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17 March 2018 15:23

在神没有难成的事 德裔葛礼谦弟兄感恩分享

你问我在哪里看到神奇妙的作为,你看到小孩灵命成长,你看到老人信主,神无所不能。

                杨:亲爱的听众朋友平安,很高兴有一位德国的弟兄,来到纽约,他是我们的中国女婿,是我们的主内弟兄。今天要请这位弟兄来和大家分享神在他身上的恩典。请教弟兄,你的中国名字怎么称呼?

                葛:我的中国名字为葛礼谦,诸葛亮的葛,礼拜的礼,谦虚的谦,葛礼谦。

                杨:你怎么会说中国话呢?

                葛:我在 40 年前开始念汉字,就是中国的历史学和语言,在「汉堡大学」学了四年。四年以后我去到新加坡,以学生的身分待了一年。因为那时候在新加坡还有一个考中文的大学,叫作「南洋大学」,我就在那里学中文。那是 1974 年,因为我认为我的中文能力还不够好,就转到台湾去,然后我在台湾待了 4 年。

                杨:在台湾认识你太太的吗?

                葛:是的,原本我打算在台湾留半年或者一年,可是神就给预备一个台湾女孩,她家里一共七个小孩,她是老四,她是唯一的基督徒。认识她我觉得好奇妙,怎么会有一个中国女孩还是基督徒,神就在台湾给我预备了个很好的太太。

                杨:你们结婚到现在多少年了?

                葛:我永远忘不了我们结婚的那一天是 1976 年 3 月 20 号,快 36 周年啦!

                杨:感谢主,那么后来你们就一起回到德国去吗?

                葛:是的, 1976 年我们生了老大,他是一个男生,过了一年, 1977 年我们带着老大回国。再过三年 1980 年,神给我们另外一个儿子,老大叫汉德,老二叫汉思,是汉朝的汉,思想的思。

                杨:啊,两个壮丁。他们也是基督徒吗?

                葛:没有,这是目前太太和我非常大的负担,因为我们那时候不是基督徒。我们自己离神的道路很远,等了几乎 30 年,自己才被重生。所以这两个孩子年轻的时候,没有去教会,没有受到什么宗教教育或是培训。他们到今天为止,还是慕道友。

                杨:那么请问,你们两位到什么时候,才真正愿意来服事主?

                葛:我的太太比我早 2-3 年开始行动。我们在德国有一次圣诞节的时候,从台湾来的两个朋友,都是牧师。那么圣诞节的时候,我们想想应该带他们到教会去。虽然那时我们在柏林待了十几年,不知道柏林华人教会在哪儿,为了陪那两位牧师圣诞节去,我们就查出来。其中一位牧师问我太太说,「你是受洗了的基督徒,为什么不经常到教会服事神?」我太太回答说,「你看不到吗?我有个好先生,有两个好孩子,什么都有了,好像天父对我满意啦。」牧师怎么回答呢?他说:「你有没有注意到,说不定是魔鬼给你那么舒服的生活,就是阻挡你去服事神。」我太太吓了一跳,她从那时候起,每个星期天到教会去敬拜神,也开始服事在教会作同工。当时我说太太你要去,我送你去,但是我不跟你去教会,这是一个华人的教会,我是德国人,我听不懂。差不多两年的时间,每个星期天的下午,开汽车送她去教会,可是我都在外面等,                不知道里面弟兄姊妹和我太太在为我祷告。

                记得 2000 年秋天的时候,从美国来一个非常好的长老,访问我们的教会,我也是车子载他开来开去,到机场接他。他问我说 “ 你的德文名字是 Christian ,就是基督徒的意思。你到底是不是基督徒? ” 我就开始想一想。吓了一跳,我想,我已经 55 岁,这一辈子,都知道有一位神,我越看,神为我的家庭什么都祝福,什么都好,可是我都不敬畏祂。噢,噢,噢,几乎来不及啦。所以我在 2000 年秋天的时候认罪悔改。

                杨:感谢主,神的救恩临到了,真是神有祂的时间。那么从此你和太太就在教会参与服事。

                葛:是的,他们就讲 “ 哎, Christian 我们需要一个讲德文的弟兄或是姊妹,帮我们带儿童主日学。 ” 我当然非常乐意的说, “ 好啊! ” ,我就在柏林华人教会里面带着儿童主日学。

                杨:那你在教会里面也用得到中国话?

                葛:当然。因为一般的敬拜,从一见面到茶点的沟通,都是靠以国语跟弟兄姊妹沟通。

                杨:是,是,感谢主,你的中国话就派上用场啦?

                葛:差不多。因为神给我安排,念完了汉学,我一般就是跟中国学生,跟中国人有关系的。 2000 年我自己还在工作,有技术培训,也是经常和中国的培训员联系交涉设备什么的。我三次出差到中国,两次到上海,一次到长春。

                虽然在儿童主日学里面,我不需要讲中文,可是我需要跟他们的父母沟通。有的时候,两种语言是非讲不可的。

                杨:是的,葛弟兄请问你,你的生命和没有进礼拜堂的时候,有什么不同?

