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17 October 2016 03:26

人的脚步由耶和华所定 高泉机弟兄感恩见证分享

「亲爱的兄弟啊,我愿你凡事兴盛,身体健壮,正如你的灵魂兴盛一样。」(约翰三书一:二) 


我出生于一个基督教家庭。回顾自己所走过的路,真的由耶和华所定!因为「人的脚步由耶和华所定,人岂能明白自己的路呢?」(箴言二十:二十四)神赐给我的路,真是一条恩典之路。虽然有低谷也有高峰,但衪用慈绳爱索来牵引我,以大能来庇护我。数算主恩,感激不尽!主恩浩荡,我要来颂扬祂! 


一九六九年我从台湾移民来美。第一件事就是要向中华海外宣道会的创办人史祈生牧师致谢。因为家父在纽约遇到车祸,脑部受到严重震荡而去世。史牧师协助我的家人办理了家父的丧事。那天,当我进入中宣会的大门后,举头便看到礼堂入口处上方的墨宝,写着【以基督作生命, 以教会作生活】。这句金石良言,至今仍然成为我服事神和服事人的准则,也是使我生命充满活力的主要原因。 


我很庆幸刚抵达美国,便能找到一个属灵的家和遇到了助我灵命成长的好牧者。因为中宣会是永生神的殿,有真理的柱石和根基建立的教会。它位于纽约华人的聚集区,是传福音最好的基地!而史牧师神采飞扬,讲道时的台风甚佳,讲道文章的内容又引人入胜,字字珠矶,发人深省;有时风趣生动,有时义正词严。他和师母总是笑脸迎人。师母是位作家,她负责的「涤然信箱」解答了许多人生活上的问题。 


最难忘和让我和内子雪芳感到最荣庆的事,便是史牧师在一九七三年为我们主持婚礼。陈志仁长老高歌一曲来祝贺我们。吴履西弟兄又把我们婚礼进行的过程,利用当时的尖端科技,录制了没有彩色的黑白默片。感谢神!所有历史性的回顾,都是无尽的感恩,使人震撼和怀念! 


抵美后,便在我的大哥(泉布)所开设的礼品店工作。在熟知礼品行业的业务流程和顾客的爱好后,自己也开了一间小礼品店。内人看出我不是头脑灵活的生意人,便劝我报考邮局的工作。 
借着神的恩典,被邮政局录取了当夜班。但所有工作岗位和假期,是以入职先后的年资来安排。因我是个新手,休假被排在周日。如果主日要上班,那又怎能去教会敬拜神呢?感谢神!我灵光一现,便决定申请一个岗位:要死记一千个以上的地址及邮区号码,专门处理那些因地址不明确而被折回的信件。但这个岗位虽不同工却同酬,还要考试合格才可,故甚少人问津。哈利路亚,赞美神!我终于通过了考试,所以才有机会在主日休假敬拜神。我便一直留在这个岗位上,工作了二十三年才退休。

 
一九八三年十月郑隆保牧师传承了史牧师的职位,担任中宣会第一任主任牧师。郑牧师很有扩展堂会的恩赐,在任职期间,播恩堂和泽恩堂先后相继成立。神借着不同牧师的带领,继续扩展和赐福教会,如今分堂还有:新恩堂、长恩堂、明恩堂、迦恩堂和倾恩堂。在巴西设有中华海外宣道会福音堂,在台湾设有台北福音堂,感谢神!恩福满溢。 


一九八六年,新泽西州的泽恩堂第一次家庭聚会,在刘炳瑞弟兄家中举行。接着黄村风弟兄也乐意开放他的家,于是郑牧师一家人披星戴月,不辞辛劳地带领值堂团队,以家庭研经作前奏,培灵扎根,造就信徒。同年圣诞节,在新泽西州KEYPORT,租用ST.JOHN CHURCH 举办首次音乐布道会,当地华人反应热烈,信主人数大增。 


在一九八七年六月六日起租用KEYPORT REFORMED CHURCH 作为固定的聚会场地。同年八月份有载誉国际的洛杉矶浸信会儿童合唱团前来演唱。年底的感恩节和圣诞节,由播恩堂郝继华牧师带领布道团A队,石冠雄牧师带领B队,前来泽恩堂助阵,举行音乐布道庆祝会。 


当时纽约市黑帮横行,常常引诱和逼迫青少年男女加入黑社会。为了给子女有一个读书的好环境,我们希望能搬迁到皇后区或长岛区,一些学区较佳的地方居住。因偶然的机会,陪同李国杰弟兄前往新泽西州,参观了三栋房子。我俩觉得新州地区,绿草如茵,环境幽静,留下了很好的印象。当郑牧师向我俩传达他的异象,就是希望能凑合十个家庭在新泽西州植堂。岂知在他宣布异象的前一天,我俩己订购了现今的居所。雪芳感恩回应赞颂神,说:「哈利路亚!主恩奇妙。主凡事皆有预备和安排!」


