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08 March 2024 13:21

纽约喜士达街的神迹 中宣会创立的经过 史新生师母

纽约喜士达街的神迹 中宣会创立的经过
史新生师母
 
史祈生和我,是一九五八年十月一日到达美国纽约市,刚来的时候是在「华人福音会」服务,后来离开,想办「复兴布道大会」。起初时我们是完全没有意思想另开教会的,但是一九六一年十月的第一次礼拜,有了五、六十人来参加聚会,梁嘉潮弟兄当主席,李志航弟兄传译,张惠桂姊妹独唱。史牧师看见来了那么多人,而且都是主内的弟兄姊妹,就临时决定增加奉献的节目,所以找了两位弟兄收奉献,既收了奉献应当有个财政来管理,因此又请了两位弟兄当财政,就这样自自然然的一个教会就成立了。
 
教会就要取名字,我们就想到叫「中华海外宣道会」,那时候美国和北美地区,还没有「华人宣道会」,所以我们不觉得我们的名字,和他们有重复或冲突的感觉,何况我们的英文名字OVERSEA CHINESE MISSION和「华人宣道会」的是完全不同。
 
教会开始时,借用了公园路上一所专为醉酒者服务的西人教堂聚会。但不久该教会被市政府拆除,所以几个月后我们就迁移租借了东百老汇路二号七楼一处商业楼聚会。该处场地看起来并不小,其他各层都是车衣厂,但是想不到几年之后,聚会人数容不下了,儿童主日学只好在楼梯间上课。
 
所以史牧师和梁弟兄及几位同工都认为不能继续租约,一定要搬家。那时候找房子是找得十分辛苦,当时我们的信心也很小,认为如能够找到容纳二百五十人聚会的地方就可以了,因为我们想在纽约的华裔,如能有二百五十人来聚会,那就是很大的教会了。真
完全没有想到,神给了我们现在聚会的地方是那么大的房子,远远超过了我们所想和所求的。有人曾笑我们说:「你们孩子还没有长大,就买了大号的衣服给他穿」。
 
当初梁弟兄来看中了这幢房子,就急急介绍我们来看,那时纽约老华埠的范围只限在坚尼街以南,所以我们的想像力也只想到坚尼街的南边,根本没有想到超越坚尼街过来坚尼路的北边,因为这边都是意大利人的社区,也是他们的势力范围。但因为梁弟兄那么热心,感觉不来看不好意思。史牧师说:「那么我们就随便去看一下好了」,想不到他来看了回去表示非常喜欢,也拉了我来看。我来看的时候,整栋房子都是黑黑的,有三个轮班守卫,另外一人专门开电梯和负责保养修理。房子的卖价要一百万元。
 
那是一九六六年时候,一百万元是不得了的价钱,经过我们慢慢的谈和讲价,结果下降到四十万。在史牧师和屋主议价的时候, 中华总商会和另一个天主教机构也在积极进行想收购。所以那位负责人就问史牧师说:「你是否也像其他单位一样要回去开会商量? 我们知道开会有时候是议论纷纷,意见多多,耽误时机,会大事化小,小事变成没有了。」史牧师回答说:「我一个人就可以代表,不用回去开会」。那人说:「好,那你要有来信表示诚意」,史牧师说:「我的信纸信封都带在皮包里,只要请你的秘书打字,我可以马上签字」,我们就这样抢购到了这幢十层大楼。
 
一九六六年的圣诞节,我们第一次在这里聚会,那时会场在柱子的前面,柱子背后都是小办公室。一九七四年我们把它打通使教堂扩大,但是男女厕所都在这里,有时聚会聚到一半,就听到抽水「扑隆」的声响。我记得有次我们唱诗班正在演唱时,突然加进「扑隆」声响,真是煞风景。
 
所以那次以后,我们就花了很多钱,把一楼所有厕所全部改移到地下室去。以后也买了风琴,像这种事情是说不完的,所以我想要写一本书叫「喜士打街的神迹」,不过恐怕我现在还没有时间写, 今天我纪念这些事情,也留点给别人讲,不过我们也想到今天在天上也有同样的庆祝,我们也应记念已在天家的史新生牧师和冯英钊牧师等等,我们所敬爱的亲友们,多谢各位。
 
