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19 April 2024 11:07

林瑞君姊妹、梅国苹姊妹印度传教见证录

 
您听过年轻的华人女子,志愿作宣教士去印度旅行传教布道的吗?这是篇精采、详实、有价值的宣道工作报告,也兼有人生哲理的历险游记。是由中华海外宣道会赞助,担任短期宣教士的姊妹执笔。头篇「印度之旅,炼我愈精」是由来自香港的留学生林瑞君姊妹所作。
 
第二篇是随神学院考察团去印度研究访问的梅国苹,她是美国出生,在中宣会长大的姊妹。高中时开始学中文,毕业于耶鲁大学法律系,又进康奈尔研究所深造一年,因感受主的呼召,愿意全时间奉献作传道人,故改读哥顿神学院,也是一位有才华恩赐、很优秀的女青年。
 
这两篇报导的相同观点,可看出国家的兴盛和衰败,系于当地民族社会的习俗风气和信仰。
 
印度之旅炼我愈精
林瑞君姊妹
 
我是一个不平凡的女孩,生长在香港贫穷的家庭,读中学时信主。我也像香港一般的学生那样为升学而苦读,但当不能进入大学时,内心感到沮丧,甚至面临放弃「信仰」的边缘,但慈爱的天父却没有离弃我。后虽进入师范学院,但升大学的心志仍未改变,所以计划到外国求深造。
 
一九八五年底来到美国,走上人生新的里程碑,神在这三年中给我的挑战和锻炼,是我所想像不到的奇妙。我曾参加「八六年华人差传大会」和「全美大学宣教大会」,使我兴起了想要参加「暑期宣教」的工作,可是我的经济能力限制了我的意愿,又自尊心很强,不愿向人求助,但神要我学习谦卑,放下自己,于是我顺服, 也加入了「暑期宣教」的行列。在筹集宣教士经费的过程,我看到自己的小信和神丰富的供应,与弟兄姊妹们热心的支持和鼓励,使我们能共同为扩展神的国度而努力。起初我选择欧洲城市布道,但因人数不足被取销,经过祷告后,选择了我并不愿意去的地方——印度,那个地方天气炎热又环境不干净,但既为主作工,也只好顺服接受了。
 
这个暑期工作叫「印度超文化的体验」,是由大学基督徒团契所主办,希望透过在印度两个月的学习,认识印度文化,教会历史, 体验宣教士的生活。我们全团有二十五人,我是全团中唯一的华人,团员分别来自美国的各州,除了少数专业人士外,大部份都是学生。
 
经过新泽西州的五天集训讲习,我发现同房几位队友和我一样, 对即将面临「文化差异」的困难,同怀一份恐惧感。礼拜天我们在草地上举行主日崇拜,领队似乎已了解我们的心情,他的讲道是针对着我们内心的彷徨,最后叫我们把各人恐惧的事都写下来放进奉献的篮子里,奉献交托给主。当奉献交托之后,我真像一只脱离樊笼的小鸟,再也没有恐惧的枷锁,会后我们分成两人一组的祈祷伴侣,经由祈祷分享,得着很大的帮助和鼓励,并享受在主内相交的甜蜜。
 
六月二十二日清晨启程飞赴印度,在途中先因机件故障留在伦敦一夜,后又因「诈弹」传说在Aba Dhabi 机场,被要求都下飞机检查行李,所以到达目的地,比原定时间晚了一天,感到疲累不堪, 但感谢主恩是平安到达。
 
到印度第一次的晚餐,吃马铃薯、洋葱混合椰子汁加上印度香料,那种味道怪异又难咽的食物,吃了想吐,但基于礼仪只有勉强吞下,但实在不能忍受,弄得眼泪都出来了。我在印度的第一次晚祷, 求主帮助我克服对食物的恐惧感,因我不想死在这里,但我又怕营养不良病倒,所以我本能一天吃了六条香蕉,但经过数天的饥饿和适应后,倒也能适应和欣赏印度食物了。
 
我和三个队友被派到北部印度教发源地去实习服务,搭火车要三天三夜的旅程,印度的老式火车烧煤作燃料,车厢拥挤而污秽, 我全身布满灰、尘土、污渍,我一生从没有感到像这样的肮脏。印度物质贫乏,所以盗窃的事也很平常,有一夜我把背囊放在脚旁入睡,醒来发现不翼而飞了,突然发现有人在黑暗中偷我背囊,我本能的惊呼大叫,就把贼吓跑了。在旅程中邻座有位会说英语的印度教徒,我们交谈了一些信仰的问题,使我了解印度教有几千个神像,相信人生有轮回,直到有一日超脱了这种轮回,才是真正超脱得赎。
 
