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26 May 2023 15:13

在曠野顛沛流離的羔羊 張麗斯姐妹感恩見證分享(一)

你們要嚐嚐主恩的滋味,便知道祂的美善,投靠祂的人是有福了。(詩篇三十四:八)		
	在我很小的時候,在電影裡總是看到教會的牧師,總是在教會門口給窮人排隊的行列派發救濟食品,就從那裡認識到教會是一個有愛的地方。教會的牧師和教會裡的人,都很有愛心去幫助窮人,還在教會附設學校和醫院來補助社會的需要,特別是讓很多窮人的孩子都能在教會學校裡讀書,教會的醫院也幫助了很多無錢去治病的窮人。我很喜歡在電影中的神父、牧師和教堂,但是有一個不解之謎,就是為什麼他們都很有愛心,願意幫助別人?他們為什麼願意離開自己的國家和親人,不遠萬里而來到別的國家幫助窮人		
	命運的安排讓我移民美來到美國。在二○○○年我帶著母親來到了紐約「新城教會」,在主日到教會敬拜神,參加了慕道班。因為當時擔任慕道班的老師教的課都很吸引我,我一坐就是四年,也不提受洗的事,後來老師問我:「你已在慕道班待了很長時間,別人早都受洗了,為甚麼你還待在這裡?」我說:「就是你們講的故事太吸引我了,所以我真的不願意離開這個慕道班。」後來,我在二○○四年的感恩節受洗,接受基督成為我的救主。		
	但是因為自己沒有在真理上的瞭解和追求,使自己仍然像普通世俗人活著,想要靠自己的努力來追求美好的生活和財富,去完成自己的夢想。雖然也去教會,但認為信仰和實際生活是分開的,我靈裡的生命就像剛出生吃奶的嬰兒,不願意成長。記得有一次,教會的蘇牧師問我:「你為甚麼不常來教會參加主日崇拜?」當時,我還覺得很委屈地回答說:「我的工作很難得有星期日休息。」其實那時的我是很享受做嬰兒的日子,不追求學習真理也不喜歡看聖經。		
	二○○二年,因為有一次工作的意外事故,造成我的腰椎受傷,兩次手術的失敗所留下的後遺症,使我失去了工作的能力。由於身體的疾病,這些年來,我常常穿梭在醫生診所和物理治療診所去尋求醫治,說明「努力和理想」再不是我的話題。因為這場無妄之災,已經打碎我要用自己的努力來建造的夢想和目標,留給我的是苦難和無奈,每天都活在疼痛、焦慮和失望中。此時,我遠離了教會,在那些日子,我倍感孤獨,一個人獨自面對苦難,看到在我的生命裡,都是沒有希望的黑暗世界。		
	又過了幾年這樣的日子,治療效果也不理想,申請物理治療的裁判結果和醫療保險公司的回應,使我很不開心。雖然是一個已受洗的基督徒,但是我那時候的狀態,完全如同一隻迷失的羔羊,獨自走在曠野的路上。我已經失去了信心,用自己的方式在苦難中煎熬度日,離開主的日子,真是太痛苦了。		
	病痛使我的情緒變得焦慮,身體又出現了其他的疾病,我快要倒下來,我需要幫助。此時,我想念我的教會,便聯繫蘇師母。蘇牧師、蘇師母和教會主內的弟兄姐妹們,給我極大的幫助、溫暖和安慰,教會還給我送來生活補助金。我與先生商量後,決定把錢退還給教會,給更需要的弟兄姐妹。我們把這想法告訴當時負責的執事宋弟兄,他說:「這是教會弟兄姐妹的一點心意,請收下吧。」後來,我還是把生活補助金全數放回教會的奉獻箱,可以幫助比我更有需要的人。「你們要嘗嘗主恩的滋味,便知道祂的美善,投靠祂的人是有福了。」(詩篇三十四:八)我就如走失了卻被主尋回的迷羊,又重新回到主基督的家中,享受這大家庭的溫暖。			人的盡頭就是神的開始,當我開始學習神的話語,覺得聖經裡面所記載的事蹟,就像看一本歷史小說,卻無法與生活聯繫在一起,對自己身體的病痛,仍然尋求醫生治療。後來,讀到一段經文「應當一無掛慮,只要凡事藉著禱告,祈求和感謝,將你們所求的事告訴神。」(腓立比書四:六)提醒了我。於是,我開始學習禱告,把自己的憂慮、痛苦來到主前傾訴,感謝聖靈也開始在我心裡做工,給我信心,開始感受到生命的改變。主就是我最大的靠山,是我惟一的幫助,祂是三位一體的真神,我們只要謙卑來到祂面前尋求幫助,祂的憐憫和慈愛都會臨到凡是求告祂的人。		
