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05 April 2024 14:40

两个值得一读的见证

殷廖启文姊妹和黄朝洽弟兄都是中宣会播恩堂长青团契的契友, 他们两位的见证十分宝贵。股姊妹劝人信主未成,反被拉进赌场同游的经验,也值得我们深思警惕。
 
黄朝洽弟兄是中宣会老牌「粤译」,已参加教会事奉二十多年, 他抗战时期经过死荫的幽谷,也曾被枪击和掉进急流河里,被卷进船底的惊险,幸都蒙主救助。
 
劝人信主反被邀去大西洋城
 
殷廖启文姊妹
 
十多年前,我在台湾的时候就闹胃病,很不舒服,那时去了台北荣民医院检查,并没有发现有什么特别情况。去年四月中,我到纽约皇后区法拉盛医师诊所作了胃镜的检查,医师告诉我说胃还好, 但发现了有许多密密麻麻的「胆结石」。后来教会有位李大姐说有个药方可打胆结石,非常简单,就是喝苹果汁和柠檬汁。但是我的体质就是怕酸性东西,吃了会反胃和呕吐,所以不敢尝试。但我翻阅研究药方的时候,也作祷告,经过了连续多天祷告后,我忽然有了勇气就不再犹豫,决定要试服了。
 
遵照李大姐的说法,是一天的三餐之后,再加临睡之前各喝杯苹果汁,每天喝四次,每次都是喝一杯。这样要连续喝四天,到第五天饿一餐不吃,光吃泻盐清洁胃肠,十时以后用三个肥大新鲜柠檬榨汁过滤,约有半杯的柠檬汁再加牛杯橄榄油,混合打搅均匀变成白色液体后饮服。第二天早晨,李大姐说可以吃早餐,我早饭后感觉想大解,就使用了便盆检查排泄物,两次总共排出了灰白色九十五颗以上细粒的结石。以后就又回去医师诊所超音波检查,发现除了两粒结石还在肠的下端之外,其他都已清除了,我也再没有不适的感觉,真是要感谢主,都是主的恩典,要荣耀归主。我也愿意把排除我胆结石的药方和经过公开告诉大家,和大家分享这个成功的经验,盼望像我那样有胆结石的患者都痊愈,同得医治。
 
我另外要附带说一个很惭愧,也是失败的经历,但蒙主怜悯得拯救的见证:
 
我曾苦口婆心的勤劝和邀请我两位朋友到教会来听道,他们也曾来参加听道两次,但他们对来礼拜堂听道兴趣不大,却向往去大西洋城赌场玩,也邀我同去。我对赌没有兴趣,当然推辞了。想不到我先生很有兴趣,竟买了二张车票,要我陪去,我虽反对,但一个人敌不过他们四个人。在盛情难却下,我就祷告,求主原谅,因为我不是想去赌钱,只是跟着去看看而已,何况我去的目的,是盼望将来能再领他们来听道。我就在这样如意算盘自我安慰的心理下, 随同他们去了大西洋赌城旅游。进了赌场,就是在看看、走走、吃吃而已,没有赌博,不过临走时上车前还是心动,拉了一下吃角子老虎。我先生没有输赢,我的朋友小输十元钱,然后大家上车回到纽约,已夜深十点多了。穿越马路时我遵照交通号志的信号灯, ,在「允许通过时」往前走,想不到从转角突有部汽车疾驶冲我而来。我已来不及闪躲,眼看将被撞着,就惊呼大叫,那车竟能紧急刹住,真是千钧一发,险被撞死,幸蒙主恩看顾保守、逢凶化吉,毫发无损。不过促使我反省,学了功课,检讨自己的软弱跌倒。我们如不求主帮助,靠主刚强,我们就没有智慧和能力胜过世俗的情欲,就难立得正、走得稳。因撒旦的试探、诱惑和攻击是难以抵挡的。圣经说:「魔鬼像吼叫的狮子,遍地游行,寻找可吞吃的人」。所以我们务必要儆醒谨慎,不随从世俗情欲的迷惑,落进陷阱和网罗里。求主帮助我们遵守圣经的教训,做有得胜见证的基督徒,谢谢主。
 
