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12 June 2020 18:50

我們愛,因為神先愛我們! 緬甸聖道神學院張錦泰同學重生蒙召感恩見証

祂誠然擔當我們的憂患,背負我們的痛苦,我們卻以為祂受責罰,被神擊打苦待了。哪知祂為我們的過犯受害,為我們的罪孽壓傷。因祂受的刑罰我們得平安,因祂受的鞭傷我們得醫治。我們都如羊走迷,各人偏行己路,耶和華使我們眾人的罪孽都歸在祂身上。(以賽亞書五十三:四至六)	
我生長在緬甸北部克欽邦抹允城鎮,家人都沒有信仰。年幼時因家境貧寒,一家六口都是寄居在別人家中,過著遭人白眼,被人歧視、欺負、極不愉快也很艱辛的生活。
因為家庭背景的因素,從小就養成了一個很內向和自卑的性格,不敢與他人交談,深怕別人輕視自己,喜歡獨來獨往,整天沉默寡言,行為孤僻,所以也沒有一個真正要好的朋友。我也不喜歡家裏面的人,尤其是父母,也不是因為他們不理我,心中就是無緣無故的怨恨他們了。

無論何時何地,當別人一提到有關自己的不是,我就會反唇相向,不聽長輩和別人的勸導,在這樣的情況和困苦的環境裡漸漸長大。直到初中畢業,全家人搬遷到中國雲南省瑞麗市居住。
後來因著環境的改變,生活條件好起來,開始踏入社會做事,接觸到了一些在生意上有來往的人。因在緬甸邊境毒品氾濫,受到風俗的影響,我也跟著那些癮君子一起吸毒。每天不務正業,開始過著放蕩不羈的生活,最後導致生意失敗,沉溺在毒海中,不能自救,也無法自拔。家人看到我墮落的情況更是焦急萬分,不忍我的前途盡毀,於是四處打聽有沒有能幫助我戒毒的地方。後來通過一位親人的介紹和聯繫,把我送到臘戍「新生之家福音戒毒村」中戒毒。
進到福音戒毒村裡,我首次接觸到什麼是「福音」。初時並不相信他們所說的耶穌是人類的救贖主,祂也是一位能拯救、能幫助、能醫治我們的神。有點懷疑他們所說的,那位我又看不到,摸不到的「神」真的會幫助我嗎?
當我在戒毒期間,真實的感受到基督徒們的關懷及幫助,加上牧者和傳道人的細心照顧,就如同我是他們的孩子一般。從他們的身上感受到他們所傳的福音,耶穌的愛都反映在他們身上,是那樣的溫柔和順。村內那些曾吸毒、敗壞不堪,遭人棄絕,走在死亡邊緣的吸毒者們,也因著他們所傳的耶穌救贖福音,生命得到改變和有永生的盼望,他們都成為神的兒女,彼此以弟兄姊妹相稱。當村內的同伴稱呼我為「弟兄」時,讓我感到很親切,很溫暖,才領悟到原來我在這個世界上並不孤單,還有很多關注我的兄弟。
我又從城裏來的傳道人所帶來的訊息和那些為主作見證的人士身上,可以看到他們好像接觸到了什麼似的,而成為另外一個人。我在想他們所作的,是不是另有企圖?還是我不知道的有另外的一種行業?可是他們又不在我身上收取各種物質上的回報和利益。他們那樣白白地付出,給予我的愛,到底是為了什麼呢?
我真的想不通,百思不得其解。難道真的有一位神存在嗎?如果沒有神,他們所傳的,所見證的又是什麼呢?所付出的又為了什麼呢?使我不能不接受在他們身後推動著他們的那股力量。在這期間我也嚐盡了他們對我的愛,讓我不得不被感化了。於是我開始閱讀在聖經裏面神的話語。 「祂誠然擔當我們的憂患,背負我們的痛苦,我們卻以為祂受責罰,被神擊打苦待了。哪知祂為我們的過犯受害,為我們的罪孽壓傷。因祂受的刑罰我們得平安,因祂受的鞭傷我們得醫治。我們都如羊走迷,各人偏行己路,耶和華使我們眾人的罪孽都歸在祂身上。」(以賽亞書五十三:四至六)是的,惟有主耶穌是人類的救贖主,能把我們從罪中救贖出來,能改變我們,能醫治我們的主。
