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09 February 2024 11:42

我总算想通了!   李盛春弟兄  

我总算想通了!
 
李盛春弟兄
 
「鹤发童颜,老当益壮」的李弟兄,抗战前是「长白山头」的流亡学生,胜利那年毕业于国立交通大学,被派赴西南和东北工作, 后到台湾任铁路局稽查,退休前任台湾铁路局运输襄理。
 
这是我第二次来纽约,感谢主的带领,引导我到皇后区法拉盛的中华海外宣道会播恩堂参加聚会。几乎每个主日,我都没有错过和主内弟兄姊妹一同敬拜主的机会。更高兴的是参加了播恩堂一九九零年的夏令退修会,有很多的得着,特别是和众弟兄姊妹共同的生话,同沐主恩,有甜美的交通,在灵命的增长方面,尤其得着帮助和造就。
 
凡「奉主名聚会」的教会,都是基督徒属灵的「家」,所以我也把播恩堂当作是自己的家。在纽约我和家人团聚将近半年,当我决定了要返回台湾的日期,在即将离开之前,总不免会有「依依不舍」的感觉。林弟兄听到我将回去,盼望我在离美之前,为「见证如云」的福音广播写一篇见证,我当时并没有马上答允,原想推托逃避,但回到家中祷告时,心有所感,有微小声音的呼召「不可停止作见证」,于是我顺服了启示的感动,写下了这篇见证。
 
为什么我想逃避不愿意写呢?虽然我也曾写过传记叙述性质的文章,但那属于个人家庭方面和求学的经过,以及波折起伏的人生历程,那都是记述私人家庭的历史,顶多是留给亲友和儿孙辈,当作「家谱」的参考补充阅读资料。像先母八十八岁被主接去时,我曾在深夜里以悲痛难过的心情,写下母亲生平事略,及母亲由生病到安息主怀的经过,寄给了远在中国大陆,和在美国的姊妹们和我的孩子看的,因为他们来不及赶回台湾奔丧。
 
但是叫我要把自己见证写出来,公开广播传阅,内心真有点怕怕的胆怯,何况我明知自己的文章不怎么样,又不是「生花妙笔」, 怕人听到或看来感到枯燥乏味,兴趣不大,不过我还是鼓足了勇气写了下来。原因是:(一)传福音是主的命令吩咐,不能不遵守。 (二)蒙受了主的恩典,不可以做忘恩负义的人,事实上白白地领受了主的救恩,不声不响,渐渐的就会把主的恩典淡忘了,在不知不觉中变成自高自大忘恩负义的人。
 
所以传述主的恩典,见证主恩,也是勉励自己要数算主恩,做个不负主恩、努力追求上进的人,愿把从神所领受的恩惠,把自己变成活水的导管,让主恩通过我流出,成为别人的祝福。 (三)我想许多人怕作见证的心理,就像以前没有想过的情况,总是一个「我」 字挡在前头,如我没有空啊,我没有文才啊,我口笨舌拙啊,我怕难为情啊,我怕别人以为我在自我表扬,认为我在吹牛啊!总而言之,认为作见证是「自我才能表演」,甚至自我夸耀,如果把「我」先放在前头,而不尊主为大,当作见证的原动力,那样作见证是徒然无效的,且令人反感。既然我在祷告中已得到启示,自当刚强壮胆为主作见证,所以我照实写下这篇见证,希望大家本着爱心的包涵和忍耐,听我叙述我的见证和感情,作为彼此的勉励。
 
我今年七十二岁了,感谢主的看顾与保守,赐给我有一个健康的身体,和一颗不服老的心。我是东北人,因不甘愿接受日本帝国主义所扶植的傀儡政权一为「满州国」的奴化教育,就在抗日战争七七事变之前,单独由东北到北平读书。七七战争爆发之后,因我们学校宣武门外报国寺变成临时难民收容所,八月初我们学生离开北平,由天津经青岛、济南到南京,人称我们是「平津流亡学生」。高中阶段历南京、安徽、青阳、湖南芷江等各地,后随政府迁至重庆,大学是在贵州平越上课的。
 
承蒙国家的栽培,我在抗战胜利那年大学毕业,先后被派去昆明、平津、沈阳等地实习任职。民国卅七年(一九四八年)去到台湾,七四年(一九八五)退休,共任公职四十年,牛生辛劳,经历战乱,努力奋斗,虽历经困难艰险,感谢主的带领和恩典,都能顺利克服,平安渡过,实在要感谢赞美主!
 
三十年前,我家住在台湾南部的小城,住家对面就是基督教循理会礼拜堂,孩子们先参加了主日学,我参加了闻汉复牧师的母亲闻师母的英文查经班,开始听福音认识主,并悔改相信接受救恩,与妻子同蒙前高雄圣光神学院院长戴永冕牧师施浸,重生得救归主名下。戴永冕牧师是前内地会创始人戴德生牧师的孙子,也是台北中华神学院首任院长戴德曾牧师的父亲,戴家数代奉献来中国传道, 忠心事奉主,我有幸追随他,备受教诲,学习与主同行,饱尝主恩的滋润,实在好得无比。
 
胜利第二年我回沈阳结婚,现有四个儿子,两个女儿,他们都已完成大专以上的学业,也都悔改信主,长女与女婿且献身传道事奉主,曾先后去香港及台湾牧养教会。我的孩子们虽然在社会上没有多大的成就,但他们都是循规蹈矩,奉公守法,安份守己的一份子。
 
感谢主,圣经上说:「儿女是耶和华所赐给我们的产业」,我们做父母家长的,当在委托代管的事上尽职,因为抚养子女,教育孩子,原是为人父母应尽的本份,也不宜盼望「养儿防老」子女回报多少。如果子女真有孝心回报,应该以感谢神的心去领受,也不必炫耀或比较孩子们所送的礼物,就不会引起嫉妒或不平和抱怨。事实上物质的欲望,常会变成我们的捆绑,我们岂能不警惕!
 
上个周末,我和小儿子与大女儿去逛拍卖场,只花了七角五分买到一只精致美观的小磁杯,附带一个树叶形的托盘,我很喜欢。在返家的途中,我很感慨的说,这只小磁杯现在是属于我的了,但将来也许有一天,又放进拍卖场去卖,就不知道会被谁买去?我小儿子打趣说,你会从另一拍卖场再买回来。真的什么是属于我的?像所罗门王拥有世界上荣华富贵又怎么样呢?
 
所以不要贪恋世上的财富,应积存财宝在天上,才是最安全可靠的。孩子是神给我们的产业,「生命之道」的流传,才是生生不息,社会欣欣向荣的根源,我终于想通了,基督徒为什么要传福音作见证?这是彰显上帝公理正义,教导子孙百姓走正路,维护社会秩序安宁,促进社会进步繁荣幸福最重要的定律法则。否则社会的伦理道德将趋败坏,人类将要活在黑暗的罪恶痛苦之中。这样说来,岂不应该趁早把握机会,传福音为主作见证呢?
 
一九九零年九月廿九日第十八期
 
 
 
 
 
 
Read 129 tim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