一九八八年三月,在总会教牧同工和策划委员会的核准下,中宣会在新泽西州建立了泽恩堂。该堂启用当日,讲员是梁嘉潮弟兄,他是创办总会和播恩堂的元老,现今已是堂会的长老。他用约书亚第三章作为劝勉,说:「神是信实的,加上人的信心,才能成就大事。这是我们在新泽西州所开拓一条从未走过事奉神的道路,我们必须有信心接受挑战。」在教会成立初期,许仁国牧师也常常来负责培训的工作。福音团契和同工部相继产生。我们夫妇俩加入教会事奉,雪芳当团契的副团长和负责灵修部;我就当中文书记和总务。一九八九年,雪芳被推选在同工会关怀部服事。 
一九九零年六月,在邮局工作时,因搬运邮件的姿势不良,扭伤了腰部,压伤了坐骨神经。当时的伤势很严重,我只能俯伏在地上,不能挺身起来行走。看了九次脊椎神经科医生,毫无起色。这时总会和泽恩堂的弟兄姐妹,恳切地为我的健康祈祷,求神医治。果然神迹出现了!内人巧遇一个先前患有同样疾病的同事,他的脊椎病是被他的姨丈(一位跌打医生)治好。我便去看这个跌打医生,医生说:「来看我四次便可治愈,治不好就另请高明吧!」感谢神,正如其言,我的腰痛,只是看四次便痊愈了,至今无恙! 


中医的辨证论治,治病是治本的。但美国医学界却热衷于治标,经常发生「吃药没事,不吃就有事」的现象。因为病人要长久服药,细水长流,医生和制药业才能财源广进!有几次真相被揭发时,举世哗然。例如:有一种降胆固醇药物的副作用,是抑制或关闭人体的肝脏合成胆固醇的机能。我们能安心地服用这些药物吗?健康不是必然的,我们要去认识一些保健常识和维护身心灵的健康才行! 「亲爱的兄弟啊,我愿你凡事兴盛,身体健壮,正如你的灵魂兴盛一样。」(约翰三书一:二)请大家小心看顾保养身体。愿神赐我们有健壮的身心灵,为主而用! 


二零零零年在林祥开夫妇的邀请下,我俩加入了纽约传播中心「见证云集」事奉。因为有一个在纽约监狱的受刑人,看到世界日报刊登的「见证云集」后,便写信给杨妈妈(杨洪鸿骧姊妹)查询,他问:「神爱世人。真的有爱人的神吗?」这事发动了日后纽约传播中心的监狱探访事工。感谢神,雪芳参予这项事工已有十多年,期间也有许多受刑人认罪悔改,接受救恩和受浸归主。 


二零零七年借着郑牧师的协助,我俩有机会到中国大陆,探访在美国纽约州的监狱受刑人在中国的家属。当地教会派了一部车和一个传道人,带我们到福建省的福州市长乐,探访五个受刑人的家属。我们告诉那些受刑人的家属,他们的至亲,已在美国信主归入基督。他们听了都感到很安慰。其中有个受刑人的母亲,当场跪在地上,认罪悔改,接受耶稣基督为救主。这位慈母信主的场面,真是感人至深! 


同年,总会的建堂委员会在姜武城牧师督导下,经过了多年的漫漫长路,终于在MARLBORO地区,全新建造了蒙神赐福的泽恩堂。我俩至今虽然身在泽恩堂,但心中仍然常常系念着培育我们灵命成长的总会。因为每年总会所办的领袖训练,培灵会及特会等,我俩从未缺席,奠定了我们日后事奉的基础。 


二零零八年,泽恩堂成立了短宣队。在梅景禧牧师的带领下,我俩曾经到访法国巴黎一次和巴西圣保罗两次。感谢神,迄今中华海外宣道会在美国新泽西州有三间教会和纽约市有四间教会。 
在八年前巴黎短宣的一个讲座:「人生下半场」中,便表达了我俩事奉的意愿;「在属世的事务上退休,在属灵的事工上退而不休。」我俩事奉越多,便感受到主的恩典越甘甜,神的路最美善。我们要先求衪的国和义,全心投靠衪。惟有神能引导我们的脚步,使我等蒙福! 


