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13 January 2024 18:01

谈人生的转变   袁孝殷姊妹

 袁孝殷女士毕业于台大历史系,来美国学音乐之后,做了「学非所用」的工作,她如何回到她的本行?她的丈夫名男中音罗先扬先生,如何从无神论者变基督徒呢?
 
我的事奉经历原不配拿出来做见证,但是如果叙述我个人的软弱,能激励他人得信心而刚强,能彰显神的大爱与全能,那么,我这几年来在美国经过波折起伏的生活,就值得向大家报告和分享了。
 
一九八零年我来美专修音乐,这件事本身就充满了神奇妙的作为:我过去在台湾大学念的是历史,在音乐方面的经验,只有私下学过一点理论作曲,及曾经担任过台大合唱团的指挥。这些「玩票」似的经历,申请学校时根本提不出任何实际成绩,对美国音乐学院的情况,我又那么陌生,只存着碰运气的心理去申请了两所学校。结果一所拒绝了我,另一所接受了我,在没有任何可以选择余地的情况下,我便来到纽约。当时心中十分清楚是神的带领,是祂对我祈祷的回答,只是还不明白这条路会将我引向何方?
 
在曼哈顿音乐学院里,很快证明了我对音乐的兴趣和学习的能力,由于学习成绩优异,奖学金不断。我的个性独立,适应环境力强,可说没遇到过什么解不开的难题,倚赖神的心于是渐渐淡了。尝试去过两间中国教会,却没有兴趣加入,主日便到美国教会「做做客」,欣赏一下庄严美妙的圣乐。课余还指挥一个华人合唱团--联声,结识不少好友,生活倒也多采多姿。
 
一九八五年,我取得硕士学位,联声合唱团开始为我办理居留,但为了糊口,我在一家成衣进口公司上班,做着与本行不相干的工作。日复一日的生活也认为理所当然,就逐渐忘了最初来美学习的雄心抱负,竟不自觉。
 
这时,我的同学陈丽婵考取旧金山歌剧院,将去加州两年,问我愿不愿意接替她在「华人福音会」诗班的事奉?我知道自己不配, 且有些心虚,但抱着姑且一试的态度去参加聚会,不料真如丽婵所言:「神要借着这个事奉操练的机会使用我呢!」
 
陈炎新牧师、师母和弟兄姊妹的爱心,终于寻回一个丧失的灵魂。半年后,我接受福音会的聘请,成为Part time 的音乐指导和诗班指挥,在事奉中灵命得到造就。
 
我的先生罗先扬当时仍在曼哈顿音乐学院读书,他来自北京,曾经历过文化大革命的浩劫,没有任何宗教信仰。为了赚取一点生活费,星期日他在美国教会演唱,但牧师讲道,他就打瞌睡,如此数年进出教会而已。
 
一九八六年冬天,他的哥哥买了一批玩具,要他趁着圣诞节到跳蚤市场销售,利润不错,他只好暂时辞去美国教会的演唱去卖玩具。等到节日结束,玩具销售告一段落,美国教会也已找到另一位演唱者替补,于是星期日他就随我到华人福音会,参加团契。神竟感动他,在一九八七年七月决志信主,并且受洗加入教会。这一切的巧妙安排,都是神的恩典,奇妙的作为。
 
然而,神的心意并非到此为止,祂要求于我们的是完全的事奉。借着江守道着的「上行之诗」这本书,我惊觉到自己竟糟蹋了神美好的恩赐,浪费着青春年少的光阴。
 
经过考虑、挣扎,乃决定辞去贸易公司的工作,等待神为我安排事奉的机会。直到今日我仍坚信这决定是正确的,但当时却曾紧张过一阵子,因为我和妹妹年前才合伙在纽泽西买了一栋小房子,房屋贷款刚刚付了几个月,我就辞去工作,岂不是自寻烦恼?但是
我抓住主耶稣的应许:「天上的飞鸟也不种也不收,神尙且养活它」,何况属祂的儿女,祂怎能不顾念我呢?于是凭信心我跨出了这重要一大步。
 
以后的道路却没有一帆风顺,几次看似有大好机会,但神都把门关起,如今回想才明白其中有神的美意,当时却充满了困扰和疑虑;并非对神失去信心,而是怀疑自己是否一时血气冲动,会错了神的心意?或者神并不用我?财务的压力愈来愈重,使我不得不兼差了,不同的是,过去是迷糊地「为五斗米折腰」,这次是带着良知的责备,所以心中实在受苦。每做一份工作,就自我安慰:「这只是过渡时期…」,却不知要渡到那里去?
 
华人福音会委托我写作清唱剧「腓力比之歌」,正在那段时间, 灵性几度起落,差一点无法完成。有一天偶然翻出旧作:「祂看顾麻雀」,是我以前根据马太福音,主耶稣以飞鸟和百合花的比喻写成的一首合唱,不禁讶异自己竟失去了起初的信心而惭愧万分,于是再次得到神的话语激励,灵感泉涌地写成第七乐章: 耶和华是我的牧者。我还记得这首歌完成时,自己都被音乐感动得流泪,仿佛亲身体验了诗人所说:「我虽然行过死荫的幽谷,也不怕遭害,因为你与我同在:你的杖,你的竿,都安慰我。」
 
「脚立比之歌」的首次演唱会,得到很好的评价,归功于许多爱主的弟兄姊妹同工,虽然也有一些「曲高和寡」、「太难」…的评语,但是我如今明白,这正是神所以要用我担负的使命,为联合和提高华人教会的音乐水准,使主名得荣耀!
 
去年,我在Westminster Choir College 进修一年,认识许多主修教会音乐的同学,他们也常怀着不得志的慨叹,但仍不放弃努力,我不禁想起神曾对先知以利亚说:「我在以色列人中为自己留下七千人,是未曾向巴力屈膝的。」是的,很多时候,做神的工作似乎孤单,得不到共鸣,甚至坚强如先知以利亚,都灰心地向神求死,何况卑微软弱如我呢?但是神对我说:「早晨你们要看见耶和华的荣耀,因为耶和华听见你们向他所发的怨言了。」(出十六:七)
 
一九八九年的世界圣乐研讨会,正好由Westminster Choir College 主办,在一场圣乐发表的晚会上,我听到许多近代圣乐的杰作,极受感动,原来神从未停止工作,直到今日,祂仍启示这么多音乐家,创作这么好的音乐来赞美祂!
 
进修这段时间,虽然辞去所有的工作,神却早已预备所需,学校应我的要求,加倍给我的奖学金,教会一位姊妹把她空着的公寓免费让我住宿,使我无后顾之忧,专心装备自己。
 
今年六月八日,角声举办「关怀青少年音乐会」中,七十多位诗班员,来自不同地区,在极短的时间内练成「腓立比之歌」, 在卡内基音乐厅圆满演出,带给我的事奉经历再一次高峰,使我对华人圣乐工作重新满怀希望。
 
回想过往的旧事,环境相扣,关节相连,都不是出于偶然,神早有计划,要教我学习忍耐、等候的功课,时候到了,他才使用我。正如撒迦利亚书十三章第九节所说:「我要熬炼他们,如熬炼银子,试炼他们,如试炼金子。他们必求告我的名,我必应允他们。我要说,这是我的子民。他们也要说,耶和华是我们的神。」 愿神得到一切的荣耀!阿们。
 
一九九零年八月廿五日第十四期
Read 174 tim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