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26 November 2015 00:00

感谢神与我们同在- 范大胜长老与钱老师感恩见证分享

你当刚强壮胆,不要惧怕,也不要惊慌,因为你无论往哪里去,耶和华你的神必与你同在。 (约书亚记一:9)

林:范长老、钱老师,谢谢你们上周的分享。在这十多年间,你们有没有经历到神给你们的恩典与及时的帮助和经历呢?

范:神的恩典很多,其中两件是我最有体会的。德国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后分为东德和西德;1990年统一以后就变成为一个国家了,但他们仍称德东和德西。我们在德东碰到一个是基督徒的教授,他知道我们是从美国来的,便很高兴的说:「传福音一定要有人,有人就有福音,你若是没有人就很难传福音。 」这句话给我很深刻的印象,他很诚恳的盯着我的眼睛。有人就有福音,这是第一点。

钱:有人就有福音的意思,就是有愿意事奉和传福音的人,才会有福音的事工。

范:传福音就是生命影响生命,生命传生命。第二点是后来我们要去德国校园建立查经班。因为我们是通过查经班蒙恩得救的,所以我们要通过查经班,来带领在德国的留学生信主。 2002年是中国改革开放的一个大高潮,来了一大批中国大陆的留学生。我去请教整个欧洲的校园团契的负责人,以便更好的开展事工。

钱:我们在70年结婚后搬到底特律,从70-90的20年中,我们参加一个美国的德语教会,在那里受装备。从85年开始我们做大陆学生事工,一方面服事美国教会的成员,另外就开办一个中文的查经班,向大陆的访问学者传福音。到90年的时候,因为信主的人很多,91年便成立教会。 93年开始宣教,99年我们就开始出去做短宣。

我是84年到那个学校教书,是神的呼召,很自然的在那里就开始了查经班。 85年的查经班开始时,是由三个家庭组成,三位弟兄都是在那个学校教书的。我们就邀请周围的访问学者来参加,后来就在学校对面的一个教会里聚会。小孩子也很多,我们每一组都是慕道组。回想起来好感人,组员们是这么的饥渴慕道,对神是这么的无知,可是对真理却又很追求。

在我们去学校对面的教会借用地方的时候,牧师一口答应,他说:「我们如果派宣教士到中国的话,那要花多少钱?」他敞开了心来接待我们。原来牧师有个心愿和异象,他知道向中国人传福音是对的,他还跟我说:「你们要刚强壮胆去传福音,需要什么支持就告诉我,我不会介入你们的事情,可是我会为你们祷告。」我们每个礼拜六晚上的聚会完了,他就会出来跟我们讲话,笑呵呵的问候我们。

林:你们在德国,带领德东校园的学生信主,一定有很多甘苦和奇妙的经历吧?

钱:当我们去德东的时候,是没有华人的福音工作。我们又不懂德语,当时有一个德国的牧师,邀请我们到德国去服事。我们说:「我们去德东好不好?」他说:「不行,你们不能去,你们没有办法生存的。」我说:「为什么?」他说:「那里没有基督徒,也没有中国基督徒,你们又不懂德语,你们怎么活呢?」我们便打电话回美给我们原来的德语美国教会,说:「你们有没有亲戚朋友在德东?可以帮我们连系吗?」结果连系了一连串的德东教会,也就是我们现在德东有很多团契聚会的地方,真是水到渠成,回头想想没有一件不是神迹。

真正的神迹是什么?是我们这样平凡的一个信徒,没有什么恩赐和口才,也不能干,可是到了德东,看到有那么多的人生命有了改变。这是大神迹,只能说瓦器里面有个宝贝,那个宝贝有莫大的能力,改变了那么那么多人的生命。

