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16 March 2024 17:09

化妆的祝福 罗张静芬姊妹感恩见证分享

 我的心哪,你当默默无声,专等候神,因为我的盼望是从祂而来。惟独祂是我的磐石、我的拯救;祂是我的高台,我必不动摇。我的拯救,我的荣耀,都在乎神;我力量的磐石,我的避难所,都在乎神。 (诗篇六十二:五至七)
	每当我们仔细去数算神的恩典,就越感到自己的渺小,越觉得神是多么的信实。每天祂都在看顾我们,我们的一举一动,想什么,计划什么,祂比一切更清楚。我们的生命及气息都靠祂用大能的手托着,叫我们不得不为祂作见证,因为我们真是蒙恩的人,在主里是何等的丰富。	
	我和丈夫早在一九九六年就计划好要有孩子,但当时我们正是要发展事业的紧张时期,觉得打江山是大事,有孩子是小事,所以一直没有很谦卑地向神祈求,又觉得怀孕是一件容易的事,不要麻烦神,于是我们就靠着自己的智慧、聪明及知识,却忘记要倚靠神。	
	过了一年,真奇怪!我还未怀孕,心想:「怀孕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吗?」又过了半年,我仍未怀孕,于是有点不安,去看了另一位医生,开始一连串的检查,最后才发现原来子宫内长了很多肉瘤,而这些肉瘤就成为不孕的主要原因。当医生看完检验报告后,就对我说:「这是很难处理的问题。」意思是他亦没有什么好办法,他又说:「因为肿瘤太多不宜做手术,假如手术做得不好,会在子宫内留下许多疤痕,更难受孕。」听完他的结论后,我才知道事情的严重性。	
	眼看着光片,子宫内凹凸不平的影像,真不敢相信这事情,会发生在自己身上。当时我很难过,这事对我来说,就如晴天霹雳,我实在懊悔以往没有在怀孕的事情上,好好地祷告,亦懊悔以往太过份自信,没有凡事依靠神。因为圣经上说:「儿女是耶和华所赐的产业,所怀的胎是他所给的赏赐。少年时所生的儿女,好像勇士手中的箭。箭袋充满的人便为有福!他们在城门口和仇敌说话的时候,必不至于羞愧。」(诗篇一二七:三至五)我和先生不得跪下,谦卑的、迫切的祈求神原谅我们过往的无知! 	
	感谢神的怜悯,人的尽头,就是神的起头。有一位好朋友知道这事情后,一而再,再而三,不厌其烦地坚持我要找曾在好几年前为她做过切除肿瘤手术的医生。她说:「这位医生很有经验,而且是妇产科的权威医生。虽然她不接受新病人,如果求神开路的话,凡事都能。」于是我就抱着患得患失的心情,终于与医生的秘书联络上,哪位秘书说:「对不起,我们不接受新病人,请你另找别的医生吧!」但刚好当天她没有事做,竟在电话中与我这个素未谋面的陌生人,聊起天来。她问我有什么问题?又问起我的职业。我便告诉她,我是在华埠执业的营养师。她听了之后,十分兴奋地说:「我前几天刚发现有糖尿病,医生要我找营养师,可是医生介绍的都是美国人,他们对我们华人的饮食文化不太了解。好极了,我会帮你向医生求情,希望你下次见医生的时候,顺便给我提供一些饮食治疗及指导。」	
	就是在这样巧合的情况下,我竟然成为她们最后的一个新病人。神的预备是多么的奇妙,在一九九八年四月十七日,医生把我的子宫内所有肿瘤切除了。蒙神的慈爱和恩典借着这位祷告得来的医生的手,把我医治了。但手术后,我的身体变得很衰弱,容易患感冒,也容易疲倦。由于荷尔蒙分泌不平衡,我很容易有偏头痛,而且是剧痛,有时痛楚达到某一个程度,就会呕吐。甚至有一次头痛到连主日崇拜也不能参加。	
	感谢神,给我们教会有位好牧者。曾牧师对我的头痛十分关心,并且为我的头痛祷告求神医治。哈里路亚!感谢赞美神,义人的祷告,神是会垂听。很奇妙的!自从那时起,真是再没有偏头痛,因为耶和华说:「你们如今要知道,我,惟有我是神!在我以外并无别神。我使人死,我使人活,我损伤,我也医治,并无人能从我手中救出来。」(申命记三十二:三十九)我再次被神医治,在病痛中得释放。曾牧师和曾师母住在我家时,我们实在有美好的沟通,学了不少属灵的功课。接待神的仆人是一种福气,曾牧师也为我们生孩子的事,作了一个按手祈祷。我们已把申请书呈交给神,并相信在适当的时间,神会成全我们的祈求祷告。	
	但是等候、顺服、信靠及忍耐的功课,对我这个性情急躁的人来说,真是不容易学习。虽然在肿瘤切除手术后,已有好几个月,仍在康复的阶段,心中有时会问神:「神啊!你为何不让我早点怀孕?你还要我等多久呢?」这一连串的问号,自从在同年八月份,不慎从楼梯摔下来,这次意外后,我才明了到神的时间才是最好的,因为如果我当时已怀孕的话,这次重重的一摔,我一定流产,所以跌倒后,虽然背痛了两星期,对神的应许,不敢有怀疑,仍要感谢赞美神,让我学习到要信靠祂,因为祂预备的才是最好!	

