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03 March 2018 19:37

我为什么转变我的信仰 高大鹏教授见证分享

我是学中文的,很着重考证,没有证据就不能轻信。我对信了廿年的佛教也想查访很多的证据,从佛经和有关的文献探讨中,慢慢发现到我的信仰似乎是有问号的。

                我现在是在台湾东吴大学任教,此外也在嘉义电台作一个节目。

                我生长在一个传统的家庭,跟着妈妈拜佛,拜菩萨。后来我自己也有意追求,可是到我读台湾大学中文系,很着重考据的工作,没有证据就不能轻信,我对信了二十年的佛教,也想查访很多的证据。从佛经和有关的文献,慢慢地从我的探讨当中,发现到似乎有些地方是有问号的,开始有了怀疑。佛教如果以哲学来看,它还算是博大精深,它的佛藏、经律论这三大部分大概可以充满一 - 二个图书馆,都没有问题,圣经就一本。但是要把它讲得简单的话,大概三句话可以把它讲完。第一句就是「诸恶莫作」,所有的坏事都不可以作;第二句话是「崇善奉行」,一切的好事都要努力行;第三句话叫「自净其意」就是自我洁净,让你的心思意念保持洁净。

                一般人看这三句话大概也不会觉得有什么不对,但如果你仔细去想,在知与行方面要合一就非常的有问题了。深入的想,第一「诸恶莫作」,在佛教里面诫律很多,像我们基督教有十诫,有一条很重要的是「不可杀人」。佛教的要求是不可以杀生,所以很多人初一、十五都吃素,甚至有人虔诚到吃长斋的,一辈子都吃素。在我们粗浅认识当中,当然也不是坏事,不杀生,培养一个仁慈的心,而实践上就有问题啦。比如现在我眼前摆了一杯水,当你喝水的时候,我们都知道,用显微镜看水里面,就有很多很多的微生菌,那也是生命。佛经里面也讲到了 「佛观一杯水,八万四千虫」。就是在一杯清水里边,有成千上万微小的生命,只不过我们肉眼看不到罢了。你可以吃斋,甚至可以禁食,但是你不能缺少水,那你每次喝水就等于杀死无数生命。就算我们不要求这么严格,生病的时候,要打针吃药,那不是在杀菌吗?我看到他们和尚、尼姑,不管什么高僧,大德,生病也要看病,吃药,也要打针动手术,不知道杀了多少生命。所以这个最根本的诫命「不杀生」,不是人所能做得到的,让我从根基上起了很大的动摇。第二「崇善奉行」所有的善你都要实践力行,当然是很好,问题是你能不能做得出来。比如说我们中国人都讲孝道,「百善孝为先」。可是扪心自问,我们每个人最爱的是自己,对父母的爱永远不会超过对自己,至少不会超过你对你儿女的爱,一般来讲是这个样子。所以这个「孝道」能做到多少呢?也是有很多问号在里面。因为父母是我们最亲的人,是我们亏欠他们最多的人,最应该回报的人,你尚且不能够爱他们像爱自己儿女那样,其他的那些善更不在话下。第三就更麻烦了,「自净其意」我们随时保持心思意念的干净,这点讲起来也是很对的,我们想有一颗清净的心,都希望出污泥而不染。但是能不能够不染呢,就有困难。我们自己安静下来想想看,这一天做了很多事情,是我们不想做的,说了很多的话,是不真实的。人若能完全不说谎,几乎是不可能的。那么这三个是最基本的信条,都是说得到做不到,当然这在教义上就让我起了很大的疑惑。所以我说自己做不到,看看有没有人作到。我们中国有很多高僧的传记,写高僧大德、出家的这些人,其中有一个人的话给我很深的印象。他叫赵州和尚,是一个得道的高僧,他自己说的很坦诚,他有句诗里面讲到,「赵州八十犹行脚,只因心头未愀然」。就是说我赵州和尚到了八十岁还到处去游禅学道,因为我的心里面没有得到真正的平安。我就想,这个和尚从小出家,至少六 - 七十年了。八十多岁的一个老和尚,花了那么大力气,全时间的修行都做不到,那我们一般凡夫俗子每天要忙着工作,上学养儿育女等等,剩下的时间非常有限,我们要学到什么时候呢?所以后来产生「大乘佛教」,就是「他力救治」。比如信靠一个菩萨,信靠一个佛,以我们华人世界来,讲东亚,东南亚都差不多。就像大家都拜的观音菩萨,阿弥陀佛,你信靠他,他可以带你往生到极乐世界。问题是这个观世音也好,这些菩萨或者是佛,阿弥陀佛究竟是什么人?因为我是学中文的,我们一定要有考究,考证看看书里是怎么记载这些人的。我就发现这些人既没有准确的时间,没有历史的线索,同时也没有地理的痕迹,是凭空无有的,应该说是理想的化身。比如「观音」的意思,他能观世界的声音,闻声救苦,听到那里有求救的声音,他就第一时间赶到来救你。 「阿弥陀佛」的意思就是所谓无量光,无限的光明,无限的寿命,犹如我们说的「永生」,差不多那个意思。讲的都是很好的,但是我们就查无此人。还有很多菩萨,比如说像文殊菩萨表示是有最高的智慧,但也找不到,他什么时候出生,他在哪里做过什么事情。只是佛经里面这么说,费很大力气去考证,时间空间都没有,这当然更有可疑啦。那么再进一步的去查证时,你发现到大乘所说的这些,跟释迦牟尼原来所说的是不一样的。释迦牟尼临死以前,弟子们问, “ 我们要以谁为师呢? ” 他说要以诫律为师,依法不依人,不要信靠任何人。以自己的心为灯,以诫律为你的老师,不要相信任何的偶像,就是从印度教,普罗门教徒留下的很多很多的偶像,释迦牟尼这么规定的。因为佛教是在印度那个地方,必须和普罗门教原始的佛教要有所竞争,那发现到很不容易。靠这套说理有任何的竞争力,也就做了一定程度的妥协、让步,他们前门被赶出去的这些偶像,后门又再接回来了。换汤不换药的把印度教的这些所谓「神明」名字改一改,有的改成观音,有的改成文殊,有的改成普贤地藏等等菩萨,阿弥陀佛,它是这么个来历。所以他们就「大乘佛教」所信的,跟释迦牟尼佛本人所讲的完全相反,是互相牴触的。释迦牟尼所讲的佛教是完全禁止祭拜偶像的,那为什么到了我们中华大地来,一直传到日本、韩国这一支派,即「大乘佛教」,那是满天神佛啦。有本书叫 “ 万佛名经 ” ,有一万多个佛菩萨的名字。你念那个经,可以累积功德,这刚好跟释迦牟尼所说是牴触的。这么一来自力佛教有问题是我们自己想得到,做不到的。那么他力救济的这些佛和菩萨,又不是释迦牟尼所讲的,而且是他坚决反对的,是我们透过做学问的方法去考证不出来的。根本不知道他的来历的,那当然这个信仰在我心里头就起了很大的问号了。