他们世袭观念很重,生于某个阶级,就属于那阶级,「行善」是盼望来世得更好的阶级,这种观念影响了印度的进步。我问他是否信那种说法?他说自己虽是印度教徒,但并不完全同意某些观点。我就借此告诉他,我相信的一位神是和印度教的神迥然不同,我向他传福音,并翻阅圣经有关的经文给他看。他也蛮认真的阅读和思考,觉得基督徒是一个有趣的宗教,希望能更多认识。从这次的交谈,使我消除对印度教的恐惧感,是一次「机会教育」,是神给我很大的鼓励。
 
到了Varinasi 这古老城市,全市建筑陈旧破烂,沙尘滚滚,空气混浊,居民不大友善,用奇异眼光看我们。我们住在一所基督教机构的宿舍,人地生疏,乏人照顾,生活很不好受。参加教会聚会、 讲道、唱诗及见证全用印度话,我们都不能投入,散会后各人返家,我们也没有倾谈的对象,只好回去宿舍。想起在纽约每个主日,教会的热闹和繁多的活动,现在来这里心里纳闷感到空闲无聊,来这里充当宣教士,言语不通又受敌视,无从沟通,充满挫折感。在夜深人静时,我哭了起来,因为我抵受不了那股寂寞感。
 
每当我走上街时,一群头发、衣服、皮肤布满灰尘脏兮兮的街童和乞丐,就喜欢来围睹我们。我总想逃避远离,但内心却有歉疚感觉,因为耶稣基督来是为要拯救我这个污秽的罪人,我是一个基督徒,却没有爱心去爱他们,我求神帮助,教导我如何去爱这群被抛弃的人。
 
有次我们队友去帮忙整理灰尘满布的教会书室,当地的基督徒竟然坐着喝茶、查经,他们冷眼旁观看着我们埋头苦干。我感到不公平,我们付出昂贵机票来这里帮他们整理书籍?为何当地人连一个指头都不动?但我看见队员们都默默不语的工作,尤其是我们领队,他是具有工程师的身份,也在勤奋工作,我明白应学习做「仆人」的样式,我求神教导我谦卑地服事人。
 
使我不能认同,感到肮脏又不卫生的,是用手抓东西吃,吃完油腻黄黄的手,又没有肥皂可洗,为何不更改陋习使用汤匙和筷子? 还有被认为是「圣水」的恒河,居民不仅在河中沐浴、祈祷,祈求罪被洗去,甚至人死了竟到恒河举行葬礼。有钱人把尸体火化成骨灰撒到河里,相信如此灵魂才能超渡得救赎,但是穷人没有钱火葬,索性把尸体丢去河里。我们当天看到一条死牛抛在河里,因为他们视牛为神圣的动物,这类传统已有二千多年,看到这样无知和可悲的行为,让人感到痛苦,这是「属灵的死城」。
 
早晨九时恒河沿岸钟声大鸣,据说鸣钟的目的是「唤醒他们的神」。当我们参加附近庙宇时,除到处都是神佛外,还膜拜两性的生殖器,他们认为这是能力的象征。印人的迷信和顽固很让人失望,他们遵照自己传统的宗教仪式行,被传统牵着鼻子走。我也反省警戒自己又何尝不是被社会的潮流,群体的压力牵着鼻子走?甚
 
至随波逐流,迷失了自己?但圣经教导我「不要效法这个世界,要心意更新而变化。叫我们察验何为神善良,纯正可喜悦的旨意」。求主教我做智慧人,不当愚昧的人。
 
印度社会的病态是重男轻女,而且两性严格隔离,除亲族外不可随便谈话,好像很有道德观念,事实上正相反,「非礼」性侵犯的事很普遍,只是受害者忍辱不敢声张,恐怕被人知道后嫁不出去。我个人就在交通车上曾经历过这种不愉快的事。有次参加聚会后我单独搭车回宿舍,正巧大雨倾盆,车上只有一位中年男子想对我有不轨的行为,我怒目注视,警告他不可碰我,竟把他吓倒。
 
