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24 March 2018 12:23

在镁光灯后的前半生 欧建梁弟兄感恩见证分享

若有人在基督里,他就是新造的人,旧事已过,都变成新的了。 ( 哥林多后书五:十七 )

                我自十七岁便当记者采访体育新闻,因为社会经济不景气,翌年便转当娱乐记者。那时香港娱乐圈的「四大天王」更是红极一时,是演艺界最风光的年代。我运用采访体育赛事的摄影技巧,捕捉的画面快而准,尽是拍摄些艺人走光、丑态的照片,没想到因而受到上司的赏识。

                跟拍、偷拍、爆料,专挖名人隐私、八卦的「狗仔队」,在近数十年来大大改变了新闻媒体的生态;「狗仔」风气盛行的香港,更将「跟拍」经验移植台湾。一九九五年香港《苹果日报》发行了,我被招揽加入。翌年「狗仔队」正式成立,有组织性的进行「跟拍」。我们会去探勘艺人开哪台车?什么时间出没?派不同的「狗仔 ( 人员 ) 」,在不同地方拍摄艺人的活动,以增加报纸的销量。因摄影技巧突出,我成为全港最高薪的「狗仔」,也曾到台湾培训记者。

                一九九七年,艺人「郭富城」新电影里的演员造型很保密,他越神秘不让人知道,我就越想揭露。因为在摄影棚内,很难找到机会「偷拍」。后来我发现了戏棚外的洗手间对面有座山,于是便单枪匹马,带着部照相机,整整三天三夜,躲在山上的水沟里,抓紧机会偷偷地拍摄所有演员的造型。这些独家新闻和照片,使我一炮而红,事业攀上了新高峰。

                不到二十岁的我,便背着个专业照相机包,前往法国「跟拍」艺人。我像个杀手一般,照相机便是我的枪 ( 武器 ) ,要干 ( 毁 ) 掉谁,我就干掉谁,从不考虑会伤害谁?只觉得都是为了工作赚钱。

                但是当「狗仔」不只破坏记者与艺人之间的良好关系,也摧毁了很多人的演艺生涯。我们在访问参加香港选美的佳丽时,当场拿出偷拍的照片,使她们哑口无言地哭,自此便在萤光幕前消失了。我们也曾经设计陷害一些艺人来制造新闻,例如:两个「狗仔」去偷拍,一个「狗仔」故意被艺人发现,使艺人落入圈套打记者,另一「狗仔」就「追拍」,作出「艺人打记者」的报导,因此而开罪了不少人。

                有一次,我到台湾勘察新开幕的一家夜店时,坐在计程车里暗中观察有哪些名人在夜店出入?突然有一个人出现,掏出一把枪指着我,柔和地说:「十五分钟后,如果再见到你在这里,就把你干 ( 杀 ) 掉。」那时我才醒觉这些行为,会使自己生命的安全受到威胁。

                我拍的照片屡屡登上媒体头条,因为「跟拍」的难度高,虽然成为全港收入最高的狗仔,名利双收、意气风发地攀上事业的颠峰,但是浪迹于纸醉金迷的娱乐圈里,内心却越发空虚贫乏。甚至觉得「吸毒不是想像中的危险」,便越吸越多,被它控制了。除了吸毒之外,我也流连夜店,随便地与陌生人发生「一夜情」的性行为,有时候毒品吸多了,醒来之后,躺在旁边是男是女也不记得了。吸毒几年后,我已失控,工作能力越来越差,曾经为某知名影星拍照了一整天,晚上才发觉照相机内根本没放底片。以前人人称赞我,现在众人都在背后耻笑我,说:「他吸毒快要疯了」。

                二 ○○○ 年时,有一个常常跟我在一起吸毒当摄影师的朋友跳楼身亡。他在自杀前曾与我通电话,说:「我一直觉得有很多人要伤害我,内心很不平安。」其实,我也发现很多人要伤害我。上班的时候,偷拍了一些艺人,下班后总觉得有另外一个『我』在跟踪我。驾车时突然中途停下来,让后面的车越过了,才绕路回家,抵家后连窗户也不敢开。我的精神崩溃了,试过几次要自寻短见。站在天台上,却不敢往下跳;驾车时要碰撞迎面而来的车辆。但看到车内司机微笑的脸孔,觉得自己要寻死也不应伤害别人,干脆就吸过量的毒品去死吧!

