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23 May 2020 03:39

我找到活著的意義 緬甸「聖道神學院」曹中宇同學蒙召見證

緬甸眉苗(Biwoo Lun)「聖道神學院」附設「預備中心」招收有志獻身傳道的中學生。晚上研習聖經,為期三年。三年期滿學員續升讀「聖道神學院」,學成後奉獻傳基督福音。茲分享學員們重生和蒙召見證。

	感謝主,我出生於一個基督化的家庭,因主的保守沒有偏向別的道路。爸爸是一名軍醫,長年在外,只有節令時回家小住幾天。媽媽是傳統的普通家庭婦女,這個家是靠她單薄的能力撐起來的。因為我們的軍人是沒有月薪的,在軍隊裡又不能掙錢,所以媽媽養家格外辛苦。幸好我只有姐弟三人,沒有太多的孩子,不然媽媽更辛苦了。所以我從上小學就只有一個希望,希望唸完書後找一份工作,跟媽媽分擔分擔。
	我們那裡學校只到初中三,讀完初中三就算大學生了。初一那年,因家裡實在困難,我停學了,當時還考了個第二名,在我們村里考第二名根本沒什麼水平的。媽媽很開心,但是也很傷心,因為不能讓我繼續升學,甚至常常自責。我卻開心得要死,因為從此我可以去找工作了,我常常安慰媽媽,她才不再自責。
	我的第一份工作是在賭場裡當牌手,有時上夜班,凌晨2點半才下班。有時也加班,一個月薪水人民幣900元,加班費另算。牌手就只是洗牌、發牌、收錢和賠錢。每個月輕輕鬆鬆的錢就進來了,不用作農活,有時還可以掙到更多的錢。我從不跟母親要錢,缺錢了,自己去賭,1元,2元也可以變成幾十元幾百元。我從未輸過,也會適可而止。平常不賭,只是沒錢時才會賭。我也沒告訴母親我學會了賭博,那年我15歲,只對金錢、工作有興趣。我是個工作狂,從不去教會,從未翻過聖經,甚至,忘了自己是基督徒。
	漸漸的,工作的熱情退去了,只有無邊的疲憊與煩躁,對生命莫名的恐懼。我一個朋友,上午還活蹦亂跳,下午就接到他遭車禍喪命的消息,正是花一樣的年紀。夜裡2點半下班回家,路上雖有路燈,我卻仍覺得無邊的黑暗正在慢慢吞食著我,開始不安、恐懼。當時我真的是怕極了,甚至胡思亂想,擔心明天一早,大家發現我死在路上。突然發覺,生命是那麼脆弱,我找不到生命的意義。
	在萬般惶恐無助時,我開始禱告,不知道要說什麼,因為從來不禱告,只記得要說“阿門”。我也不清楚究竟耶穌和我是什麼關係,我只是害怕極了。記得小時候會唱一首歌「雲上的太陽」,我唱了出來,不太明白是什麼意思。在好像全世界只剩我一個人的路上,輕輕的哼著,我抬頭看到星星,又想起另一首詩歌「最美的祝福」,一直唱到家裡。我並不懂得感謝神,天天都這樣,只是,沒想過要回到教會,而且也一直不安定,常常換工作。
	感謝神,直到我表姊結婚了,我表姊夫是一名傳道,是神憐憫我,一開始我幾乎是被我表姊夫逼著去教會的,之後,我有空就會主動去。不知不覺中,我學會了禱告,我明白了耶穌與我的關係,祂是我的救主。慢慢地,我學會了感恩,我也知道做什麼事是主不喜悅的,後來我發現我開始拒絕了酒,拒絕了賭博與進出一些世俗的娛樂場所。而這一切都是在不知不覺中改變的。因為我從傳道人講的真理信息,發現這些都是罪。照著聖經上神的標準,我過去的行為就是罪惡滔天。我醒悟過來,我學會了向神認罪,是聖靈不住地在提醒我,幫助我改過的。神愛我,祂沒有丟棄我,更感恩的是祂把祂兒子耶穌基督賜給了我,我只有更忠心的去參與教會的服事,做清潔,帶敬拜,做主席等等。慢慢的,我成為教會主幹青年之一,我相信,神是使用我的,從此,除了工作時間外,我不是在家就是在教會。
	逐漸我不再滿足於這樣的事奉,我們那裡信主的人並不多,而且教會因為要建堂又發生了一些衝突,我想做傳道人的念頭就慢慢萌芽了。因為傳道人可以傳福音,真理的信息,造就人。我跟母親講了,她是十分讚同支持我的,爸爸也同意。但是,他們更希望是弟弟來唸神學。我很天真心想,那麼以後弟弟當傳道人,我就當執事好了。可是弟弟不願意,我不知道是不是聖靈沒在他心裡作工,我不敢亂說,反正我就是想做傳道人。所以我來了,沒有任何的阻攔,感謝神的恩典,一切都那麼自然順利。我希望將來能幫助我們那地區的人,全部信主才好。
	感謝主,從此我找到了我活著的意義,並附上了行動。相信若沒有主的帶領,憐憫,揀選,我是不可能到「聖道神學院」來的。
	感謝讚美愛我們的天父上帝。