二○一六年十月十五日

 

人的腳步由耶和華所定 高泉機弟兄感恩見証分享


「親愛的兄弟啊,我願你凡事興盛,身體健壯,正如你的靈魂興盛一樣。」(約翰三書一:二)


我出生於一個基督教家庭。回顧自己所走過的路,真的由耶和華所定!因為「人的腳步由耶和華所定,人豈能明白自己的路呢?」(箴言二十:二十四)神賜給我的路,真是一條恩典之路。雖然有低谷也有高峰,但衪用慈繩愛索來牽引我,以大能來庇護我。數算主恩,感激不盡!主恩浩蕩,我要來頌揚祂!


一九六九年我從台灣移民來美。第一件事就是要向中華海外宣道會的創辦人史祈生牧師致謝。因為家父在紐約遇到車禍,腦部受到嚴重震盪而去世。史牧師協助我的家人辦理了家父的喪事。那天,當我進入中宣會的大門後,舉頭便看到禮堂入口處上方的墨寶,寫著【以基督作生命, 以教會作生活】。這句金石良言,至今仍然成為我服事神和服事人的準則,也是使我生命充滿活力的主要原因。


我很慶幸剛抵達美國,便能找到一個屬靈的家和遇到了助我靈命成長的好牧者。因為中宣會是永生神的殿,有真理的柱石和根基建立的教會。它位於紐約華人的聚集區,是傳福音最好的基地!而史牧師神采飛揚,講道時的台風甚佳,講道文章的內容又引人入勝,字字珠磯,發人深省;有時風趣生動,有時義正詞嚴。他和師母總是笑臉迎人。師母是位作家,她負責的「滌然信箱」解答了許多人生活上的問題。


最難忘和讓我和內子雪芳感到最榮慶的事,便是史牧師在一九七三年為我們主持婚禮。陳志仁長老高歌一曲來祝賀我們。吳履西弟兄又把我們婚禮進行的過程,利用當時的尖端科技,錄製了沒有彩色的黑白默片。感謝神!所有歷史性的回顧,都是無盡的感恩,使人震撼和懷念!


抵美後,便在我的大哥(泉布)所開設的禮品店工作。在熟知禮品行業的業務流程和顧客的愛好後,自己也開了一間小禮品店。內人看出我不是頭腦靈活的生意人,便勸我報考郵局的工作。
藉著神的恩典,被郵政局錄取了當夜班。但所有工作崗位和假期,是以入職先後的年資來安排。因我是個新手,休假被排在週日。如果主日要上班,那又怎能去教會敬拜神呢?感謝神!我靈光一現,便決定申請一個崗位:要死記一千個以上的地址及郵區號碼,專門處理那些因地址不明確而被折回的信件。但這個崗位雖不同工卻同酬,還要考試合格才可,故甚少人問津。哈利路亞,讚美神!我終於通過了考試,所以才有機會在主日休假敬拜神。我便一直留在這個崗位上,工作了二十三年才退休。


一九八三年十月鄭隆保牧師傳承了史牧師的職位,擔任中宣會第一任主任牧師。鄭牧師很有擴展堂會的恩賜,在任職期間,播恩堂和澤恩堂先後相繼成立。神藉著不同牧師的帶領,繼續擴展和賜福教會,如今分堂還有:新恩堂、長恩堂、明恩堂、迦恩堂和傾恩堂。在巴西設有中華海外宣道會福音堂,在台灣設有台北福音堂,感謝神!恩福滿溢。


一九八六年,新澤西州的澤恩堂第一次家庭聚會,在劉炳瑞弟兄家中舉行。接著黃村風弟兄也樂意開放他的家,於是鄭牧師一家人披星戴月,不辭辛勞地帶領值堂團隊,以家庭研經作前奏,培靈扎根,造就信徒。同年聖誕節,在新澤西州KEYPORT,租用ST.JOHN CHURCH 舉辦首次音樂佈道會,當地華人反應熱烈,信主人數大增。


在一九八七年六月六日起租用KEYPORT REFORMED CHURCH 作為固定的聚會場地。同年八月份有載譽國際的洛杉磯浸信會兒童合唱團前來演唱。年底的感恩節和聖誕節,由播恩堂郝繼華牧師帶領佈道團A隊,石冠雄牧師帶領B隊,前來澤恩堂助陣,舉行音樂佈道慶祝會。


當時紐約市黑幫橫行,常常引誘和逼迫青少年男女加入黑社會。為了給子女有一個讀書的好環境,我們希望能搬遷到皇后區或長島區,一些學區較佳的地方居住。因偶然的機會,陪同李國傑弟兄前往新澤西州,參觀了三棟房子。我倆覺得新州地區,綠草如茵,環境幽靜,留下了很好的印象。當鄭牧師向我倆傳達他的異象,就是希望能湊合十個家庭在新澤西州植堂。豈知在他宣佈異象的前一天,我倆己訂購了現今的居所。雪芳感恩回應讚頌神,說:「哈利路亞!主恩奇妙。主凡事皆有預備和安排!」