 ***** ***** ***** ****
重生	
	缅甸圣道神学院郭正强同学蒙召感恩见证	
	愿你的手扶持你右边的人,就是你为自己所坚固的人子。这样,我们便不退后离开你。求你救活我们,我们就要求告你的名。耶和华万军之神啊,求你使我们回转;使你的脸发光,我们便要得救! (诗篇八十:十七至十九)	
	我出生在上世纪八十年代的缅甸北部。十多岁的时候,在中国读书,因为那个地区的缅甸共产党与耐温军开始打仗作战,所以父母把我接回缅甸学习缅甸文。	
	因为战争,毒品很泛滥,我在学校读书,和我年纪一样大的同学们,都在吸毒。跟他们天天在一起,不知不觉地我也吸毒了。书还没有念成,就染上毒瘾,沉沦毒海,不能自拔了。父母不管也没有为我着想,等到他们要管我的时候,已经太迟了。父母异口同声地说:「如果你不改过自新,不戒掉身上的毒瘾,就让你自生自灭吧!」家人都不理我,既然如此,只有让自己天天做些见不得人,偷鸡摸狗的事。我也没有办法自己戒掉身上的毒瘾,就这样苟且偷生,每天过着生不如死的生活。	
	直到二○○三年三月十七日那一天,我的一个表哥金传道,从腊戍回来。他跟我妈妈说道:「腊戍有一家福音戒毒所《新生之家》,可以帮你儿子戒掉毒瘾。」妈妈知道后,就劝导我,把我送到《新生之家戒毒所》。我在福音戒毒所戒毒期间,认识了主耶稣,得着救恩。戒毒期满以后,我认为我真的重生了,但其实只是学会了一些生活方式。
	在三年过去之后,我经不起毒品的引诱,又再次跌倒了。但主耶稣还是用爱的方式,再次的救赎我,我再去到福音戒毒所戒毒,得着神的拯救,因为「你是我藏身之处,你必保佑我脱离苦难,以得救的乐歌四面环绕我。」(诗篇三十二:七)现在的我,是主耶稣用祂的宝血,第二次救赎我回来,使我戒毒成功,也得到家人的谅解和接受。	
	神说:「我要教导你,指示你当行的路,我要定睛在你身上劝诫你。你不可像那无知的骡马,必用嚼环辔头勒住它,不然,就不能驯服。恶人必多受苦楚,惟独倚靠耶和华的,必有慈爱四面环绕他。」(诗篇三十九:八至十)所以我愿意把我的身心灵也献上,全心全意地侍奉神和人,回应神对我的慈爱。	
	金传道知道我回转、重生,并且要终身事奉神,便要我先完成中学课程,然后介绍我到缅甸圣道神学院修读神学,接受装备。毕业后希望成为神所用的器皿,为主耶稣的救恩,广传福音,使多人得救。阿们。
二○二四年三月十六日
 
Read 189 tim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