖父說:“不要出門了,反正稻已收割了,稻米並不重要,留在田裡好了。”不一會兒,驚聞有人跑來報惡訊說,在不遠處有兩個人被慘殺死了!

又一次,當四伯父在田地耕作之際,“碰”一響,一顆子彈突然擦過他手肘,燒破了上衣。他與牛在大吃驚之下,頓時飛也似地急速離該那田地。後來聽說那射手是村裡最高手的,連一支大拇指粗的灌木枝,距離十公尺都肯定打中。還有一次,有幾個原住民突擊到我們茅屋,原想來斬取人頭,想不到卻轉向豬舍,宰了三隻肥豬頭,便跑掉了。

從上述幾個例子,我們很顯然地體驗到上帝無窮無限的憐憫與恩典,在多災多難的環境中,保全了大家的生命,這絕非是偶然僥倖的。

我們的先祖們,從拜偶像改信耶穌後,一直很虔誠、熱心地持守純正的信仰,被鄰居公認為很誠實、和悅的基督徒。他們雖然失學,卻會背誦一些聖經節,且吟唱多首讚美詩。先祖父經常帶子女和孫等,晚上做家庭禮拜後,才去睡覺。長輩們對子女的管教頗嚴格,注意行為端正,不許口出惡言穢語。我祖父常有一句家訓掛在口頭云:大量就有大福,無量就無福。

先祖父終其一生非常節儉克己耐勞,殷勤務農,愛惜晚輩,蒙主極大恩佑。惟獨一次在壯年時,因極力反對祖母聽福音,有一天,生平健康的他,突然肚子痛的要命。據先父回憶說:“先祖父那時的感覺,痛得難以忍受,若地面有洞,一定要鑽下去。”從此老人家也悔改信上帝,敬拜真神。直到76歲老邁之年,因身體衰弱,有時數週缺席未上教會。當精神體力許可時,我父親才趕快帶他坐牛車,往返數小時的路程,上教會禮拜。之後,先父曾趁機帶先祖父去照一張相片,就是這麼一張寶貴的遺照留下來,成為我們的家寶。

說到初期的鳳林教會,根據建設教會的紀錄,係在1916年1月25日,由我三、四伯父,先父與另一教會會友通力合作,親自砍伐原木建造的。三年後於1919年5月10日再重新建正式禮拜堂。

吾先祖父母生下六男二女,其中老二和老七是牧師,而二伯父算是北部初代宣教士,馬偕博士的最後一批學生。因此有幸在他逝世前,於1901年為我們全家照了一張極寶貴的全家福。先祖父母至今已傳下六、七代,根據1908年我的尋查,不但沒應當初故鄉親人的詛咒絕後,反而蒙上帝賜福,共有680多後裔。其中培養出38個牧師及15個嫁個牧師為師母之外,多半在教會被選為長老和執事的算不清。尚有擔任主日學老師的,一些在國際舞台上的音樂家,佈道家和一些醫生、護士、律師等,在社會各階層服務。半世紀來,移民南北美洲的約佔家族的一半,最難得的是大約有97%以上都進入了教會。

另有一件很明顯而非常希罕的神蹟,即第二次世界大戰終止後,有一年父親八兄弟姊妹及子孫們相聚,為先祖舉行追思禮拜。事後,八位骨肉之親在同桌用餐,歡然談笑的氣氛下,不知是三伯父或先父突然冒出話說:“我們已超過五六十歲了,希望要離世時,能按次序順著走吧!”大家哈哈大笑。那知,果然半世紀之間,從長兄一個挨一個地蒙主恩召。

曾經照顧本人長大最小的小姑母,是最後在2009年7月24日因年紀老邁安然逝世,安息主懷,享年107高壽。主宰生命的天父,讓他們都安享天年,享長壽而後息勞。長輩離世的年齡,依次是86 82 80 87 86 89 92和107歲,均榮歸天國。

但願一切感謝讚美,榮耀歸於慈愛無限的天父上帝,阿們。


                