在大雨中我断然下车,全身被雨淋湿透。我由愤怒变成恐惧,祈求上帝的帮助, 幸好有位路人帮我截停一辆车子,我带着祈祷和战兢的心情上车, 感谢主的保佑平安回到宿舍,但我已体会到单身女子在异乡客地生活的辛酸、寂寞、无助和不安全感, 会经常困扰我们,只有信靠神的帮助,才能鼓起生活奋斗的勇气。
 
在印度短暂两个月,接触不少热心事主的基督徒,其中有两位朝气蓬勃的传道人,在这属灵的死城,已默默工作了二十六年之久, 繁琐的杂务,并没有减少他传福音的热忱,在他身上我看到神仆的榜样。还看到许多年青基督并组成圣乐布道团,放下自己的事业, 过着有规律凡物公用的生活,充分流露出基督的爱。更重要的看见改信基督教的印度教徒,他们决志信主时所经历的喜乐难以形容。看到他们重生得救的喜乐,就把我在印度所经历的孤单、沮丧和被误解的心情, 一扫而空, 都立时消失。真的经上记着说:「没有传道的,怎样听道呢?未曾听见祂,怎能信祂呢?」求信差遣更多的工人,到福音未得之地散播福音的种子。
 
印度考察见闻录
梅国苹姊妹
 
今年一月,北美几所神学院的教职员同学生,组织一个旅行团去印度,目的是研究革新神学教育,如何适应目前这个世界,包括开发中的国家。我被哥顿神学院邀请同行,特别将所写的日记摘录与各位分享。
 
临行前有段经文在我心里显现:「神坐在至高之处....祂从灰尘里抬举贫寒人,从粪堆中提拔穷乏人,使他们与王子同坐...」(诗篇— —三篇)。我想我自己何等荣幸与不配,参与同行,感谢主!
 
飞行了约一天半的航程,终于在新德里降落。给我第一个印象就是「穷」,机场的停车场,小孩子爬上我们所乘大汽车的窗口,伸手乞钱。大人则衣衫褴褛地挤在路旁,城市到处污秽肮脏,「汗酸臭」与「尿粪臭」的恶味随处可嗅觉到。汽车在路上行驶,灰尘飞扬。狗叫声和念经的梵音交错,是随处可听到的交响乐。庙门口有妇女摆卖供人献祭的花串和生果。
 
在离开新德里前,我们参观过举世闻名的他玛哈宫,建筑瑰丽确实名不虚传,我会赤脚步行在铺大理石的路上,有极平滑舒适的感觉。
 
我们参加过多次的讲座,其中使我印象最深刻的是妇女联会所举办的座谈会。据说今天印度仍流行「寡妇焚身」的陋习,不单如此,婚礼前女方常被男方索讨丰富的陪嫁嫁妆。有的女方家长被迫债台高筑,如嫁妆仍不能满足男方要求,新娘竟会被淋上火油焚
死。这种让人听来不寒而栗的惨况,竟然在印度的「首都」也屡见不鲜。还有些被称为「哈里争」阶级的妇女,除了像牛马般供人奴役外,还随时给男人(非丈夫)做泄欲的工具。现在「妇联」的对策
 
是鼓励村中的妇女,要主动的向政府提出各种请求。如缺水的地,政府本来不理,但经过争取得到胜利,她们就壮胆敢作进一步要求,合理的权利原是正当,应该要努力争取的。上帝照着祂的形象造男造女,神所创造都是平等的,所以天赐男女社会地位平等的精
神,必须要在印度提倡推广。
 
加尔各答是个交通繁忙的大城,但脏乱情况和我之前所见的相似。最后一周去了印度南部一个城,正值他们过节,牛身上涂上颜色,青少年冒险争抓牛角。庙中摆满了千百个不同的神像,各有不同的姿态。后院有个污黑的大池,不少人沿阶级入池一浸,以求洁净。又有大象,象鼻卷动,象身所系的铃声响时,众人纷投入钱币,据说可以得福。如此「投币得福」能相信吗?三周来眼见的虽都是贫穷,但我感受所学的却是丰富,我觉得生活在美国,是上帝特别恩待我们,我们要感恩,也要把神爱世人的福音带给所有的人。
 
一九九零年十一月十日第廿四期
 
Read 495 tim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