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06 July 2024 12:04

神爱若微风 裕美姊妹感恩见证分享

「然而你们各人都当爱妻子,如同爱自己一样;妻子也当敬重她的丈夫。」(以弗所书五:三十三)	
    我是香港出生的一名中日混血儿,父亲是日本人,母亲是中国人,少年时就读于基督教圣道迦南书院。虽然从小便认识耶稣基督,但我却没有真正地接受祂。
    我的爸爸很大男人主义,对妈妈很凶,常常为了一点小事,便对她拳打脚踢。从我懂事开始,就看见性格刚烈的父亲,经常为一些琐碎的事情便动手打我们。母亲为了维护我,便常常与爸爸争吵。每晚听见父母的吵闹声,我总是一个人躺在被窝里,悄悄地流泪。我不明白为什么别人的家庭,家人都是和和睦睦的相处,相亲相爱。而自己的父母却时刻都抱着敌对的态度,我的家就像一个没有硝烟的战场。	
    我常常担心个子矮小的妈妈,受到父亲的伤害,所以日间不能专心上课。无数个的晚上,我要等爸爸睡着了,才敢入睡。因为怕他有事没事的跟我妈吵起来,后果难料。妈妈和我都饱受家庭暴力的折磨。为了让母亲开心和宣泄自己内心的痛苦,我常常在家里唱歌给母亲听。我把唱歌作为自己惟一的娱乐。上帝就是通过这样的方式,来培养了我的音乐和唱歌的才能。	
    家暴在我成长的过程中,埋下了深深的伤害,使我从小就对异性没有好感,我的恶运并没有随着我的长大而结束。在长大成人后,我所交往过的几个男朋友,都是具有暴力倾向的。稍为不顺服他们的心意,他们便会怒火中烧的动手打我,使到我身心都伤痕累累。当时以为每个男人都像我爸爸一样,喜欢欺负女性,打女人是正常的事情。我继承了母亲逆来顺受的个性,被男友打骂都不敢还手。	
	记得有一次,男友把我抬到露台上,要把我从高处扔下去。看着失去理智的男友,我惊恐万分,真的害怕他发疯把我扔下去。我只好赶紧向他承认错误,他才罢手。然而事实上我并没有错。我的身心在受到一年多这样的折磨,使我几乎神经错乱。后来,男友以为我精神失常,才急忙转身离开,弃我而去。经历了几次恋爱失败,都是因受到男友的暴力对待而分手。从此使我对男性失去信心,认为男人中没有一个是好东西,对男人绝望。       	
    母亲是酒廊歌手,从小就受到母亲音乐方面的薰陶,加上认为自己具有音乐和唱歌方面的恩赐。在我生命中,可以依靠和使我感到快乐的,那就是我的歌声。我可以在唱歌中尽情地释放我的情感,使我萌发了当歌手的梦想。二○○二年参加歌唱比赛,荣获冠军,进入潮艺娱乐集团有限公司。
	二○○七年我有机会进入乐坛,有一间唱片公司给我制作和发行了首张专辑唱片「雪映移城」,这张唱片获得了众多的奖项。从此星途灿烂,人气高升,使我沉醉在鲜花和掌声当中。在音乐上的名成利就,给我带来了无比的欢乐,然而这些快乐却是短暂的,来自人的赞美,并没有维持多久。	
       大约一年后,我突然失声。失声意味着我不能再唱歌了,这使我的人生从高峰跌入谷底。从小到大只有唱歌,才让我得到众人的赞赏,不能唱歌,便等于要了我的命。更让我伤心失望的是,以前夸奖我的、赏识我的人都消失了;朋友也不知所终了。经历了人情冷暖,世态炎凉。认为可以依靠的东西,是那么薄弱,还能相信谁呢?失声后的我,终日都郁郁寡欢,对什么事情都提不起兴趣和动力,被医生诊断为患了抑郁症。每天要靠着安眠药才可入睡,有时看着电视里的娱乐节目,竟然失控,不能自制地大声哭叫。	