范:在我们03年刚到德国的时候,我们就在家里办查经班,我们的家,就成为查经班的人员的家,他们进进出出、高高兴兴的,都是一对一对的。其中有一对男女,先后都信了主,却未婚同居。有一天,他们来找我要求受洗。他们在我家吃过饭后,谈到认罪、悔改、重生、得救的喜乐,他们便要求受洗。他们说:「我们要过圣洁生活,跟你们一样。」我说:「好啊,那我们来看多林前第六章,身子是圣灵的殿,不能与娼妓联合。」女孩子非常生气,眼睛看着那个男孩子说:「某某,你怎么想?」男孩子整个头都弯下来,说:「我们错了。」女孩子便站起来走了。我们俩个人好紧张,就怕好不容易得着的羊又失去了,便为他们祷告。没想到下次见面,男孩奔过来抱着我,说:「我心里生气,里面却有个声音说,这不是在保护你吗?」因为我们跟他们说:「所有神的诫命,不是找我们麻烦,不是为定罪,而是为了保护我们。」圣灵在他心里面做工,但是他们仍然是同居。

我们也感受到他们的困难,因为已经有了婚姻的实际,硬要分开的话,会有很大的伤害,我们只好让神的话使他们清醒。之后他们照样来聚会,弟兄姊妹也接纳他们,他们也尽力的摆上和参与,可是不能作属灵的服事。我问他们,为什么不能结婚呢?因为他们家里都认为他们还没有毕业,怎么可以结婚?当然我们心里想到父母的要求重要?还是在神面前的立约重要?所以我们给他们婚前辅导。过了几个月,他们便登记结婚,然后回国去看父母。走之前就问我们说:「我们要如何说服我们的父母信主呢?」我说:「不要说服,你就去爱他们,去感谢他们。」他们便带了一些传福音的资料和光碟回中国了。

不久,男方打电话回来说:「我爸妈要信主。」刚好有一位曾与我们同工的牧师,就在他的家乡武汉牧会,我便立刻通知牧师去看他的父母,带他们信主。后来女方的父母是大连人,也打电话来要求信主。通常这些孩子的父母在文革的时候,都经历过很多艰辛,上山下乡受很多苦,所以他们的婚姻很多是不幸福的。因此当他们看到儿女们因为认识了主,这么幸福,所以很快便信主了。感谢神,这一对信了主,又带领双方父母也信了主。

另外一对未婚夫妇中,弟兄是到了德国不久,就信主了;信主之后他很洁身自爱。有一次他告诉我,他的妈妈要他找个女孩照顾他的生活,他因为信主,他不作未婚同居的事。后来在查经班认识一位女孩子,这个女孩后来也信主了。这两对未婚夫妇都要集体结婚,把婚礼变成一个布道会。

举行婚礼的那一天,崇拜在早上十时照常进行,信息内容是「神所设立的婚姻」是非常美善的;然后牧师便主持婚礼。来参加这次集体婚礼的人,很开心,也很感动。婚礼完了,我接到一个电话,是新郎的父母,在去机场的路上,打电话来说要接受主。感谢神,又一对父母信主。 林:请问钱老师,德东很多的中国留学生毕业,回到中国后,是不是也都继续福音的工作?他们在那边传福音的发展怎么样?

钱:早期回国的不一定,后来回去的,可能根基好一些,流失的不多。有一对回去了,丈夫在刚毕业时,先去德西的一个教会里面服事,很快的便成为牧师的助手,夫妇俩一同帮助这个教会。后来他们回到中国发展创业,同时在上海附近开始了一个聚会点。还有一对夫妻回到北方,开始了一个查经班,现在已经成为一个教会,还开办退修会。海归们都彼此互相鼓励,开始了自己的团契。

范:我们认为传福音很重要,让海归们回去继续传福音更重要。为了加强他们的信心,我们也经常在美国,派老师回去德国办营会。感谢主,带领我们传福音的事工,不单只是向在德国的学生传福音,还要向他们的父母和亲人传。

林:感谢主,神真的大大使用你们,你们也真的是神手中合用的器皿。谢谢范长老和钱老师,愿神赐福你们。

二○一五年十一月廿八日吴张益香姐妹笔录

Read 4564 tim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