我曾经过死亡的幽谷
 
黄朝洽弟兄
 
八月二日伊拉克和科威特的谈判破裂,伊拉克马上动员百万军, 三百辆坦克车,相当数量的飞机和大炮进攻科威特,侵占了科威特的国土,掠夺了科威特全国的财富。过了几天又宣布兼并科威特变成伊拉克的一省,在世界号称文明二十世纪的末期,竟有这种横行霸道的事情发生,是我们大家都想像不到的。目前中东危机、波斯湾战云密布,有大战一触即发的危险。我们基督徒生活在这个没有安全感的时代,还有我们住在这个纽约大苹果的城市,每天报纸上都有让人怵目惊心的种种罪案发生,像抢劫、暴力、吸毒、贩毒等等,我们不应该逃避责任,让感觉麻木,我们都应该屈膝谦卑认罪祷告。求主施恩怜悯,求主伸张公义,因为祂的眼目鉴察全地,主必看顾和保守我们平安,只要我们肯付上祷告的代价,主必使这世界的局势改变过来,因这个世界都要过去,祂的应许永不改变。如果我们都肯付上祷告的代价,主必垂听,这个世界的局势会转变得到平安,我们所居住在纽约这地方可以出入平安。主也必看顾保守我们,这是我们都应有的认识。
 
感谢主,诗篇廿三篇说「耶和华是我的牧者......我虽然行过死荫的幽谷,也不怕遭害,因为主与我同在,主的杖、主的竿,都安慰我」。我个人几十年来都是蒙主恩典的保守,也有二次经过死荫的幽谷没有遭害,因为主救了我,使我有生命气息,今天有机会向各位作见证。记得抗战时期,我在内地财政部属下的一个单位工作, 每年的年底要举行一次业务会议,所以我有机会从粤北去重庆开会。在搭车经贵阳的途中遭遇盗匪抢劫,我坐在车尾被枪弹击穿腿部,幸未伤骨变成残废。那时看见盗匪在后追赶开枪,我还不知自己受枪伤,直到被洗劫后才发现裤管流血,右腿被子弹贯穿,但伤势不严重,幸好子弹没有偏向上,否则我性命难保,实在要感谢主恩拯救保守。
 
还有一次也是差点丧命,那是我去了一个不应该去的地方,事后检讨,我认为是主的管教。也是抗战的时候,我在靠近广西的一个城市主持一个财政部属下机关的工作。农历新年的假期,我和太太去广西一个繁荣的商业都市渡假游览。当我们准备出发时候,本地的朋友就通知了目的地的朋友来接待我们,安置我们在一个旅馆, 让我大太在旅馆休息有人陪吃饭,另接我外出吃饭。我也不知道要去何处?结果他们把我接到一个特区,也是所谓的「风化区」,有吃、喝、玩乐和色情。我如早知道要去那种地方是一定不会去的, 所以心里感到很不平安,也很不舒服,所以还未到结束,我就离开了。那个宴乐的场所是设在河边的船上,是一条船又一条船连靠停泊的,这船相当大可放不少酒席,当我走的时候,他们要送行。在我跨船上岸前,一失脚踩空,落进河里,河水非常湍急,一下就把我卷进船底。那时年底新年天气很冷,我穿着很多衣服、帽子、大衣、皮鞋、手杖,还佩带有一沉重的手枪。感谢主使我冷静镇定, 也帮助我浮出水面,抓住了来施救的竹竿,这样就救上了岸。虽然外衣都已湿透,但内衣却未受潮,在严寒的冬天也未受凉。若不是主的救恩,我今天是不可能还有机会可作见证的。我相信也是上帝给我的管教,我不应该去那种地方游乐吃喝玩耍,神用祂的杖和竿管教了我,也安慰了我,感谢主,谢谢各位。
 
一九九零年十月廿七日第二十二期
 
 
 
Read 1662 tim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