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30 March 2018 01:37

生命奇妙的转换 「台湾基层乡村福音事工」陈士廷牧师分享

我凡事给你们做榜样,叫你们知道应当这样劳苦,捐助软弱的人,又当纪念主耶稣的话:「施比受更有福」。 ( 林前 2:9)           

                林:亲爱的听众朋友,平安。今天非常高兴,欢迎从台湾来的陈士廷牧师,分享他个人奇妙的生命见证,陈牧师你好!

                陈:你好。

                林:你是中华民国陆军官校毕业的,以你基督徒的身份在军校里面有什么特别的经历?

                陈:是的,我在 1969 年就有机会认识这位主耶稣,成为我一生中最好的朋友直到如今。神带领我是很奇妙的,因为父亲、母亲职业的关系,从小我就被交给外婆。外婆非常的疼爱我,我儿时的家教非常的严厉,因为我的老师就是我的阿姨。阿姨管教甚严,这种成长的过程中,在长辈的眼中,我是一个很听话的孩子。因为父亲是那个年代的模范警官,不收礼、不收红包的,不习惯当时的红包文化,他就退了下来,从事海产加工,所以我是在海边长大的。

                后来父亲因误为人作保,以至于我们什么都没有了。那时候我中学毕业就到台北来参加联考。两个女生,金榜题名,四个男生,名落孙山。后来我考上马偕博士创办的「淡江中学」,在那里有三年的高中住校生活。由于我家境清寒,老师就安排我工读,管理体育馆。校长很疼爱我,帮我申请加拿大长老会的奖学金,每天的作息很正常,礼拜天就到山下的淡水长老教会崇拜。 1969 年我选择耶稣基督为我的好朋友,决志受洗,直到如今。

                当我高中毕业,老师、教官鼓励我报考军校,我志在投考空军官校。但体检没有过,因此我的第一志愿、第二志愿、第三志愿都填「陆军军官学校」。那个时代,在那个环境,官校学生都非常遵守规矩的,而我更加努力要活出主的样式来,所以很多同学知道我是基督徒。感谢主,我是官校棒球的校代表队,所以同学们都认识我。每次「同学会」抓住得时不得时总要把福音传开来。

                林:听说你曾经 18 年的时间拄着拐杖过日子,为什么?

                陈:在军中有一次演习,「沙盘推演」完已经晚上 9 点多了,在训练过程当中,我已经打了一个礼拜的盘尼西林。因为我感觉全身很疲倦,我就说我要去医院,这一去就是三个半月。 24 小时打点滴,医生诊断我得了「急性肾脏炎」,尿毒症,要洗肾。我跟神说,上帝啊,我是你的儿女,才刚刚从军校毕业,还没有报效党国,我还没结婚,神啊你要医治我。那时师母在学校,作长期代课,晚上在师大。她每天来看我,我就有负担要把福音传给她。师母听进去啦,学校有一个长辈老师也把福音传给她,很多人在为她祷告。

                因为我长期吃类固醇,最高一天吃 16 颗, 20 克最高极限。我收到医院的病危通知单,前后 5 张。当医生对我说,你怎么还在?我说神医治我。因为我长久吃类固醇,骨质疏松。当我参加篮球比赛,打完球下来,感觉左边骨头痛,一照 X 光,原来是骨头裂开了,要用两支拐杖。我就不断祷告,后来慢慢好转为用一支拐杖。就像保罗那根刺一样, 365 天天天痛,没有一秒不痛的,我就靠着主。感谢主,虽然我经历这些肉体上、心灵上的痛苦,走不下去了,神就派一位师母学生的家长,一位骨外科医生,帮我做左边骰骨头髋关节置换术。这是一种破坏性的手术,非到万不得已,医生是尽量不要开。但是我对医生讲,我已经没办法了,我寻遍了台湾的中西医,右边也感染了,左边尾椎也钙化了。手术完成,我就每天去晨泳复健。我知道这一生要被神使用,这只脚很重要,所以每天靠主,一点一点的增加到可以游 1500 公尺。神就是这样子帮助我这只腿康复起来,直到如今。

                在军中服务期满,我要退下来事奉主。我问我的师母和父母亲,你们的意见如何?感谢主,师母他们都非常支持。

                林:那个时候你几岁?