                葛:老实说完全不同。就像腓立比书四章七节所说,如果我们跟神同行,如果听耶稣的话,我们就得到意想不到的平安,这种平安,这种喜乐,我天天都感觉到。我越服事,这个平安、喜乐是在我胸怀里越来越强。

                杨:是的,感谢主。你教会的中国人多不多?

                葛:这个教会是 1991 或 1992 建立的。以前在柏林有十几个小组,那些小组又成立一个教会,那时候,大概有 6-70 个弟兄姊妹,现在我们的教会成人是 200 多,从婴儿到青少年 8-90 人,都是中国人。孩子们当然是德国出生的 GBC ,就像在美国出生的 ABC ,在德国是 GBC 。

                我教他们是用德文,我们敬拜的语言,唱歌大部分是英文,在家里讲普通话,每个星期六下午去中文学校。

                我们从 1991 年到 2000 年初,有一个从台湾来的可爱的牧师,他当然用中文来牧会啦。我们现在有一个新的牧师,从美国来的一个台湾人,他也是用中文。

                杨:葛弟兄,你有没有经历过神特别奇妙的恩典?

                葛:半年多前有一个 14 岁的小女孩,发一个 Email 告诉我说 “ 我的父母一直吵架,他们要离婚,我觉得他们是为我的缘故。他们都不让我去教会,我一年多前就认识神,我非常乐意去参加青少年活动。父母不让我去。 ” 我说 “ 从现在起,你有什么问题打电话给我或 Email 给我 ” 。几个月以后,我想跟她的爸爸妈妈沟通,让他们的女儿参加查经班,不但沟通不了,有一次他的爸爸还在电话里骂我。我当然不能在她父母背后继续跟这个孩子连络,所以我求神帮忙,我们夫妇俩祷告。有一天我去理发,我的理发师是一个中国来的弟兄,当我在理发的时候,来了一个电话,是这个女孩的妈妈。神很奇妙,他安排我在理发时,这个妈妈也要理发。结果呢,由理发师为我证明 “ 你放心,这个葛弟兄是好人,他不会对妳的小女孩有危险,妳可以相信他,我们认识他好几年啦 ” 。因此,我可以跟这位妈妈讲话,结果她的妈妈回去对女儿说 “ 我现在认识这个葛弟兄,妳可以去教会 ” 。

                你真的看这种机会,这种可能性几乎是没有的,而且三天后我就到美国来看我太太的妈妈,真的是神的安排。我愈来愈觉得我不是一个人在服事神,而是神自己在作工。这样的经历我告诉你每时刻、每个礼拜都有。

                杨:感谢主,奇妙的作为。

                葛:我现在 66 岁,如果神今天晚上叫我回去,我可以闭起眼睛过去的,为什么?现在呢,每一个星期六晚上,一大堆青少年,男的、女的从不同的地方来聚在一起。首先,一定用音乐敬拜神,然后查经。你想想看星期六的晚上, Disco 、卡拉 OK ,漂亮的青少年们,在一个 380 万人口的柏林市,他们为什么不出去玩?因为是渴慕神的话语。我说神,谢谢。这是我目前生命中最大的安慰。

                六年前我太太的爸爸还在世,所以她每年一、两次来探望,都向爸爸妈妈传福音。当爸爸病的时候,我在法国,太太打电话说 “christian ,我怎么办,我爸爸越来越软弱,他好像都听不到了,我怎么向他传福音? ” 我说 “ 你现在上去叫他,爸爸,你现在真的是要听,非常重要的,你要不要接纳主耶稣作你的救主。 ” 她就挂了电话跟爸爸说,爸爸突然醒了,不但醒了,而且乐意的说 “ 好,我要接纳主耶稣作我的救主 ” 。

                迦南教会的牧师,到爸爸家给他施洗,不但如此,爸爸受洗了以后,牧师对他的太太说 “ 现在你的先生预备去天国,你要不要将来跟你先生在一起,你要不要作基督徒? ” 她说 “ 要 ” 。

                杨:啊,感谢主。

                葛:当天她就接纳主耶稣作她的救主。牧师就把所有的偶像,观世音、土地公什么的,不管是纸糊的或者金作的收在一个垃圾袋,带走了,在神没有难成的事。我的妈妈,我本来不喜欢她,很凶、很霸道的,信主后她变了,心变得很软,很可爱,人家都开始喜欢她,我现在是跟她愉愉快快的在一起祷告。所以你刚才问我在哪里看到神奇妙的作为?你看到小孩灵命成长,你看到老人信主,神无所不能。

                杨:我们感谢主,把荣耀归与主,谢谢。

                葛:阿们!

Read 2600 tim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