空麵粉桶裡的頌讚

  基督信徒感恩見證

                       朝聖者福音社分享

我的神必照祂榮耀的豐富,在基督耶穌裏使你們一切所需用的都充足。(腓立比書四:19)

當麵粉桶裡裝滿了麵粉,銀行有足夠生活的存款,而且按時領到薪水的時候,我們確實能夠相信神與我們同在。但有時會在另一種狀況下相信神所應許的,就是當麵粉桶是空的,銀行裡沒有存款,又完全沒有收入的時候。

我曾聽「中國內地代表團」的泰勒牧師說過:“當我最需要信心面對考驗時,卻發現它逐漸離去,此刻就是我必須學習少靠自己,而更多仰賴神的信實之時。惟有我們在神的應許上站立得穩,便會看見信心在遭遇考驗之際及時出現。

也許麵粉沒有了,銀行存款和收入也沒有了,但神在!我知道這是千真萬確的,過去我常在公開場合宣講“真正對神的信心,是能夠把頭伸進空的麵粉桶裡讚美神”。我的妻子聽過我說這話,過了不久,有一天她把我叫到廚房對我說“我要你來唱詩歌”,我覺得奇怪,走過去看看到底是怎麼回事。

原來在廚房中間地上擺著一個她剛拂拭掉塵埃的麵粉桶,她說:“親愛的,我時常聽你說,如果有什麼人相信上帝所說的話,願意把頭伸到空的麵粉桶裡唱詩歌讚美上帝,一切神的祝福就要歸給他,既然你相信上帝所說的話,現在是你的機會來實行你所傳講的了。」

那個空的麵粉桶敞開大口對著我,我的皮夾和麵粉桶一樣是空的,我已經沒有薪水可領,也不知會有任何收入。我不知道我的妻子如此欣賞我的講道,而且她顯然決定,要親眼看我的實踐。我尋求我的信心,找不到,我尋找逃脫的門路也沒有,因為妻子用麵粉桶把出口堵住了!

我說:要我把頭伸進麵粉桶裏歌唱有一個條件。妻子問是什麼條件?我告訴她,要你和我一起把頭伸進去。你知道你答應過與我共安樂,也分擔我的憂患。

妻子同意,於是我們倆便一同把頭伸進麵粉桶,而且一起唱稱頌上帝的讚美詩,我們多麼享受此刻的美好!當我們把頭抬起來,頭髮上都沾到一些麵粉,我們當這是象徵著將會有更多的麵粉跟著來。

當然沒有人知道我們的需要和我家的空麵粉桶,但是第二天雜貨店的人打電話來說,他那裏有一桶麵粉是我家的。直到今天,都不知道這是誰和從什麼地方來的,只知道是我們的天父知道我們的需要。

我曾參加過千人合唱的讚美盛會,也曾經在許多堂皇的教堂裡或蔚藍天空下唱詩歌,但都非常奇異的,和我們在空麵粉桶裡的歌聲不一樣。我願再次宣告:「我的神必照祂榮耀的豐富,在基督耶穌裏使你們一切所需用的都充足。」(腓四:1

感謝主賜平安喜樂	
	曹金菊華姊妹蒙恩見証分享(一)
耶和華有憐憫,有恩典,不輕易發怒,且有豐盛的慈愛。他不長久責備,也不永遠懷怒。他沒有按我們的罪過待我們,也沒有照我們的罪孽報應我們。(詩篇一○三:八至十)	