                在这当中同时接触到基督教,最早是看到见证,以前有个电视节目叫「七 ○○ 俱乐部」,有很多很多奇妙的见证,讲耶稣基督的。也有人介绍我看 “ 荒漠甘泉 ” ,看 “ 圣经 ” 就很吸引我,。我同样以书呆子精神去考查,考查耶稣基督到底跟这些菩萨有什么不一样,因为大家都在讲救赎之道。结果我发现有太大的不一样,因为耶稣基督生平是斑斑可考的,祂在哪里出生,在世上做了些什么事情,怎么样医病,赶鬼,最后被钉在十字架上,为人舍命而死。死后三天复活,怎么样在众目睽睽之下升天,五旬节圣灵降下来,然后大家有胆识去把福音传遍天下,这些都是有凭有证的,有根据的。这样一比的话,就觉得佛教比较这个证据太薄弱了。他也许在理智上很难懂,如何童女会怀孕,死人会复活,但是这些都是事实,不是一个理论,你没有办法否定事实的存在。就这方面让我离开了佛教的第一步,也就是跨入基督信仰的第一步,这是第一个转变的关键。

                我先是学中文系,后来读外文研究所。要读很多如「莎士比亚」的剧本,「艾伦」的诗,还有「天路历程」这些书。不管作者是不是虔诚的基督徒,他所写的东西,都是圣经里面的典故。所以逼得你不能不很认真的去查考圣经。是神的恩典,让我能够很深入的接触圣经。这个时候也有人向我传福音,我就开始看这类的节目「七 ○○ 俱乐部」,听了很多人的见证。我就照着他们的方式,自己祷告看看,跟基督教就这样联系上的,大概在我 22-23 岁的时候就开始动摇了。

                以前在佛教方面,我做了很多的努力,差点出家。大概台湾南北那些有名的名山古刹,高僧大德,我都去访遍了。不但听他们讲经说法,我自己也修炼,比如说打坐,参禅,念佛一样都不缺。我发现作为一个「在家人」,一方面求学做研究,一方面工作,时间上是根本不够的,所以就产生一种信仰的焦虑。当时几乎要出家了,我那时虔诚到这个地步。

                但我对来生完全没有把握,在佛经里也没有这种应许,还是要靠你自己。居然发现自己是如此靠不住,那这些佛菩萨客观上也靠不住,所以我在这个生命的重心越来越向基督信仰靠。因为祂是实实在在的,因信称义,信耶稣在圣灵的帮助下,心灵更新变化就有份于祂的救恩,有份于祂的生命和祂的国度,对我来讲,是比较实在的。

Read 1487 tim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