人還能拿什麼換生命
    張有富同學蒙召見證
	人就是賺得全世界,賠上自己的生命有什麼益處呢?人還能拿什麼換生命呢?(馬可福音八:36)
	我叫張有富,家裡共有四兄弟,我排行第四,是最小的。從祖父母開始已經認識了主,相信了耶穌基督,從小就在基督教的家裡長大。從小就被父母親非常疼愛,在我成長的過程中,我覺得非常的幸福。
	小時候,我並不喜歡參加教會的團契與主日崇拜,所以當別人問我有沒有把握上天堂的時候,我都不敢回答。一直到二○○六年,我才像似在夢中醒過來一樣,我才明白說,主耶穌已經為我死了,為我復活,為我升天預備地方,難道我不能上天堂嗎?那時我相信耶穌是我永遠的指望,祂賜永遠的生命,那就是永生,結果我就在二○○六年受洗,歸入耶穌基督名下。
	後來在老師教導的詩歌中,有一首詩歌的意思非常好,歌名叫做「田地裡的莊稼」。當我聽到這首詩歌的時候,非常受感動。後來參加緬北的進修大會時,經過牧師在講台上面分享與呼召,我就將自己獻身為主所用。所以在我十五、六歲時,就將自己獻給主了。可是沒有想到,在我讀小學五年級時的那一年,我的三哥到果敢山去事奉神的時候,神將祂接回天家。三哥過世後兩年,我讀初中一年級的那一年,母親又被神接回天家。母親過世後一年,爸爸過世。我初中三年級畢業後,回到家裡,預備自己的心進入神學院接受裝備,大哥又被神接回天家。我的家人就這樣,轉眼之間都離我與二哥而去,只留下二哥和我兩兄弟在世上。那時我非常的灰心,我想還要不要去讀神學院呢?因為我看到了我二哥非常的困難。我想到以後要怎樣過日子?所以我就非常想跟朋友到泰國去打工賺錢。
	後來幸而我在神的話語上,讀到聖經裡的一節經文提醒了我,耶穌教導門徒說:「不要為生命憂慮,吃什麼,喝什麼,天上的飛鳥也不種,也不收,天父尚且養活牠,你們不比飛鳥貴重得多麼?」馬可福音八:36告訴我說,「人就是賺得全世界,賠上自己的生命,有什麼益處呢,人還能拿什麼換生命呢?」我思想這兩節經文的意思,同時想到人生在世,若是賺了很多的錢,當自己離開世界回天家的時候,又不能帶走,對自己的生命有什麼意義呢?所以我就放下要去打工賺錢的念頭,繼續追求神對我的呼召。願意謙卑降服在神面前,決心來到「聖道神學院」接受裝備,攻讀神學。
	求耶和華上帝帶領我前面的道路,過為主而活有意義的人生
Read 67 tim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