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18 November 2015 00:00

信耶稣是我惟一的出路- 范大胜长老钱老师得救见证分享

 

你们得救是本乎恩,也因着信,这并不是出于自己,乃是神所赐的,也不是出于行为,免得有人自夸。 (以弗所书二:8-9) 林:范长老、钱老师,你们好,很高兴看到你们。我们都知道你们在德东校园做了很多很多传福音的工作,也结了很多果子。现在就请范长老先来分享​​您得救的过程好吗?

范:我出生在广东的一个农村,从小生活很苦,后来到了台湾念中学、大学,在台南当兵。退伍后留在学校做助教,一直待了十几年。我家是比较贫穷的,从小虽然跟着妈妈拜佛像,但我是没有神的观念,根本不知道拜的是什么?只是跟着妈妈作。

后来一个偶然的机会,来美留学,我特别感谢神,是神给我的恩典。到了美国后,住在波士顿,美国又冷又干燥,非常不适应。为了省钱,我住在一个又冷又小的阁楼;最可怕的是一考试,便流鼻血。而且因为很久没有念书,英文差,念得很辛苦,考试成绩很不好。那时回国的教授不多,作助教可以升作讲师和教授,我虽然有奖学金,却还是想要回台湾。

但就在一个偶然的机会,有人带我去参加一个布道会,那时是70年代,美国正在打越战,很多人也开始反越战,很多学生罢课,不念书。牧师在聚会里说:「有些学生心里烦乱,你们惟一的希望就是信耶稣基督。」那天一听,圣灵感动我,我就信主了。我当时正没有出路,信主便是我惟一的出路,所以我便在美国待下来。我和内子都是无神论的,因为神的怜悯,就信主了;又因为神给我们特别的恩典,所以我们决定从信主的第一天开始,就要传福音。

婚后我在汽车公司上班。三十多年以后,我跟太太都提早退休,我们决定要去传福音,让更多人认识主耶稣。这是我信主的经过。 林:感谢主。现在请钱老师(范长老夫人)来分享,是在什么情况下受感动信耶稣的呢?

钱:我出身的背景跟大胜不一样,我的母亲是基督徒,非常爱主,也带我们去教会聚会和祷告。我们对信耶稣并没有反感,不过就没有当真。我一直是个乖孩子,从小在台湾接受儒家的思想教育,我觉得孔孟的哲理很高,也很好,所以我就用那个标准来要求自己,也要求别人。

我记得在大学联考的时候,刚好我家发生意外,让我心里很不安,躺在床上睡不着,哭着从心里面求神,求祂帮助我,然后心情就非常的平安,便好好的复习功课去考试。放榜时竟然发现第一个就是我的名字,我心里很清楚,知道这是神的作为,所以我就顺服了,便去教会要求受洗。从我的经历看到,神是顾念我的。在念大学的四年中,上课的时候​​,我总是要坐在门口,因为我看到每个人都觉得他们很虚假,很不真实,当我觉得受不了的时候,我便站起来离开课堂,因为在人的里面我找不到完全。后来我发现自己里面也很虚伪,我要找的是真实,要全然的善良。在这期间我经历了主的很多恩典,只是自己不察觉。

后来要出国,我经历了许多神迹,例如我得到耶鲁大学全额的奖学金和生活费,都不是我自己能力所及的。申请入学时我跪在床前跟神祷告,求神帮助我。我连英文也听不懂,竟然「托福」英文能力考试也考过了,我知道这一切都是神的作为。

到了美国后,我上的是研究所第二年的课。因为英语不好,上课压力很大,又不懂得怎样做人处事,结果患了非常严重的失眠。于是我就转学到新泽西州的Rutegrs大学,在那里遇到了一些基督徒,也参加他们的聚会。虽然我在联考后就受洗,但生命没有改变,没有真正的得救,我只是形式和表面上的基督徒。后来他们邀请我参加一个营会,虽然牧师讲道我听不懂,但当时有两个人给我印象很深刻,一个是严医生,他是哈佛医学院的教授;另一个是韩医生,他后来回台湾开创阳明医学院。在营会里面,严医生有一个关于交友的讲座,听他讲到圣经里面的一些原则。我当时很感动,他们就像家里的亲人般关心我们。

