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12 March 2020 13:29

離開上帝活著沒有指望 劉崇右弟兄見證分享

惟喜愛耶和華的律法,晝夜思想,這人便為有福。他要像一棵樹,栽在溪水旁,按時候結果子,葉子也不枯乾,凡他所作的盡都順利。

                楊:親愛的聽眾朋友平安,今天我們再次邀請劉崇右弟兄來到播恩中心。去年6月中劉弟兄來和我們分享過他印尼之行。他是隨唐崇榮牧師到印尼去,在唐牧師成立的博物館裡面同工服事。後來回到紐約把學業完成了以後,他要去唸神學院裝備成為傳道人,我們為他感謝神。

                劉:楊媽媽好,大家平安!

                楊:謝謝你,在你要去印尼進神學院之前來和我們大家分享,恭喜你。你怎麼樣信主的?

                劉:我信主第一個階段是我14歲半,剛來美國的時候,我母親先去了教會。然後她受洗,她叫我去教會,我在教堂那時候遇到的人,讓我很震驚的就是怎麼會有人無條件對別人這麼好,和藹可親。後來有姊妹勸我讀聖經,讀新約、馬太、馬可、路加福音時,我發現這書跟其他的經書不一樣。我以前也讀過一點可蘭經,一些佛經等等其他宗教的東西,從小到國中,都有研究過。

                楊:噢,你十幾歲就看過有關宗教方面的書啦?

                劉:因為台灣這個地方,你去看醫生,在等的時候,總會拿一些看,又因為是宗教自由的國家,電視會有很多節目,不管什麼教,我都有接觸到。母親在信主之前也是民間宗教,原先在台灣的朋友有勸她去教會。來到美國之後,她真的去教會,真的受洗了。讀了馬太、馬可、路加、約翰等書後,我發現有許多讓我非常震驚的地方。首先是耶穌基督所行所言,聖經就這樣講,「祂所作的都甚好」,那就代表祂是一個好人啊。我是先從「馬太福音」開始讀,讀到「登山寶訓」的時候,我說這樣高超的道德標準,和這樣智慧的話題,還有後面人們跟主耶穌的問答,我說這不是普通人啊。以後又讀到「使徒行傳」「保羅書信」等,是對你說話的一本書。我問我的輔導老師,是我高中的老師,又是團契的輔導老師,我問他:“這聖經中講的全部都是真的嗎?”他的回答很簡單,他說“上帝不會說謊的,上帝所講的當然是真的。”

                我自己回頭看看,我說這是一個最單純的邏輯,但是是最直接的,上帝會說謊的話,那還叫上帝嗎?二,祂一定絕對良善,祂不可能說謊,第三,祂絕對不會害我。我接下來很快問第二個問題,那其他的宗教呢?也有各種不同的神啊?老師回答我,他說“上帝說只有祂一位上帝”。我自己想了一會兒,我說,對呀,上帝不會說謊,祂不會弄錯,祂良善,不會害我,祂既然講祂是唯一的上帝,這時候你只能選擇一個。

                當時我參加了高中團契,學長們正在受訓練,用「屬靈的四個定律」,一本小冊子。訓練要去傳福音。他們看到我是一個很好的目標,叫我進去,讓我知道,人都有罪,上帝在人生命中奇妙的計畫,我聽起來很好。人都有罪,我絕對相信。說你不但需要得拯救,而且需要靠相信耶穌基督,祂把你的罪背負在祂自己的身上,為你死在十字架上,把你一切的不義洗乾淨了。你願意信嗎?“你願意跟隨耶穌基督嗎?”我說“跟隨基督耶穌我要啊!”

                朋友帶我做完認罪禱告,和決志禱告以後,我知道作了決定,我是個基督徒,我應該要作什麼?他們說禮拜五來參加團契之外,每天要讀經,要禱告,然後禮拜天要來作禮拜,跟聖徒在一起,聽牧師的教導,這些事我都作了。雖然聽過耶穌基督福音的救恩,甚至於去讀一些神學的書籍。聽唐牧師講道,可以把他背出來,然後很邏輯的去解釋給人家聽。