	我在一九四八年出生於中國江蘇省,自小是在農村長大。因我爸爸是個裁縫師,但當時裁縫行業的收入,也難以維持一家的生活。在無奈和無選擇的情況下,祇得和一班稱兄道弟的鄉親們一起來到香港尋找工作和出路,但當時的香港社會想要找一工半職,實在是不容易,所以父親祇得拋棄家庭,把妻子和兒女留在鄉裡,獨自來到香港尋找工作,等到父親在香港有了落腳地,安頓下來就接我媽媽去香港與我爸爸團聚。	
	當時我只有六歲,父母便不在身邊,於是便和我祖父母、大姐、哥哥,還有我的大伯伯的三個孩子一起生活。因我的大伯伯英年早逝,所以我的伯娘不可能一個人帶著六個小孩,又要兼顧工作,所以祇好分配寄養。然而在我父母離開鄉間之前,已把房屋整頓好,然後才請我的祖父母看顧我們三兄妹,而且我父母保証ㄧ直養到我祖父母終老,並且每個月按時寄生活費給我祖父母。		
	到我九歲那年,哥哥和姐姐相繼也被我父母接去香港,惟獨留下我伴祖父母終老。但祖母不是我的親生祖母,是繼祖母,她不喜歡我.對我非常刻薄,她認為她是長輩.我是小孩,她高高在上,惟我獨尊,祖母看我是孩子,而她是大人從來不會與我講話,對我講話,一是命令,二是責罵;常常不是打便是罵。我很怕她,總是想討她歡心,使她開心,但是無論我做得多麼努力,她對我的刻薄和討厭,毫無改變,不但不會顧及我生理和心理的需求,更加不會顧及我的感受,遭受她的橫蠻毒打,已是家常便飯。	
	有一次,祖母出門之前,曾撫摸過我們家養的一隻雞,認為當日牠一定會下蛋。晚上她回到了家,卻找不到那隻蛋,便冤枉我偷吃了那隻蛋。我根本沒有吃,自然就不承認,她便毒打逼供,不給我吃晚飯,還將我綁在對著大門口天井的柱子上示眾和羞辱,作為懲罰,就像我是犯了什麼滔天大罪似的。	
	她追問我吃了蛋的蛋殼放在哪裡?結果毒打成招,不過招的是假口供,因我根本無吃過蛋,何來有蛋殼?那時,童心天真單純,心想:「我家門前有條小溪.如果我說把蛋殼扔在小溪裡,我又怕她去找,找不到又怕會再遭毒打。若是扔在大河裡,她便沒法找了。」於是,我便說:「我已經把蛋殼扔在大河裡了。」若是小孩子真的偷吃了一隻蛋,用得著這樣小題大做嗎?孩子餓成這樣,還沒有煮熟的蛋都要吃,心痛都來不及,還會捨得這樣毒打嗎?這祇是其中發生的一件事而已,還有許多許多例子,難以列舉。	
	祖母有很多契仔契女,她都會熱情招待他們,供食供住。她總是對人說:「阿菊年紀小,不需要吃些什麼,將來有得吃。」她說得對,我一生所吃過的東西,有些連名稱她也從沒聽過。但她又害怕我會生病,又怕我會病死,然後會怕斷了她的長糧,她心裡害怕我死了之後,我的父母不再匯錢給她。村民看在眼裡敢怒不敢言,於是就把我苦不堪言的情況寫信給我媽媽,讓她知道不能把我留在鄉下,要申請我去香港。在鄉親的扶助下,十六歲便去了香港。	
	到了香港之後,國內便發生文化大革命.我便逃過一劫。我的故事是否有點像聖經《創世記》第三十七章裡的約瑟呢?因祖母的惡行,我因禍得福,雖然不像約瑟後來那麼飛黃騰達!感謝主的憐憫,坎坷的成長期,並沒有給我做成日後的負面影響,我一點都沒有怨恨祖母,心中祇想到我可以賺錢孝敬她,讓她感受曾經被她虐待過的人,會對她這樣好。可惜我沒有機會這樣做,因為當我賺到一些金錢時,她已不在人世,正如耶穌所說她所做的她不知道,如果她真懂得這樣做,是傷害別人,她也不會這樣做。因為她是文盲,也缺乏正面的教育。	
