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07 May 2020 15:29

感謝上帝賜我新生命 王淑綿姐妹感恩見證

若有人在基督裡,他就是新造的人。舊事已過,都變成新的了。(林後五:17)

	我1945年出生,正所謂生在舊社會,長在紅旗下,受到了系統的,也是正統的共產主義教育。我不信天,不信地,只相信萬事憑自己的努力。我一直覺得沒有自己辦不成的事,看不起同學,同事,甚至批評老師。大家說我“驕傲得帶刺”。1990年我隻身一人到了美國做訪問學者,後來一人打拼開了餐館,又一人把丈夫,女兒移民到美國,一人培養女兒大學畢業,同時還在經濟上接濟國內的親戚朋友。我簡直成了自己心目中的英雄,自我膨脹到了幾乎破裂的地步。
來美國後有時也和朋友去教堂,聽講道,做禱告。但那都是出於禮貌,根本聽不進講的什麼。後來去教堂是為了給我的餐館做廣告,增加客流量。現在看起來當時的我是那麼可憐,整天為了積存地上的財寶而疲於奔命,頭腦想的就是怎樣賺錢,怎樣生活得更好。這樣的一個我終於受到命運的捉弄,因激烈的競爭,餐館賠錢,只好廉價賣掉,坐食山空,積蓄很快用光,生活沒有了著落。我到處發簡歷,找工作,但都石沉大海,杳無音訊,當時我感到焦慮、空虛、非常孤單,生活沒有意義,甚至想到了自殺。
日月穿梭,轉眼就是一年,在走投無路的時候我想起了神,開始作禱告。在一片樹林的空地上,我含著眼淚,大聲呼叫:“上帝呀,如果你真正存在的話,請你幫助我吧!請你幫我找一個好的工作,讓我有一個穩定舒適的晚年。”我一遍又一遍聲嘶力竭地哭著喊著,哭聲和叫聲在空中回響,周圍沒有一個人,只有啾啾的鳥鳴。當我開車回到住處時,天已經漸漸黑了下來,那夜我睡得很香甜。
一個星期後我接到了DLI的通知,說他們重新審核我一年前的申請,決定錄用我,讓我去報到。我幾乎都忘了一年前寄出去過這個申請,這不是天上掉下來的餡兒餅嗎?我當時只是戲謔地想:“看來這位上帝真靈,沒白求,得好好謝謝祂”。我禱告所要求的實現了,自那以後有了固定的收入,很好的健康保險及退休基金,生活有了保障。但是驕傲的我,並沒有真正認識到是神在引領我,呼召我,是神在彰顯他的慈愛大能。反而認為這一切只不過是碰巧,主要是我命好,我能幹。
就在我沾沾自喜,自以為是之時,新的磨礪又降臨到我的頭上。2010年7月6日,因為一個簡單的膝蓋手術而產生了肺血栓。當晚我心臟停止跳動,肺,肝,腎等各器官全部停止工作,只能靠體外機器維持生命。我完全失去了知覺,現在只記得當時好像在天上飛來飛去,醫生宣布隨時會死亡。這個惡訊不脛而走,所有的朋友,同事,領導都來向我做最後告別。但是,就在這最後關鍵時刻,神伸出了祂醫治的手。幾乎在同一時刻,我的同事所在的教堂,朋友所在的教堂以及女兒所在的教堂,同時為我祈禱,總共六個教堂多達幾百人同時祈禱。當醫生宣布我最多活兩小時後,奇蹟出現了。雖然我不相信祂,因著大家的愛心和信心,神饒恕了我的罪過,使我又活過來。正像《馬太福音9:2》所說:“有人用褥子抬著一個癱子,到耶穌跟前來。耶穌見他們的信心,就對癱子說:“小子,放心吧,你的罪赦了。”這些禱告的弟兄姊妹就是經文裏的“他們”,而我就是那個癱子。我當時不光癱,還瞎,還聾。有眼看不見,有耳不能聽,是一個罪孽深重的人。但是神原諒了我的罪孽,使我又有了第二次生命。我又一次經歷了神的恩慈和大能,在神沒有難成的事。