营会后参加骑马的活动,我不小心从马背上摔了下来。在救护车人员把我抬上担架时,我很清楚的听到一个声音说:「不要害怕,这是为了你的好处。」这时一个男人跑过来,跪在我的担架旁边祷告,他越祷告越激动,然后鼻涕眼泪直流的向神哭求。直到现在我还感谢他,更感谢天上的神,祂把不同的人安排在我的人生路上,来帮助我。

有一天在Rutgers大学参加由赵天恩牧师所主持的聚会,他在呼召那些全时间服事的传道人。我正想离去时,被赵牧师拉着,要跟我谈中国文化的问题。他是神学毕业,又念了个中国文化的博士学位。周末的时候,他请我跟他回费城的家中。到了他家,看到他跟师母那种简朴的生活,我非常感动。当时赵牧师全职事奉,师母做电脑的工作,赚钱养家,他们商议好不要生育孩子。因为他们有一个异象,要用十年的预备,将来在香港筹建一个研究所般规模的神学院,来培育牧者。我很感动他们可以为了信仰的执着,而放下自己的一切。我们在聊天的时候,我说:「你们什么都说是圣经上说的,谁知道圣经上是怎么说的?中国古书中都有许多伪书。」他问我:「你对圣经的权威性有兴趣吗?我有书,你可以看。」他一指,我回头一看,一个书架上全是圣经方面的书,我心里面有个声音说:「你好骄傲啊!」神就这样一步一步的让我安静下来,慢慢地来思考这个问题。

吃完饭后就聊天说到「罪」的问题,记得我说:「道德在每个时代和每个文化都有不同的标准。我刚到美国不久,看到美国社会光怪陆离的现象,圣经上说:『不可杀人,不可偷窃』,这些我都没做。我从台湾来,看不起有些美国人的放荡,这个和我也没有关系。」后来赵牧师说:「我们看看不可杀人是什么意思?马太福音五章那里说到,『你们若叫弟兄跌倒,骂弟兄…等等,就是瞧不起人的意思,就是杀人。』」我一想就懂了,我也曾被人瞧不起,因为我的英文不好,同学作小组报告时,就不选我,那我就觉得是严重被歧视,几个晚上睡不着觉,失眠了。我心里很有感触,当他这样说的时候,我明白了,别人可以用眼神杀了我,我也曾经用这样的眼神、话语来杀人。然后跟着他又说:「要爱邻居,甚至要爱你的仇敌。」这个时候我就开始羡慕,说这些话的那位主,祂才是真善美。我小的时候找不到,还批判别人,后来就对自己很失望,现在竟然让我寻着了这么高标准的真神,我要认罪悔改。祂要我们跟祂一样,要完全像天父一样,圣洁无瑕。后来我就自己到阁楼去了,我跪在床前祷告说:「神啊,如果这是你的标准,那我便是罪人。耶稣基督是你的独生子,来到世上,祂的死是为替我们赎罪。感谢神,我愿意接受耶稣基督作我的救主。」祷告完了便睡觉。哇!从来没有睡那么好,我失眠那么多年,差不多要发疯的地步,但那天睡的真好。早晨起来便告诉赵牧师,我作了决志信主的祷告。他大手伸出来,说:「Happy Birthday!」我心想我是在教会进进出出长大的,我不知道原来认罪悔改这件事情有那么重要的关键。

第二天是礼拜天,清早便跟他们去崇拜。去的很早,但更早的是韩医生,他一看到我也是对我说:「Happy Birthday!」,当时我不懂重生的意义,但从那天以后我真的得自由了。

林:钱老师得救重生的见证很精彩啊!你们退休以后就决定到德东去服事校园工作,事奉多久​​了?

范:已有十多年了。

林:请范长老下期继续分享这十多年来,你们所经历到特别让你们难忘,以及神给你们及时的帮助。

二○一五年十一月廿一日吴张益香姐妹笔录

 

Read 4449 tim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