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13 November 2017 12:25

我的岳父母信主了 王志伟弟兄见证分享

岳父岳母说,我知道我的儿子得神医治,那是一位真神,能救人的神,

使生命焕然一新的神。

杨:亲爱的听众朋友平安,大家记不记得王志伟弟兄,曾经分享他的感恩见证,因为他以前患了忧郁症,经历了主,蒙恩得医治。现在王弟兄凭着他自己所经历过的来帮助人。请王弟兄亲自和我们分享这奇妙的见证,王弟兄,你好。

王:谢谢杨妈妈,你好。我能够进入神的家,五、六年时间神一直在教导我,主引领我,带领许多弟兄姊妹,还有我的亲人,岳父岳母和他的独子都信了主,归向基督。这是一个辛苦流泪的见证,在上帝面前经历了祂的大能作为。各位需要帮助的弟兄姊妹和朋友们,到上帝的面前来,主一定会帮助你们。在我刚认识神的时候,我什么也不懂,也不会祷告,常常来到神的面前,只有流泪。

我的小舅子,是我年轻时最讨厌的一个人,我也打过他。因为小舅子是独子,是他家所有财产的继承人,所以他视我为可能是抢夺他财产的人。有一次我从大陆经台湾要回美国第二天,小姨子从美国也回去,探望她的爸妈。她回到家,因为时差的关系,一大早就起床,不料看见哥哥的房间的窗子上有血,再仔细一看,哎呀,他唯一的哥哥自杀了。他们马上送他到医院去,我就通知我太太赶快从美国回来。她信主已有一段日子,她知道她的兄弟需要主,需要神来拯救他,就像拯救我一样。她找到了台北圣教会,请牧师去为他祷告。

第二年,我又出差去中国,也回台湾,那时小舅子被关在精神病院里,我去探望他,那时是我认识神第三年,稍稍会祷告,为他祈求。第三天又回去探望他,我带他到顶楼,让他去看看天,又看看上帝造的天地多么美好。过了一个礼拜,小舅子对我说:「我要回家」,还说:「我要剪头发」。我问医生,医生说你要负全部的责任,我签了单后,就领他回家。我们到了他平常去的理发厅,他说:「我要以前给我理发的那位小姐」。小姐不在,他说:「我等她」。我觉得很稀奇,他有思想了。他剪了头发后,照照镜子看一看,脸上却一点笑容也没有。回到家我们看「 Good TV 」,我岳父母也在看。

杨: Good TV 就是台湾的「好消息」节目,是基督教的。

王:是,那天晚上回家,电视正播赞美主,唱诗歌。我的岳父母一看「怎么你把我们的宝贝带出来,多危险!」因为他曾经要跳楼被栏杆卡住了,所以他们很紧张。小舅子那时定睛在电视上,唱诗歌。我说:「我们来唱好吗?」他白痴的样子说 “ 好 ” ,我的岳父母在旁边也唱起来。这是奇妙的事情,电视旁就是他们拜了三、四十年的佛像,他们却在看「 Good TV 」。小舅子脸上有一点想笑的那种笑容,我们一直唱,唱到诗歌完了,八点钟我带他回去医院。我很开心,我说:「主啊,你真好。」回到家岳父母说:「怎么样?怎么样?三年来他第一次这样正常。」

岳父母问我:「你要给我出一个主意,他不能一直住在那里。」于是家里就把所有的窗子、凉台全部都做了铁栏杆和铁门。过了一周,医生竟然说他可以回家了。当我正高兴的时候,我自傲啦,我说主啊,祢还欠我一个请求,我曾向祢祷告,我的父母过世了,他们还不认识祢,祢不公平,我埋怨神。

我最后一次出差去中国,那时是圣诞节,回去时就打定主意,要让岳父母把偶像拆掉。途中在日本换飞机,我从来不知道祷告是多么重要,作主工要祷告,与神同在,是神在作工。那天因大雪没法起飞,乘客被安排在饭店里。晚上吃宵夜时,对面坐着一对夫妇,我想祷告,又不敢祷告,可是他们却低下头闭目,我一看他们在祷告,我说:「请问你们是基督徒吗?」他说:「你也是吗?」啊,我感谢主,我们是弟兄姊妹。他说:「你满脸忧愁,你要去哪里?」我将经过告诉他们,他说:「我们回台湾探亲,你回家却是拯救灵魂。」我听这话全身都颤抖,他说: 「你须要有背后祷告的勇士。」哇,我不知道这种事情,他就把所有做神的工所须要注意的,须要引领我的事全都告诉我。他说:「我会为你天天祷告」,哇,我很高兴,神派来了弟兄姊妹在我心里面下了信心的磐石,永远不会动摇。十几小时的飞行,我就一路祷告到台湾。