梁嘉潮弟兄讲述购买楼宇的见证
 
年老的人都喜欢过去光荣的历史,大概因为我是年老的缘故,所以叫我上台来讲讲教会过去光荣的历史。
 
昨日我在三楼的地方,看到几幅挂在墙上的缎布,第一次聚会签名缎布上有七十九个名字,搬到东百老汇路二号时有一百十五人。一九六六年十二月廿五日圣诞节,我们搬进这栋大楼的聚会有一百五十人,一九七六年十周年聚会时有二百六十人的签名,一般说来到会的人数总比签名的人数要多些。
 
当我们要买这栋大楼时,我们楼上还有一块缎布,签着认献者的姓名和认献的数目,昨天我很详细的计算了一下,他们总共认献了一万九千九百八十五元钱。刚才史师母说我们是花了四十万元买下这栋大楼,那我们只有一万九千九百八十五元钱,怎能够买到呢? 我告诉大家一个秘密,虽卖价是四十万,但屋主只要我们拿出十万元,其余三十万可分二十年交清,而我们自己有了二万元,还差八万元,于是我们会友就成立一个公司,教会向公司借八万元钱,没有利息。但教会隔壁有一个游泳池,我们就把它填满了,当作停车场,这个停车场给公司有优先承购权,五年后这停车场出售,卖得了四十万元。我们欠屋主八万元,经屋主同意在十年内还清,到一九八二年我们的债务已全部清偿了。刚才有人问我说,去年我们买皇后区分堂的播恩堂是用了多少钱买的?那也是四十万。不过买播恩堂我们先要自己拿二十万出来,但现在我们拿出二十万元是要比以前的「二万元」钱容易的多了,这我们都应该要感谢是主的恩典!
 
刚才史师母讲我们教会的成立,史牧师「以传福音为主,教会的设立在后」,这是中华海外宣道会一个最主要的传统。第二件事, 我们以一万九千九百八十五元钱,敢去买一个叫价一百万,而以四十万元成交的楼房,完全是我们的「信心」。
 
刚才我所说建堂认献缎布上所写下的认献数目,我相信有许多人把自己认献数字写上去的时候,那笔认献的钱还没有进到他的口袋里头,这才算是「信心的奉献」。第三件事,我们的教会还有一个传统,我们的弟兄姊妹都很单纯,很同心的参加事奉。在廿五年前感谢主给我们有这样的看见,并不是说我们能预料晓得廿五年或五年以后,我们这地方的发展会成双倍。我们并不是用投资的眼光买这个教会,我们更加不是用投机的心理来买这房地产。主给我们有这样重要的看见,所以我在纪念廿五周年的今天,求主给我们有更广大的眼光,来看我们前面应该做的工作,谢谢各位。
 
萧温文玉姊妹谈青年团契和牧师
 
「福音团契」是中宣会最老的团契,年资比中宣会还早,这是史祈生牧师夫妇在一九五八年成立的。那时华埠的各教会很少做关怀年轻人的工作,所以福音团契也欢迎教会的年青人来参加,时间是周末的晚上。在史牧师的家里,史牧师家的房间很少,所以史牧师把隔墙都拆掉打通,容纳大家聚会。当时很多年轻留学生都没有家的,有的学生也没钱理发,史牧师除免费为他们理发外,还亲自下厨为大家预备饭菜。
 
那时有一家店,每个礼拜把猪骨头、鸡翅膀、鸡爪等让史牧师免费拿回去,史牧师就烧了一大锅美味的饭菜,供应大家吃饭。有些人没有地方住,就在史牧师家过夜。我们看见史牧师和史师母真是神所重用的仆人,他们不但是我们属灵生活的导师,他们也要顾念帮助我们的一切。很多人没有家,进到教会,就像回到自己的家一样。我现在自己有了家也有四个孩子的体验,就感觉史牧师和史师母的爱心和伟大。他们自己有四个孩童,史师母平时要上班做工, 还要教琴照顾家中小孩,又要帮忙教会事工,另要预备饭等给我们吃,协助解决我们许多困难问题。
 
所以当年「福音团契」是中宣会的缩影,是一个有代表性和见证性的团契。
 
一九九零年十月十三日第二十期
 
 
 
 
 
Read 366 tim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