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09 June 2017 13:09

我要竭力、坚定地寻求神 姜明伟弟兄感恩见证分享(一)


    耶稣说:「你们祈求,就给你们;寻找,就寻见;叩门,就给你们开门。」(马太福音七:七)

 

    我是在纽约法拉盛开业的妇产科医生。我的母亲很早便在台湾信仰天主教。出生后不久,妈妈就带着初生的我去教堂请神父给我施洗。从小学到高中都在天主教学校念书,那时候随着母亲信天主,对天主教信仰却没有多大的认识,也没有去教会。只是知道祈祷时背一些祈祷文而已。小时候遇到不愉快的事情,在祷告后,心情便会平静了。

 

    十四岁移民来美国,住在史丹顿岛。母亲来美后,便受洗成为一个很虔诚的基督徒。她每个礼拜天都去教会,有时也带我一起去。我在教会里认识了一些朋友,灵性方面没有什么长进。爸爸不是基督徒,但也没有反对我们去教会,有时还跟我们一起去听道。

    一九九七年我和未婚妻在史丹顿岛教会一起受洗,然后在二○○○年结婚。我虽然受洗了,但内心深处没有什么感动,没有想到要作一个虔诚基督徒,也没有好的生命见证,只是想在教会听道和认识一些朋友而已。我受洗是因为小时候在宗教环境长大,认为有一位神在天上掌控一切。受洗时还没有清楚地认识到自己是个罪人,要认罪悔改和得新生命。因为在大学念的是电机系,毕业后工作了一段时间,然后又去念医学院。在这些过程中多少会遇到挫折,祷告后便会得到一些帮助和力量。

 

    婚后住在法拉盛,曾经去过几间不同的教会。搬到长岛以后,我们就在长恩堂崇拜,当个星期天的基督徒而已。在这十几年中,大部分时间都忙于事业和家庭。但是妻子还是时常带着小孩子去教会,希望小孩子能够多亲近神。而我是偶尔去一下,没有真正过基督徒的生活。

    二零一六年我遇到了一个很大的冲击,使我的生命有了很大的改变,才开始有真正的追求主的意识,然而这己是受洗后十七年之后了。那时候的我和现在的我完全不同。回想过去经历的一切,主耶稣一直在看顾,我对主是大有亏欠。

 

    我在二零一五年十二月开始,咳嗽了好几个月。照了X-Ray检查,结果正常,便觉得没有什么事了。后来太太看见我仍不断地咳嗽,坚持要我立刻去做电脑扫描。我因工作忙,仍说没事。不想她每天在我耳边唠叨,心想:「去就去吧!好证明给你看是没有事的。」

 

    因为我是在医院作扫描,可以马上找医生看报告。我还对他说:「没事吧?我走啦!」但医生说:「不妙。你的肺部有个东西。」我问他说:「那会是什么呢?」他说:「看来不是好东西。像是肺癌。」当天,我便去看我的肺科医生。他看了报告后,说:「应该是肺癌,还不知道已是第几期?要作全身电脑断层扫描,你要照骨头、脑子等,全部都扫描完了才可知道。」第二天作了扫描后,我和太太及朋友在附近餐厅吃午餐等报告。后来医生打电话来,我听了医生的报告,知道情形比想像还糟糕。反正事实摆在眼前,那就「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吧。我太太在旁很是焦急。

    我的一位医生朋友看了我所有的报告后,说:「大卫,很不妙。我看到你很多器官上都有癌细胞,有扩散的可能。」那天是星期六,我知道应该是时候回教会了。因为只有主耶稣才可以帮助我们,所以在星期天,便到长恩堂崇拜。

 

    我们已有一阵子没有去教会了,可是很多主内的弟兄姊妹都来安慰我们。当天我们去了英文堂,听牧师讲道。一位弟兄把我介绍给牧师,他便为我祷告。当时牧师有一个很熟悉和很有灵性的韩国朋友也在那里,牧师便请他过来跟我谈话,与我一起祷告。祷告时他是说英文和一些我听不懂的语言。然后他拍拍我的背安慰我。我便问牧师:「他说的是那一国语言?」牧师说他讲的是神国的方言,从神而来的信息是「你的时间还没有到」。教会内有些弟兄姊妹也给我介绍专科医生。

 

