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14 November 2015 00:00

感谢神的宽恕和救恩- Paul Hill弟兄感恩见证分享

感谢神!因为你们从前虽然作罪的奴仆,现今却从心里顺服了所传给你们道理的模范。你们既从罪里得了释放,就作了义的奴仆。 (罗马书六:17-18)


我在加州Bellflower出生。自小便是基督徒,父母把我送进基督教学校念书,每星期去教会都是被父母所逼,故我自称是「泡沫基督徒」。我觉得圣经长篇大论,艰涩难懂。神也很遥远,又是全能,如果犯错,祂会送我进地狱。作为一个基督徒,又要去教会,又要谢饭,又不可说脏话,看到不雅镜头都要掩面,多么困难啊!
 
到了公校之后,发觉我所认识的同学都不用谢饭,随便说脏话,也肆无忌惮地看不雅刊物,毫不畏惧会被送进地狱,甚至不相信地狱的存在。我变成一个两面人,在家中和教会很乖巧,在外面为了取得认同,我却完全变了另外一个人。我会去派对和喝酒;与朋友一起时,他们都吸毒,因此在我18岁时,便开始服用大麻和「狂喜」。 

尝试过大麻之后,我并没有死去,也没有立刻变成瘾君子。于是我开始怀疑自小所听到的父母的忠告和劝勉是否属实?他们的信仰无非是束缚我们的规条,使我们不能及时行乐。因此当我上了大学之后,我就没有到教会。我也间歇性地服用大麻,因为这样可以使我暂时逃避功课的压力,但我并不觉得这是毒瘾。 

我读的主修科是生物学,从中学到的进化论,与基督教背道而驰,也像很有道理。我也修读历史和神话学,知道古人所相信的,现在已知是不真实的,我的推论是基督教和其他宗教一样,都是古人研究天地万物道理的原始猜测,最后演变成为了今天的科学认知。因此,我变成了无神论者,我把科学变成我的信仰,因为它符合我的世界观。我开始看不起信神的人,尤其是基督徒,因为我有疑惑:「如果神要拯救万民,为什么不把我们干脆弄瞎了,就像祂在大马士革路上使保罗瞎了一样,那么我们就不能不信了。」我的推论是如果神所创造的世界如此混乱,人反正都要受苦和死亡,这个神不信也罢。 

因着我的结论,我开始怀疑生命的目的。如果我们像动物一样,只有出生和死亡,那么我在世上作什么事情都不重要了,反正百年以后,当我离世之后,谁会记得我?我间歇性地服用药物使我不能清晰思考,更令我决意纵情私欲。在大学第四年,我每天都吸大麻;考试前,我会服用一种药物(实际上是冰毒),因为这样可以使我暂时振作精神,考取更好成绩,使父母安心,也可以继续获得他们资助我的学费。 

后来父母发觉我染上毒瘾,我们便经常吵架,自私地把上瘾的责任都推到基督教和父母的身上。我终于毕业取得学位,但最后为了满足吸毒的需要,不能从事正常的工作,惟有走上贩毒一途。我的生命变得毫无希望,只是不断追求兴奋的感觉,继续贩毒和吸毒。每天都是混日子,渐渐变得情绪低落,只感到空虚,生活漫无目的,甚至有自杀的倾向。这样过了几年,我终于被补,失去一切。父母帮我保释,把我送进晨曦会接受福音戒毒,还要在两个月后上庭接受审讯。 

在晨曦会最初的两个月,反省我过去的经历和要面对18个月的疗程。中心的牧者和教师都很乐意付出他们的努力和时间来帮助我,我开始感觉到虽然我拒绝了神,但祂的恩手却在我的生命中作工。我很乐意在晨曦会留下来,使我可以专心戒毒,我实在厌倦了孤单失落和生活无望的感觉。我对过往自以为是,偏行己路,及时行乐而最终导致失败感到懊悔。为了自己的益处,我尽量利用时间研读圣经,并决意敞开我的心,让神把我的心灵软化。 