                我自己心裡知道,如果我真相信的話,我當時做人不會那個樣子自私,不肯饒恕人,不肯與人合好,心裡充滿了怨恨,我從來不會打電話給我的父母,跟朋友在一起的時候,心裡面常常有許許多多的瞧不起。我讀到詩篇第一篇說,「不從惡人的計謀,不站罪人的道路,不坐褻慢人的坐位,惟喜愛耶和華的律法晝夜思想,這人便為有福。他要像一棵樹栽在溪水旁,按時候結果子,葉子也不枯乾」,最重要的我讀那句話,“凡他所作的盡都順利”。哇,我要這個,我要作那棵樹。然後從那個時候開始,我常常晝夜思想耶和華的律法。我晝夜思想,我不是喜愛耶和華的律法,我喜愛“凡事順利”。我愛主,是因為我可以從祂那裡得到恩典,我懼怕祂,懼怕他有這麼大的能力,可以把我滅在地獄的火裡面。現在我回頭看那個時候的我,不管是從我的思想,生活,行為,還有我在暗中所作的,我所看到的一切事情,我根本就沒有得救。

                大概20、21歲的時候,我慢慢地開始作許多事情是上帝所厭惡的。當時上帝對我非常的震怒,所以祂一句話都不對我講。但是我一點都不敬畏上帝,「愚妄人藐視智慧和訓誨」。我當時就是愚妄人,我自己都不知道,我往自己的錯謬直奔,我在黑暗裡行,離開上帝。教堂裡再也聽不到得救的樂歌,我聽到的都是審判。進了教會我就憂鬱,我為什麼待在這裡。直到我23歲的某一個星期天,我對自己說,“夠了,我要休息”。好幾個禮拜我假裝睡晚了,起不來,沒有去教會,去教會人家都結束了。找一些藉口不去,我居然感到從來都沒有這麼鬆了一口氣,我離開教會有3年多。

                楊:你是由知罪的心變成這樣自暴自棄嗎?

                劉:知罪是一件事情,又把上帝不要我當成藉口,反正上帝都不要我,就去尋求自己的人生意義。那時候在美國我是公民,又年輕,但是我知道虛空的虛空啊,你知道我為什麼憂鬱嗎?我心裡所想到的人生中最可以享受快樂的時候,我看到的卻像一個年老白髮蒼蒼的人,望著窗外下雨,不知道往哪裡去。我那個時候常常用酒精來麻痺自己,使神經興奮,可以忘卻一些事情。直到我差不多26歲的時候,幾乎每天晚上都要出去喝酒,那時候我脫離教會已經第三年了。我媽媽來看她唯一的兒子,結果一看我是這個樣子,已經沒有宗教假面具了。她唯一的兒子把她當空氣一樣看待,招呼也不打,26歲的人連一點基本對父母的態度都沒有,我是一個很壞的人。

                有一天晚上,朋友把我丟進家門,不醒人事。早上起來,我發現,衣服怎麼全換啦,我為什麼躺在這裏,媽媽在我旁邊,趕快拿杯溫水給我,給我一些蘇打餅乾。她說昨天晚上,三更半夜有人敲門,門一打開,人就把我丟進來,我開始吐,媽媽就把衣服給我換了。到底是什麼東西讓我幾年來如此的不開心,我心裡面好像有許多的苦楚。

                楊:是呀,我想知道你為什麼會變成這個樣子?

                劉:很簡單,就是因為我離開上帝,聖經以弗所書第二章明明說,「這群外邦人活在世上,沒有上帝,沒有指望。」一個人在生活中沒有上帝,他一定沒有指望。沒有盼望,他一生當中還能作什麼呢?我想我應該回到教會,回到上帝的面前。我那時候第一個想到的就是我的英文教師,我進教會的門,他說“Michael?你是我認識的Michael嗎?你還好嗎?我已經為你禱告三年了。」

                我必須回頭,我要回去讀聖經,我要來教會,我要禱告,我要來參加敬拜,我還去聽唐崇榮牧師講道。從我回到教會,真的悔改那段時間,曾經發生很多事情,但我長話短說。唐牧師每個禮拜講一次,4年的講道,我大概4-5個月就把它看完,我是如飢似渴,這是上帝的道。我那時一天要聽一篇到兩篇,有時候週末我一天甚至聽他六篇的講道。上帝的道,以及唐牧師的信息,我看到這才是生命。我所追求的那些,早就知道是虛空的虛空。在神的計畫中,要叫人聽到福音,明白真道,回到祂的面前,這才是生命。

                楊:感謝主。願神恩上加恩,力上加力,造就你,成為一個為神傳揚真理福音的好工人。

                感謝主,也謝謝你分享這麼美好的見證,把你自己的生命經歷來告訴聽你講道的人,是最真實的生命見證。

Read 140 tim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