一九八八年三月,在總會教牧同工和策劃委員會的核准下,中宣會在新澤西州建立了澤恩堂。該堂啟用當日,講員是梁嘉潮弟兄,他是創辦總會和播恩堂的元老,現今已是堂會的長老。他用約書亞第三章作為勸勉,說:「神是信實的,加上人的信心,才能成就大事。這是我們在新澤西州所開拓一條從未走過事奉神的道路,我們必須有信心接受挑戰。」在教會成立初期,許仁國牧師也常常來負責培訓的工作。福音團契和同工部相繼產生。我們夫婦倆加入教會事奉,雪芳當團契的副團長和負責靈修部;我就當中文書記和總務。一九八九年,雪芳被推選在同工會關懷部服事。


一九九零年六月,在郵局工作時,因搬運郵件的姿勢不良,扭傷了腰部,壓傷了坐骨神經。當時的傷勢很嚴重,我只能俯伏在地上,不能挺身起來行走。看了九次脊椎神經科醫生,毫無起色。這時總會和澤恩堂的弟兄姐妹,懇切地為我的健康祈禱,求神醫治。果然神蹟出現了!內人巧遇一個先前患有同樣疾病的同事,他的脊椎病是被他的姨丈(一位跌打醫生)治好。我便去看這個跌打醫生,醫生說:「來看我四次便可治癒,治不好就另請高明吧!」感謝神,正如其言,我的腰痛,只是看四次便痊癒了,至今無恙!


中醫的辨証論治,治病是治本的。但美國醫學界卻熱衷於治標,經常發生「吃藥沒事,不吃就有事」的現象。因為病人要長久服藥,細水長流,醫生和製藥業才能財源廣進!有幾次真相被揭發時,舉世譁然。例如:有一種降膽固醇藥物的副作用,是抑制或關閉人體的肝臟合成膽固醇的機能。我們能安心地服用這些藥物嗎?健康不是必然的,我們要去認識一些保健常識和維護身心靈的健康才行!「親愛的兄弟啊,我願你凡事興盛,身體健壯,正如你的靈魂興盛一樣。」(約翰三書一:二)請大家小心看顧保養身體。願神賜我們有健壯的身心靈,為主而用!


二零零零年在林祥開夫婦的邀請下,我倆加入了紐約傳播中心「見証雲集」事奉。因為有一個在紐約監獄的受刑人,看到世界日報刊登的「見証雲集」後,便寫信給楊媽媽(楊洪鴻驤姊妹)查詢,他問:「神愛世人。真的有愛人的神嗎?」這事發動了日後紐約傳播中心的監獄探訪事工。感謝神,雪芳參予這項事工已有十多年,期間也有許多受刑人認罪悔改,接受救恩和受浸歸主。


二零零七年藉著鄭牧師的協助,我倆有機會到中國大陸,探訪在美國紐約州的監獄受刑人在中國的家屬。當地教會派了一部車和一個傳道人,帶我們到福建省的福州市長樂,探訪五個受刑人的家屬。我們告訴那些受刑人的家屬,他們的至親,已在美國信主歸入基督。他們聽了都感到很安慰。其中有個受刑人的母親,當場跪在地上,認罪悔改,接受耶穌基督為救主。這位慈母信主的場面,真是感人至深!


同年,總會的建堂委員會在姜武城牧師督導下,經過了多年的漫漫長路,終於在MARLBORO地區,全新建造了蒙神賜福的澤恩堂。我倆至今雖然身在澤恩堂,但心中仍然常常繫念著培育我們靈命成長的總會。因為每年總會所辦的領袖訓練,培靈會及特會等,我倆從未缺席,奠定了我們日後事奉的基礎。


二零零八年,澤恩堂成立了短宣隊。在梅景禧牧師的帶領下,我倆曾經到訪法國巴黎一次和巴西聖保羅兩次。感謝神,迄今中華海外宣道會在美國新澤西州有三間教會和紐約市有四間教會
在八年前巴黎短宣的一個講座:「人生下半場」中,便表達了我倆事奉的意願;「在屬世的事務上退休,在屬靈的事工上退而不休。」我倆事奉越多,便感受到主的恩典越甘甜,神的路最美善。我們要先求衪的國和義,全心投靠衪。惟有神能引導我們的腳步,使我等蒙福!


二○一六年十月十五日

Read 3325 tim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