一個月後我出院回家,家人和朋友告訴我所發生的事,我的心砰然一動,不停地思索:“我真的像我自以為的那麼了不起嗎?為什麼生命一下子就會失去,又一下子起死回生?”教堂的弟兄姊妹們不停地來看望我,帶來聖經和各種屬靈刊物。真奇妙,來美國20年,我過去連正眼都不會去看這些“東西”,覺得是騙人的。但這次卻如飢似渴地去讀,而且邊讀邊不斷地流淚。我突然明白了“神愛世人甚至將祂的獨子賜給他們,叫一切信祂的,不至滅亡,反得永生”(約3:16-18)。神愛我,祂拯救了我,不光是肉體的復活,更重要的是心靈的甦醒。祂讓我得到了屬靈的生命,使我有眼能看, 有耳能聽,並且給予了我永生。“敬畏耶和華是智慧的開端”(箴言九:10)我的心像小鳥一樣歡呼雀耀,充滿了喜樂,有了盼望。更奇妙的是,我開始數念自己的罪,看到自己在耶穌面前什麼也不是,正如使徒保羅所說的,糞土不如。
在聖靈的帶領下,我於2011年2月11日受洗,接受主耶穌做我的救主,有了盼望,得到了永生。從此以後,我好像變了一個人,讀聖經,去教堂,做見證,傳福音。人人都說我變了,由焦躁變平和,由驕傲變謙和,由尖銳變柔和.....。雖然我的右腳留下了後遺症,行走不便,但我整天高高興興,全天工作,星期天去教堂服侍,為生病的姊妹祈禱做飯,這一切都是主耶穌在我裡面動工的結果。“若有人在基督裡,他就是新造的人。舊事已過,都變成新的了。”(林後5:17)感謝神給了我新的生命,“現在活著的,不再是我,乃是基督在我裡面活著。並且我如今在肉身活著,是因信神的兒子而活,他是愛我,為我捨己”(加2:20)。
感謝讚美有恩惠,慈愛全能的耶和華上帝。
重生與蒙召見證
緬甸眉苗(Biwoo Lun)「聖道神學院」附設「神學預備中心」招收有志獻身傳道的中學生住宿該處,晚上研習聖經三年。歷年來約有80%學員續升「聖道神學院」裝備,奉獻傳基督福音。茲分享學員重生和蒙召見證。 聖道神學院李志培同學分享
我今年二十五歲,家住緬甸北部,登尼縣。家裡共有八個兄弟姊妹,家庭主要的經濟來源是以農業與僱工為主。父親早年染上毒品,中年時,為了撫兒養女,供應家庭生活費用,而販賣毒品。零二年底因警方緝捕,離鄉背井避難八年。晚年時,感謝主的施恩憐憫,父親再次和家人重逢,得過團圓的家庭生活。可惜好花不長開,父親立志戒毒,卻在戒毒期間,同時染上了酒癮。幸而零八年底悔悟,接受基督耶穌為個人救主,不久安息主懷。
我的人生生涯起點,就在全家人面臨著有家不能還,各自流離四方期間,開始學會了獨立的生活。如在學費上,伙食費,生活所需費用等等,我都要靠自己的力量來賺取。感謝神的是在學費上,我很榮幸被校方董事會選上資助為免費生。在零四年中,我因為看了耶穌的電影,被當時的情節感動之下,接受了耶穌為個人救主。我在沒有家父照顧的這幾年間,吃過了很多的苦,也流過不少的淚水。但那些苦,那些淚水,讓我們看到了自己的成長,同時也看到了自己的脆弱。成長讓我看到人生長遠的道路,脆弱讓我感受到在我走過來的歲月裡,並不是我自己走過來,而是一直有一雙慈愛的手,抱著我走過來。所以就在零八年底,我問自己說,“你如此蒙恩,是你配得的嗎?”我發現答案是,“這一切都出乎神的恩典”。
在零八年中,我聽到微小的聲音說“李志培,你看到什麼呢?”那時我只隨意回答說,“來來往往的人群”。那次過後,那微小的聲音就這樣反反覆覆的在我心中。每一次郊遊和出外,都會一次又一次的發聲在我耳中:“你在看什麼?你看到了什麼?”一直到了二零一二年整個五月中,由於參與長期兒童佈道,就在這期間那聲音反復問我說“李志培,你在看什麼?你看到了什麼?”那時我回答:“主啊!我沒有在看,我正在做主日學老師。”那聲音又問我說,“你再看看,你看到的究竟是什麼?”我在經過好幾站的佈道區和禱告後,回答說:“主啊!是的,我看到了,是沒有牧人牧養迷失的羊。”那一次過後,我就回到緬甸「聖道神學院」繼續未修完的學業。
如果有人問我,“你要為神做什麼?”
我不知道我將來能做什麼?但我能肯定,主叫我做什麼,我就做什麼!
 
Read 138 tim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