可是到了之后,我却不敢开口,岳父母家里有一股力量使我害怕,怕得罪他们。晚饭时,我问岳母说:「妈妈,你的儿子明天可能要回来了,我回美国之前有个心愿,希望他信耶稣。家里有很多偶像,你可不可以为了他的好处,把偶像拆掉呢?」我岳母一口就答应了。

杨:感谢主,这出乎你意料之外。

王:可是因为我的骄傲忘记了神,忘记了我的主,我行事却把神放在一边,没有感谢我的神。那天晚上,我没有祷告,第二天我就找传道人,把这件事告诉他们。这是一个属灵的争战,这是天上的事,是灵界的事,我从来没有碰过。我们吃完晚饭,传道人说:「张伯伯,张妈妈,你们准备好了吗?」我的岳母瞪着我说:「你这个不孝子,忘恩负义的孩子,这个神也是你拜过的,我拜了一辈子,你是什么东西,就这样要来拆我的神。」我从来没有看她对我发过脾气,我没有办法,就一直向岳父母赔不是,传道人很快的退去。我回到房间,整个晚上都没法入睡,一直在哭,神好像已离我远去。第二天早上我回美国,我还是像往常一样,将赚的钱塞在岳母的皮包里。岳母早上四点起床,给我一条面包说:「在日本换机时饿了,打开来吃,别饿坏了。」我很伤心,含着眼泪走啦。当我打开小小的蛋糕盒,发现红包在里面,岳母没收我的钱,我五十几岁的人坐在机场里哭泣起来,我一直哭,整整八个多钟头。到了纽约家里,晚上七点钟,丢下行李,也没洗澡,就躺在床上几乎哭到天明。神并不责备我,神在教导我,因为祂的心是那样的慈爱,那样的信实,我的眼泪,上帝绝不轻看。为什么我敢说这句话呢?那年圣诞节,我的岳父母在中国时,「沙士」流行,我担心惦念着他们。我打电话说:「妈妈,那里闹鸡瘟,你们回台湾吧。」岳母把我臭骂一顿! 「你这不孝子还咒我得鸡瘟啊!」我真不知道怎么讲,把电话丢给他的女儿。我说:「主啊,饶恕你的孩子吧,妈妈到现在还不原谅我,怎么办?」

感恩节,我正在教会台上讲小舅子怎么样被神带领到主里,他的忧郁症几乎百分之七、八十都痊愈了,我要感恩。回到家里,有一通电话:「我找王志伟」,好像我岳母的声音!她说:「弟兄啊,你是不是王弟兄啊,我是你老妈啊。」我说:「妈,你叫我弟兄是什么意思啊?」岳母说:「我跟你和爸爸也是主里一家人啊。」

杨:哎呀,真是奇妙,感谢主。

王:哇,我把电话丢在一边,哭了三个多钟头。她说:「志伟,我告诉你,你离开了家以后,我那宝贝儿子祷告读圣经,他也在教会里面服事神。」我不敢相信。神借着他儿子得医治,让我的岳父岳母认识了这位又真又活真神。第二年春天,我还特别为这件事带着感恩的心回去台湾。我跟教会弟兄姊妹说,你们要为我祷告,因为这大事,就要看主怎样带领,他们要拆掉他们的偶像。回到家里,偶像的位置已经没有了,重新粉刷过的房子,没有烟熏的痕迹,客厅的正中央,有我们的主和十字架在那里。

杨:感谢主,你知道是什么时候,什么人带他们决志信主?

王:没有人。岳父母说:「我知道我的儿被神医治,那是一位真神,能救人的神,使生命焕然一新的神。」我问岳父说:「爸,你们怎么那么快信主呢?」他说:「志伟啊,你来我家向我们说上帝是真神的时候,我们就常常在看『好消息』这个节目。」他们现在每个主日打扮得整整齐齐,岳父穿着西装,我说:「爸,不用穿西装上教堂。」他说:「我穿这样是荣耀神,我们是祂的儿女,不可以随随便便。」现在我也知道怎么样装扮一下自己。我们的主是看内心的,但是我们也要让没有信的人,看到我们对神是怎么样的尊敬。感谢主,小舅子去年六月份,神学毕业。

杨:噢,念神学毕业,感谢主,真是奇妙的见证。

王:真是感谢主,现在他常常去做义工,他每天读圣经时,圣经放在床上,人跪在地上,他感恩的心,让我看到神的作为,也看到他归向神之后的改变。

杨:感谢主,也看到福音事工,台湾的「 Good TV 」好消息频道结的果子。在神没有难成的事,真是想像不到。谢谢王弟兄分享这么好的见证,希望每一个人都能够来信靠主,有喜乐平安。

王:我有个心愿,在教会服事,今生今世就是讨主喜悦,让我们一起努力共勉。

杨:感谢赞美主,谢谢王弟兄,再见。

王:谢谢。

Read 1491 tim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