	如果我祖母還在世的話,第一件事我要做的,就是要修復與她之間破碎的關係,因為耶穌愛我這不完全的人,那麼我又為何要計較祖母對我做些什麼呢?我會將父神和耶穌基督完全的愛和救贖福音傳給她,將她帶到神的跟前,讓她得到神完全的愛,可惜這祇係我的夢想而已,我真想對她講一句:「嬤嬤我愛您,耶穌更愛您。」但我知道不再有這機會。有一次,回鄉探親,我便到處尋找,在她的墳墓上,獻上一束鮮花,這是我對祖母惟一可做的事了。	
	雖然沒有迷信或是去拜過什麼神,但心裡總是有一種說不出的恐懼感。在我們鄉下農村的習俗,一般人過世了,通常會把遺體放在大門的門板上。當我還是小孩時候,心裏十分好奇,又想要去看個究竟,但是回家後,又驚慌又害怕,尤其是我祖父母的棺木,都放在家裡,上面蓋上麻布袋。那棺木是塗上黑色油漆,當要如廁時,必定要經過那棺木擺放的地方,才能通到那小屋內用廁,心裏的那種恐懼真是無法形容。	
	移民去了香港,偶有親友去世,雖然害怕去殯儀館,但是很無奈必須參加喪禮,可是每次在殯儀館內,都不敢單獨去乘搭電梯或去洗手間。每當去醫院探望病人時,也是如此。有時在街上碰見靈車或是看見死了的動物,無論是一隻貓、一隻狗或是一隻雀鳥,心裡面就會有一種不舒服的感覺,整天提心吊膽,擔心所見的那些景像,都是不吉利的預兆。甚至有時眼皮跳動也會害怕,心裡總是沒有平安,心想不知道會有什麼不好的事情,將會發生在我的身上。	
	在一九九○年我和兒子移民美國。我是一位單身母親,既要為工作奔波勞碌,又害怕兒子學壞,真是心力交瘁。自從他去基督教會,相信了主耶穌後,他向我傳福音.勸我信耶穌。頭腦上知道教會是一個好地方,教人學好,但我卻不知道信主是什麼意思?但是看到我兒子去教會後,能夠認識到一群年紀與他相仿的年青人,我便很放心,不再擔心他學壞,但自己始終不願意相信耶穌。	
	後來,經過兒子和教會的弟兄姊妹們,多次給我傳福音和好言相勸我信耶穌基督,心裡想:「信耶穌一定有好處,否則怎麼會有這麼多人相信?我也看到很多信耶穌的人,他們的學歷高、知識廣、職業高尚,對聖經又有深入研究,都會去信耶穌,難道他們都是傻瓜嗎?我這個自幼生長在農村,小學還未畢業的婦人,難道會比別人強嗎?比他們都聰明嗎?」	
	內心常常在掙紮自問,最後終於謙卑下來。感謝主!祂揀選了我這卑賤的人,作為祂的女兒,這身份是何等的高貴。若不是神的憐憫,我何以配得?在二○○○年的復活節,我決志信主,正式宣佈受洗,歸入了基督的名下,成為神兒女。哈利路亞!榮耀歸主名!	
	剛開始信主,沒有感覺到自己有什麼不一樣,可是很奇妙,發覺到我以往的恐懼感一掃而空,去殯儀館多到不知其數,還可以到醫院探病,陪伴年長老人,有時在病床旁邊陪伴病人的整個臨終過程;甚至還可以手握手的直到病人安祥地離世為止。我所提到的並不是我的親人,而祇是朋友或主內的姊妹。感到神大大賜福,我可以參加喪禮,送棺木上山,直到下葬,一點兒恐懼也沒有,已經是百無禁忌,心裡覺得很平安。	
	初移民來美國時,我雖然還未認識耶穌,但祂已給了我好多的普及恩典。雨落在義人的地上,也落在不義人的地上,日頭照好人也照歹人,請問空氣、雨水和陽光有分好或歹人去享用嗎?確是人人不可缺少一份的莫大恩典,無論您是否基督徒都不例外,都能享受這一份恩典,稱之為普及恩典。(未完待續)
二○二二年十月一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