    二○○八年底,我对人和世界都不再相信,要告别乐坛。有一个晚上,我手里捧着二百粒安眠药想要寻死。但是突然听到有一个声音对我说:「向上帝祷告吧。只有祂才能帮助你!」这使我记起在我小时候,就已听过耶稣基督的名字。耶稣基督是救世主,祂真的会拯救我吗?在受到好奇心的驱使下,我便仰起脸对着天空说:「让我先祷告,才去寻死吧!耶稣,我不知道你是否真实?我只知道自己患了忧郁症,没有人生乐趣,很想寻死。如果你能拯救我,我便相信你!」在这样简短的祷告后,我开始平静和谦卑下来。我又说︰「听说你在每一个人的身上,都有一个计划。那你在我身上的计划又是什么呢?你究竟在一个学历不高、唱歌也不动听的我身上,能有什么计划和期待呢?」结果那天晚上,没有吃安眠药,只带着对主的提问,竟安然入睡了。
    第二天醒来,非常惊讶地发现耶稣就是这么妙奇地保守了我的生命。相信是圣灵启动了我要寻求耶稣的决心,便开始去教会参加聚会和活动。有一次在唱诗歌的时候,我的心情很郁郁不乐。有一个姊妹走过来,轻抚着我的肩膀对我说︰「你不要闷闷不乐的样子。神要我跟你说,祂已在你身上安排了很多美好的东西。祂要使用你,所以你千万不要放弃。」这正是我自己一直在要向神询问的问题,我一听到这番说话,便感动得大哭起来。后来,我便开始与高浩正、关心妍和何基佑等主内的弟兄姊妹交谈,讨论一些有关基督教的信仰问题,并决志接受了耶稣基督做我的个人救主。	
    感谢主,在信主之后三个月,疾病得到医治,医生说我的忧郁症已经痊愈,无需再服药了。神也使我逐渐从家庭暴力的伤害和阴影中走出来,迎接光明的新生命。神的大爱使我感受到从来没有过的平安喜乐,我重新在基督里面建立了正确的人生价值观。即使以后不能再唱歌,我也不会结束自己的生命。因为我相信失去了声音,神就会给我其他的工具去完成祂给我的使命。我不会是一个无用的人,唱歌不再是我生命的全部。	
    后来认识了主内的刘港源弟兄,他是「美丽传奇唱片公司」的监制。我们志同道合,于是一起合作,我成为了该唱片公司的艺人。在这家公司,我虽然缺少了很多以前可使我出名和露脸的机会,也没有像以往赚得很多金钱。神把我放在娱乐圈中,向娱乐圈中和更多的人做见证。二○一一年十二月十一日在温州永兴教堂与湘海、张彦博、玺恩等人在音乐布道会传福音。	
	除了在得到在疾病的医治、事业上的重建外,我对爱情的价值观也开始更新,我和一位基督徒的男友开始谈恋爱,起初我不明白为何另一半最好是基督徒,我认为拍拖是和信仰无关的,但当我认识了当时的男友,发觉大家因着神,拥有相同的价值观,相处起来比较容易。很快我就和这位相恋一年多的基督徒男友结婚。	
	我觉得基督徒知道神的教导,做丈夫的要爱护妻子,拍拖目标为了结婚。当双方在一段感情关系上,有共同的目标,就是使我感觉安全和安心。当我们闹意见而有负面情绪的时候,我们可以把问题带回神那里,透过祷告会明白对方为何会有这样的反应,亦也可以明白神的心意,但是这段婚维持了三年便结束了。	
	从小就在香港长大,自幼与母亲相依为命。一直以来我都甚少提及爸爸,因为父亲曾经家暴母亲,导致我对日本人有着深深的恨意,也不愿意去日本寻找父亲。但是时间会改变一切,我决定放下过去的怨恨,开始了寻父之旅,希望有生之年能跟父亲重聚,便在二○二二年于网上发布了寻人启事,也向日本领事馆提交了资料,但都没有收到任何回复。
	就在我几乎要放弃的时候,一位热心的网友发来了一条消息,找到了一个和父亲同名同姓的日本老人,而且他的头像竟然是我小时候的照片。我很激动地联系了这位老人,经过一番核实,终于确定了他就是自己失联二十多年的父亲。立刻买了机票,带着母亲飞往日本,与父亲相见。我在社交媒体上公开了一家三口的合照,并写道:「我真的很想念你,爸爸。我原谅你了。我希望我们能够好好地相处。」感谢神的恩典,让我们一家团聚。
二○二四年七月六日
 
 
 
 
Read 69 tim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