感謝神,惟有主耶穌的愛能感化我,能扭轉我的命運,賜給我新生命的主。於是我開始接受主耶穌基督,相信祂、依靠祂,認定祂做我的救主及生命的主。二○○三年八月中旬,黃惜時牧師給我施洗,歸在耶穌基督名下,成為一個信徒。開始在村中學習主耶穌所說的話語,跟隨祂所教導的去生活。
生命在不知不覺中被潛移默化,我的性格已經漸漸變得開朗,不再沈默寡言的封閉自己,也會主動找弟兄們交談,與人和睦相處,不再像過去那樣孤僻,也有了受教的心,能聽取別人的建議。因著主耶穌的愛,內心沒有了一點埋怨。至於家人只有虧欠,我學會了坦然的面對自己,不在乎別人對自巳的看法,也不再自卑了。
未滿期出村的我,在社會上掙扎了一段時間,我又軟弱了、跌倒了,又重滔覆轍的又吸毒,走上了老路。感謝神的眷顧和引領,讓我再次的來到密之那「晨曦生命之光福音戒毒村」中。殷利強牧師再次以神的慈愛幫助了我,給我一個容身之所,讓我重新經歷神的慈愛,又讓我每天學習神的話語來親近神。
當我讀到聖經上,耶穌說:「趁著白日,我們必須做那差我來者的工;黑夜將到,就沒有人能做工了。我在世上的時候,是世上的光。」(約翰福音九:四)主耶穌的話照亮了我,照明了我的心。如果沒有神的愛,神的揀選和引領我,早已被外面世界的風風雨雨所淹沒。今天能再次的來到福音戒毒所中,全是神的旨意,是要我為主作工。
我非常感動,應當回應神對我的愛,就立定心志,為主所用。看到牧者們無私的全職事奉,幫助那些像我一樣浸淫在毒海、沉淪在黑暗中沒有聽過福音的人。同時,也讓我看到如果我要事奉神、幫助人、傳福音就要接受和認識有關神的事蹟。又看到戒毒村中和城內來的牧者和傳道們的事奉,他們對自己的信仰是那樣的根深蒂固,我也必須像牧者們一樣去接受神學裝備。目前緬甸有門徒訓練、短期訓練和神學院。於是,我向神禱告,求神為我開一條接受裝備的路;耐心等待神為我開一扇去裝備的門。禱告了一段時間,牧者們建議我到神學院裝備。
感謝神,藉著牧者們的幫助,我的家人也全力支持我,鼓勵我去接受神學裝備。我願全心接受裝備,願意委身為神所用,傳揚基督耶穌的救恩。進了神學院之後,有了很大的改變,生活很有規律,每天按著校方所定的作息時間表,養成了按時上課、靈修、讀經和禱告的生活。
我曾經是一個很害羞的人,不敢在眾人的面前開口說話,現在不但敢言,還敢在別人面前唱詩歌和跳舞,也勇於與別人交談和良好的相處。
在師生關係上有改善。因為剛進校的初期,與老師的關係不大好,稍為看到老師所做的事不對的時候(例如偏心和偏見等),就會忘記自己學生的身份,向老師直言進諫,使老師們很難堪,尤其在上課時,故意找些難題發問,為難他們。慢慢地學識「換位思考」,站在別人的立場和角度去思想別人的處境和難處。
常以感恩的心來學習過每一天。因為自己沒有出過一分力和一分錢,就得到校方無論是衣、食、住的供應,學習方面都有老師來教導我。可以去幫助有需要的人,是我生命中的轉捩點。非常感謝神、感謝聖道神學院全校的教師和同學們,使我更認識神,能與家人和好。
因為曾經是一個為毒品所害的人,戒毒所幫助過我很多。但是看到戒毒所內缺乏牧者和同工,尤其是缺乏接受裝備過的同工。染上毒癮的人,需要神,需要神的愛填滿他們的心靈,需要更多地認識神,所以在這一方面有負擔。
希望將來在神學院畢業之後,可以到戒毒所事奉,牧養那些失喪的人,讓他們好好的接受耶穌基督的救贖,成為神的兒女,可以重生,有一個新的生命。阿門。 二○二○年六月十三日
Read 97 tim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