                正当我像一个站在悬崖边的人,差一线便粉身碎骨的时候,神所派来的使者便出现了。我在街上偶遇一个以为是吸毒的同路人 │ 敲击「非洲鼓」的「阿龙」,没想到他竟然是个基督徒,还邀请我下星期一到教会观赏福音电影。当时我还在《壹周刊》工作,星期一总是最忙碌的,从不准时下班。阿龙说:「可能有『神迹』发生呢!」我没有把这件事放在心上,那天果然准时六点便下班了!

                没有加班的借口,便去教会看电影。当时根本没有注意电影的情节,只是坐在座位上,回顾走过的人生路,觉得自己的堕落真是活该!一步步地亲手毁灭了自己的大好前途。电影结束后,传道人向观众呼召,说:「耶稣爱你!有没有人愿意敞开你的心,认识主耶稣?愿意的就站起来,把生命交给耶稣。」受到圣灵的感动,心想:「耶稣爱我,既然活不成了,干脆把生命送给耶稣吧!」便站起来决志信耶稣。只觉得心中一股暖流涌入,好像有一个人抱着我,跟我说:「你所有的债,我帮你还。」张开眼睛,仿佛如梦初醒。

                回到家里,看到满屋子的毒品,虽然想要将它转卖的念头闪过,但圣灵提醒我:「贩卖毒品的罪名也不轻,不要害己害人。」我便一口气把所有毒品冲进马桶里。神迹果然出现,竟然一夜戒毒成功。隔天醒来去上班,我大声向同事们宣布,说:「我信耶稣了!」所有人都以为我是为了追求异性,才到教会。星期天便参加教会上午十一时的主日崇拜,大约早上九时许我便已坐在会堂内,看到萤幕上写着:「若有人在基督里,他就是新造的人,旧事已过,都变成新的了。」 ( 哥林多后书五:十七 ) 崇拜结束后,感谢牧师特地为我准备了这金句,牧师说:「不用谢谢我,要感谢上帝。因为一年前我已准备好今天的讲章了。」

                透过祷告的大能,我把以前抽烟、讲粗话、骂人、打人、看色情影片的坏习惯,全部戒除。神对我说:「我要把你放在媒体里面,为我作见证。」感谢神,让我成为一个新造的人,又使用我在媒体圈内传福音作见证,带领其他「狗仔」及艺人信主。我给一些电影明星拍照后,便向他们传福音。我知道我不会一直做「狗仔」,在离开这行业之前,我一定要竭力去传扬福音。同事们看马经,我就看圣经,为那些有难处的同事们祷告。

                圣诞节时,送了一本灵修书籍给香港知名歌手「陈奕迅」,后来在街上巧遇他的太太「徐濠萦」,她说我那本灵修书很好看。后来也带领那位肩负很多重担的歌手「刘以达」和其他艺人信主。有时会觉得有很多人是没有可能会信耶稣的,但神拣选我们,因为祂看重每一个人!

                曾经深陷混乱的男女关系,却认识了一个天使般的敲击非洲鼓的女孩子,我对她一见钟情,但是她就被我的热情吓跑了。我虽然失恋,也很伤心,祷告求神,说:「我知道自己是不配这女孩子的,请你让她找到一个比我更爱她的人,使她快乐,拥有幸福的婚姻。」奇妙的事发生了,几天后,这个女孩子竟然打电话给我,说:「神提醒了我在多年前写下的十项择偶条件,你符合了九项,我可以考虑和你做朋友。 」于是我们开始交往,二年后便结婚了。我和妻子、儿子,一家三口能够过着平淡而幸福的生活,是我所未曾预料的。

                二 ○○ 七年,神带领我离开了「壹周刊」,转入福音机构事奉,成为一个媒体宣教士,发挥多年的媒体工作经验,为主开疆辟土。又成立了工作室,投入拍电影、设计、摄影教学和办布道会等。我把过去的拍照技巧和经验,运用在美好的事上,例如:婚礼摄影,拍摄福音微电影等。

                二 ○ 一六年,带领四十多间不同教会的学员,制作「等一个人蛋挞」福音微电影。首次和神学院配搭,监制「四个亚佬的故事」。从前我是「狗仔队一哥」,现在算是个称职的「媒体宣教士」,在虚拟却又真实的网络世界里,传播主的福音。因为我认为尽管是开一个「脸书」专页,都可以怀抱媒体宣教的梦,改变世界!荣耀颂赞归于独一真神!

二 ○ 一八年三月廿四日

Read 1735 tim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