                陈:我 38 岁。

                林:那还很年轻啊。

                陈:我们全家五个人,爸爸 1989 才信主,经过 20 年,我的母亲,每天当我们去上班,她就跪在床前祷告,然后帮我们照顾孙子。感谢主,这是在军中退下来,在服事的道路上尝到主恩的甘甜。在那个年代, 38 岁读神学院算是最老的,但是现在时代不同了。当我这样走的时候,感谢主,师母也跟着我,我们是夫唱妇随。神给我们三个女儿,神是真善美,所以叫她们真怡,美怡,善怡。她们从小就学音乐。那时候有人提醒我们,音乐班是用金块堆起来。感谢主,我们是神的爱供应她们直到如今,神给她们音乐方面的恩赐服事主。

                林:感谢主,牧师牧会了 8 年,怎么会想到要做基层的事工呢?

                陈:当我 92 年神学毕业,就加入了「浸信宣道会」,在高雄。我的母会是「南京教会」,母会的牧师说我们要开拓教会,我选择了高雄荣民总医院急诊室的门口,开拓教会,从零开始。然后在那三年多,神又把我们从急诊室转到高雄市的荣耀街。当初开拓教会的时候,我们寻求神的心意,高举基督荣耀主名,所以我们就叫「高荣教会」。经过了八年多的时间,因为我这个生命是神给的,所以我选择在医院开拓教会。在医院里做「关顾事工」,还做「安宁病房」,兼「癌症末期」事工。我也带着我的孩子,用音乐陪伴这些病人和家属。

                2000 年教师节,非常疼爱我的邵遵澜老师说:「士廷啊,你来基层福音服事。」他专程从台北坐飞机到高雄,跟师母和我三个孩子举行公听会,要让我的女儿,师母都「阿们」才可以。感谢主,从 2000 年 11 月份,我就到了「基层福音」,已服事了 13 年。现在我的角色,我的职责,就是到处去传递台湾的「乡村福音事工」。

                林:我听说你一天探访了四、五个家庭,你很有爱心,很热忱,两脚不晓得跑了多少地方。那么在你探访这么多的基层,就是比较乡村的家庭,可以分享关于他们对福音的接受度吗?有没有人因为这样子纷纷信耶稣的?

                陈:台湾的信仰是非常的自由,全世界有的神,在台湾可以找得到。台湾庙最多的不是妈祖庙,乃是不起眼的土地公庙,遍地各处。面对这样的一个挑战,怎么让百姓们来认识耶稣基督,的确是有了难度。圣经说:「在神没有难成的事」。不是凭着口才, “ 我陈士廷做不到,神做得到 ” ,当我把福音传给你,要为你祷告再祷告,我邀请很多人来祷告,让神的作为在其中。 2011 年有一位姐妹在美国,她想到在台湾的父母还没有信主,爸爸妈妈年纪大啦,她想把福音传给妈妈爸爸。神听了她的祷告,她看到一本书叫 “ 福音天军降宝岛 ” 。是谁发行的?她终于联络上我,她的父亲是一个「庙公」,妈妈是客家人,快八十岁了。女儿一直传福音给她,她跟女儿说 “ 愿意相信 ” 。我们相约 2011 年 5 月的一天去到他们家,她妈妈很坚持说: “ 我要相信耶稣 ” ,哇,这很难得碰到。这位妈妈居然那一天从早上到晚上,到带领她做决志祷告,中午吃完饭,她说:「陈牧师,我坚决要把佛像从我家请出去。」我说,要经过你儿子的同意。她赶快去打电话联络他儿子,结果电话中,她儿子同意,先生也同意,我才把佛像从他家请出去。请出去以后,帮她施洗,一天之内神很奇妙带领完成啦。

                林:感谢主。

                陈:她女儿去年年底 12 月初打电话给我说:「牧师,我的父亲 12 月圣诞节前要受洗,我没办法从美国回去。牧师你能不能去参加我爸爸的洗礼?」因为我的事工早已安排了,我就没有去。后来, 2013 年 1 月 30 号,我亲自带着宣教士去给他恭禧。她的父亲,一个庙公变成神的儿女。你说传福音百般的困难,我承认。如果你靠着自己的确是百般的困难,当我们要去打这一场美好的仗的时候,祷告,祷告。然后到时候,神就很奇妙安排穿上属灵的军装,去打那美好的仗。我相信你们在这里服事主 24 年,就如杨妈妈讲的,不是她能做什么,神是不误事、不误时的神。

                林:感谢主,非常高兴邀请到你们来分享,谢谢。

                陈:谢谢,愿神祝福你们事工。

                林:愿神也祝福你,再见。

 

Read 1616 tim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