我认为基督教无非是束缚我们的规条,使我们失去自由和欢乐,但后来当我纵情私欲,却变成了罪的奴隶,到头来使我失去了真正的快乐。罗马书六:16-18说:「岂不晓得你们献上自己作奴仆,顺从谁,就作谁的奴仆吗?或作罪的奴仆,以至于死;或作顺命的奴仆,以至成义。感谢神!因为你们从前虽然作罪的奴仆,现今却从心里顺服了所传给你们道理的模范。你们既从罪里得了释放,就作了义的奴仆。」我需要神的宽恕和救恩。我也领悟到过去以执着的态度对待圣经,坚持它必须符合历史和科学的观点,却不给它机会显示它的真理作为生活的指引。在进入晨曦会第一个星期,我已决意顺服于基督之下,接受他成为我的救主,不再执着于理性的争辩。我决意跟随主耶稣,敬畏神和爱人,也得着平安和永生的盼望。 

在晨曦会过了两个月,我要回到洛杉矶出庭受审。我祈求神使法官对我从轻发落,不需坐牢,反正大麻合法化在加州已酝酿多时,或许我可以当庭释放吧!却料不到神有祂的计划,当法官宣判时,我简直不敢相信,我被判三个月监禁,另假释期三年。我感到恐惧,并开始怀疑神。我被戴上手铐,押进了羁留所。在我被押往洛杉矶悬监狱的途中时,狱警把我关进一个羁留仓,其中有三个非洲裔的囚犯,我心中正在咕噜,我必定被他们毒打无疑。但其中一人开始问我为什么会被判监,我说:「贩卖大麻时被捕。」他们却很惊奇说:「什么?卖大麻都要坐牢?」于是哈哈大笑,这样便打开了话题,使我更惊奇的是其中一人竟说他也是基督徒,于是我向他们分享我在晨曦会的见证,他也分享了他的得救见证。数小时后我被转往另一囚车到洛杉矶悬监狱,那囚车内充满涂鸦,我特别注意到其中竟然写了一句:「耶稣爱你」,是用牙膏写上的,使我感到有点安慰,好像神正在对我说祂与我同在。 

到了洛杉矶悬监狱,狱警把我关进一个10呎x10呎的监仓,里面约有20多人。这时狱警叫我们脱下衣服,我知道这是洗澡时间,我不其然地不寒而栗,心想这回大难临头了,我必定会被强暴无疑。电影中的情节使我胆战心惊,我只有祈求神的保守。但出乎意外的事情发生了,在我前面的陌生人突然定睛望着我说:「我终于明白为什么我会在这里了,原来为了帮助你,我看得出你是来自良好的家庭,你安心在这里吧!你会有出路的(他指着上天说),你明白我说什么吗?」这时我想起主耶稣遇到井旁的撒玛利亚妇人的故事,我无从解释他怎么知道我是基督徒,又在这关键的时刻对着20多人说了这番话,我深信他是受到圣灵感动而说的,我顿时有平安的感觉。我明白这是神对我说的话,虽然我要对我的罪行负上代价,但祂是与我同在的。感谢神的恩典,因为监仓有人满之患,我只是坐牢四天便获得释放。我真的要感谢神,因为监仓的厕所是开放式的,但我从未试过当众大解,换句话说,我坐牢四天以来都没有去过大解。 

我很感恩有机会写出我的见证,因为虽然我亲自经历了神迹,但心里偶然都会有疑惑。但当我写这见证和反省我怎样由一个无神论者变成一个基督教信徒的时候,我便记起神怎样在监狱里提醒我,解开我的疑惑。我学习到只要我愿意用心去寻求祂,我便可以看到祂其实一直都在我的生命里作工。雅各书四:7-8说:「故此你们要顺服神;务要抵挡​​魔鬼,魔鬼就必离开你们逃跑了。你们亲近神, 神就必亲近你们。」我一直都不明白为什么以色列人在旷野见过了神迹,都会离弃神;犹大见过耶稣行了不少神迹都会出卖他。我一直都想:「如果我亲自见过这些神迹,我必定会完全相信。 」当我亲身经历了神迹,但不久我便会忘记了,我才学习到信心虽然是神的恩典,但我仍然软弱,需要每时每刻都认真地倚靠神的引领。 

过去我恃才​​傲物,以为凭自己的聪明、学识和技能,便可以所向无敌,却不知道会变成阶下囚,更要进入戒毒所。感谢神的恩典,我在晨曦会已经渡过了一年,虽然仍有两年的假释期,而戒毒疗程仍未完成,但我比以前更觉平安,因为我心里明白,神把我带到今天,使我谦卑,教导我要倚靠祂,我相信祂在我的生命中必定有祂的计划。 

二○一五年十一月十四日
Read 3645 tim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