	「凡勞苦擔重擔的人可以到我這裡來,我就使你們得安息。」(馬太福音十一:二十八)神的話語是我腳前的燈,路上的光,我要用神的話語來尋找自己人生的道路,不再靠自己來面對生活上帶來的痛苦和煩惱,把禱告成為自己生活重要的事項。此時,我的生命開始有了陽光、溫暖、安慰、喜樂、平安和希望。
	二○○八年開始在「紐約播恩傳播中心」當義工,負責協助寄出每期出版的《見證雲集》到各訂閱的教會和福音機構。後來,參加了「美東華人基督教聖樂促進會」和「真愛宣教使命音樂事工」的合唱詩班,用歌聲來讚頌神和傳福音。二○一四年開始大量製作一些圖文並茂的福音咭片和金句書簽,免費派發和贈送給一些教會和福音機構,以感謝神賜給我的恩典。		
	二○一九年,我腰椎和大腿兩側的疼痛突然加劇,每天都迫切的向主祈求幫助。因為我想起主耶穌醫治大能,為什麼我不把自己的病痛放在禱告之中,求主醫治?於是,我開始學習為自己的病痛禱告,在病痛中呼求主,等待主……。在禱告中對主說:「主啊,你是我惟一信靠的,因為你曾醫治耳聾的能聽見,瞎眼的能看見,瘸腿的能行走,死人也能復活,一個患血漏十八年的婦人憑信心去觸摸你的衣服上的縋子也得醫治。你是過去,現在和將來又真又活的神,我堅信你是慈愛又有憐憫的神,聽禱告的神。求你幫助我,在我軟弱的身體彰顯出你的能力,求你在我身上的醫治和幫助成為你最美好的見證,將榮耀歸給你。」		
	又過了半年,一天突然接到以前曾在我們教會服事丘師母的電話,(丘牧師已回到新澤西若歌教會服事)她直接問我身體的問題,我說:「我目前的狀況實在不好。」她建議我去「紐約大學醫院」尋求幫助,因為丘牧師的病痛在那裡接受治療,已經痊癒了。我當時立刻反應,就問丘師母,說:「是誰託你來告訴我這些資訊的呢?」她笑著沒有回答,但我確信這是主垂聽了禱告的回應,我說:「師母,我確信是聖靈托你來告訴我的。」接著師母對我說:「因為從昨天開始到今天,在我的耳朵裡一直聽到有喊著你的名字的聲音,所以今天我必須要打電話給你。」此時,我除了感恩之外,還是再感恩,感謝聽禱告的主,以馬內利。		
	我學習完全的交托給主,但卻不知道什麼醫生是最適合我的。於是,我順從聖靈的帶領,這樣週週轉轉看了幾個不同的醫生。很不可思議的事情發生了,本來以為自己只是腰間盤突出的問題,但後來又查出兩側髖關節也出現了嚴重的損傷,需要馬上施行手術。在醫生的建議下,於二○二一年十月,在長島一間天主教醫院做兩側髖關節置換手術。感謝主,手術非常順利成功。當從觀察室轉到病房裡,我看著牆上掛著十字架上的主耶穌,心裡很平靜,說:「主啊,在我需要你的時候,你在我身邊給我最大的安慰。」三天後,就被轉入該醫院附屬的康復醫院,這康復醫院有一個很好名字叫做「憐憫醫院」,也是天主教設立的醫院,每個病房的牆上都掛著十字架。		
	在接受手術的病房內,我看到了十字架。在康復醫院的病房內,我非常高興再次看到牆上掛著十字架。每一天醒來或睡前,我仰望著十字架上的主耶穌,心裡有平安有感恩。在進行復健疼痛的時候,我會默默地禱告,向主求幫助來完成每一次的復健。(未完待續)
二○二三年五月廿七日
 
 
 
Read 460 tim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