    接着的星期二就去作了肿瘤活检,通过切片检查证明我是患了肺癌。我父亲便是个治疗肺癌的胸腔外科医生。早期在台湾,肺癌几乎是无法医治的。我太太的一位朋友知道我患有肺癌,比我更紧张。因为她的母亲也患有肺癌,她对标靶治疗法很有认识。我在接到活检报告的时候,她就很急切的问:「结果怎样?」我跟她说:「肺癌细胞里面的基因突变。」她说:「感谢神。因为你只是基因突变,便可有很多选项,包括标靶治疗。」

    其实早期发现癌症,开刀是最好的疗法。许多癌症病人若不是在早期发现,他们很难接受癌症「一期、二期、三期、末期」等字眼。这些字眼使病人的心理受到伤害和感到很难受。我想:「怎样形容癌症的情况比较好呢?可称为『共存期』。」我有一个当医生的朋友患有癌症,他不愿意让别人知道自己是个癌症患者。而我得了癌症以后,从自己是病人的角度来看,才慢慢地了解到怎么样才能跟其他的癌症病人沟通得更好,使他们在心灵上产生正能量,与他们一起在抗癌的路上走过去。因为我们时常也会遇到患了子宫癌、卵巢癌和乳癌等的病人。所以我觉得「共存期」是很好的用语,平安喜乐,与癌共存。

 

    「基因报告」出来以后,医生说我可以接受标靶治疗。其后我才了解到为什么我太太的朋友那么紧张?因为标靶治疗对基因突变的癌症,可以对症下药,把癌细胞消灭,所以标靶治疗是抗癌一大福祉。

 

    以前我是每六个星期要扫描一次,接受标靶治疗后还要在家吃药,治疗效果也不错。后来改为每三个月扫描一次。在整个治疗的过程中,我经历了神的恩典。因为我的癌症肿瘤科医生也是个基督徒。感谢主,我的基因病理检查报告出来后,他便马上在三月底「耶稣受难节」的星期五,把我转到专门研究标靶治疗的医生那里接受治疗。医生跟我说:「这是一种新的实验性治疗方法。你刚开始吃这种药,可能要抽血。如要抽血可能要待在医院一整天。」神的恩典临到,后来医生说:「我们已经有许多数据,你不用抽血了。今天便开始吃药吧。」所以我从「耶稣受难节」那天开始吃药,礼拜天便是复活节–耶基督复活的日子,所以说那个周末对我来说意义不凡,是我复活的日子。

 

    我在教会得到很多弟兄姊妹的关怀,他们都来安慰我,为我祷告,有的还每天给我打电话。早期的关怀是很重要的,因为根本不知道下一步会发生什么事情?心里很惊惶的时候,特别需要别人的关怀。我觉得在基督里的弟兄姊妹,跟外面世界的普通人不一样。

 

    我以前是以自我为中心的,在外打拼,认为一切成就都是靠自己的才干和努力。大部分工余时间都是用来参加不同的社交聚会和公益活动,目的只是为了荣耀自己。现在才真正感到无论作任何事情,要把神放在首位,目的是为了荣耀神。感谢神,我的太太是我最好的贤内助,给我很多的帮助和支持,一路陪我走抗癌之路。

 

    后来,有一位姊妹介绍我读Dodie Osteen(丈夫是John Osteen牧师,德州布道家Joel Osteen的妈妈)写的一本《如何从癌症得着医治–40战胜癌症的祈祷经文》小册子。描述在医生发现Dodie患了肝癌末期的时候,诊断她只有数星期的寿命。她问医生,说:「接受化疗和不接受化疗,对治疗我的肝癌有区别吗?」医生说:「没有区别。」她便决定回家,把所有的重担交给主耶稣。每天就是祈祷,让主来医治她。过了二十多年,她还活着,为主作见证。我看完这本书,明白了因为我们都是神的儿女,只要信靠神,恒切地寻求和祷告,神一定会施恩拯救。这本小册子的内容,给我的帮助很大,所以在「角声书室」订了很多本,也托朋友每次回台湾,大量把这书带回来,以便送给其他癌症患者,使他们也得帮助。

 

    虽然医生的收入较高,但投资房地产使我有很多债务和贷款。生病以后,不能接生和值班了,收入大大减少。那时我有一个出租了的诊所,房客突然通知不再续约,我便委托经纪出售,但也卖不掉。我便很担心,晚上开始睡不着觉。 (下期待续)

 

二○一七年六月三日

Read 3820 tim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