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01 August 2022 12:55

鄉村撒種 成就國度 台灣造橋教會 呂逸帆傳道分享

Written by
Rate this item
(0 votes)
耶穌說;「你們要去,使萬民作我的門徒,奉父子聖靈的名,給他們施洗,凡我所吩咐你們的,都教訓他們遵守,我就常與你們同在,直到世界的末了。」(馬太廿八:19)

我生長在台灣苗栗的鄉村,從小跟著阿嬤拜拜,但媽媽是長老會的基督徒,卻嫁給不信主的父親。在傳統宗教中除了要服侍公婆,還要準備牲禮讓阿嬤拜拜,雖是基督徒卻必須盡上媳婦的本分,著實不易。爺爺有家庭暴力,經常鬧得家裏雞犬不寧,也不許我們進教會,身上總帶著刀說要給牧師好看。後來奶奶腦瘤生病過世、爺爺重度憂鬱自殺,生命的難題,對我來說,只是嘆息!

阿嬤腦瘤生病時,「基福」在鄉村開拓教會的劉媽媽和陳牧師師母來探望奶奶,也傳福音到我們家。爺爺及奶奶過世後,我們才比較敢進教會。感謝神的僕人帶領,也因著母親的鼓勵,我們兄弟姐妹4人同時在1995年5月14日母親節受洗,成為教會的主要服事同工,教會成為我們第二個家。

長大出社會後,我漸漸遠離神,也不太想去教會參加團契。慈愛的神有祂的辦法,逐漸我的職場道路被一一切斷,我也知道自己沒有尊榮神,直到我回到祂身邊。再次回到教會,經歷這位又真又活的神。 此刻神的時候也到了,在最低潮的時候,神給了我一句話:「憂傷痛悔的心,祂必不輕看。」同時,教會牧師的安慰,並邀請我到教會服事,成為行政同工。期間跟著牧師服事,約一年半後,牧師問我是否願意報考神學院,成為全職的傳道人。我有猶豫但放在禱告中,向神求印證,我向神求供應我神學院的學費,另一方面我向神求婚姻。因著教會與海外短宣隊的連結,我認識了紐西蘭隊的沛琦姐妹。她回到台灣工作,但因家世背景的不同,使我不敢追求她。感謝神的帶領,幾經波折,神應允了我的呼求,一方面透過「基層福音」供應我的學費,一方面也讓我岳父母答應我們的婚事。我知道是回應神呼召的時候了,便報考神學院接受裝備。

結婚後,我順利進到新竹「信義神學院」就讀,修習道碩學位,太太則兼修一些輔導的相關課程。感謝神,順利完成學位後,我們被差派到「基福宜蘭壯圍鄉」服事,而後回到基福苗栗的「造橋教會」牧養。

教會服事上從「兒童課輔才藝班」、「弱勢關懷」、「養老院老人關顧」、「看守所教誨」、寒暑期與海外教會合作的短宣隊,以及進到學校舉辦「美語品格營」、「挑戰營」、「體驗營」等,看見上帝調動萬有。使我們看似一無所有,卻樣樣都有,也使鄉村的學生及百姓,感受到有好多人愛他們。

我知道神給我的呼召是往未得之地,服事未得之民,如聖經中「馬其頓的呼聲」。看見僅有千分之一信主的台灣鄉村迫切需要福音,但迷信硬土,果效有限,這是志業是呼召,只有委身默默耕耘,撒種翻土。也深知所栽培的這些孩子們,有一天長大會到都市去,但鄉村撒種,成就國度,撒種的和收割的一同快樂,積蓄五穀到永生,是一種國度觀。相信會友到哪裡都好,只要不離開神,到都市去反而生命身量更多的被建造。

我們心中對教會有一個目標及異象,就是扎根、健康、品格,建造會友的生命。使進到教會的鄉村百姓們,能扎根在神的話語上,帶著基督的生命品格、活出健康的人生。相信許多活在自卑、扭曲人格及諸多的家庭問題中的鄉村百姓中,也能活出不一樣的新生命。

我們持續學習奔跑在這天路的歷程中,神是信實的,我們奉獻全職服事,包括神學院實習及牧會已經十年。走過高山低谷,雖曾經軟弱懷疑,也曾灰心喪志,但主的恩典夠用。仰望基督十架,繼續向著主的標竿直跑,願神悅納也請大家為我們代禱。求神恩上加恩,力上加力,成就神的旨意,阿們。

*****     *****     *****     *****

我的得救見證

「造橋教會」王沛琦師母感恩分享

我從小生長在台北郊區鄉下,家庭跟大部分傳統的民間信仰一樣,甚至我母親更虔誠,初一十五都要拜拜。我母親家中是信仰一貫道,小時候為了想爭取母親的認同成為聽話的小孩,我同我母親一起茹素,我弟弟妹妹皆接受一般飲食。父親家中也是一般傳統民間信仰,爺爺因車禍早逝,奶奶是拜觀音茹素,基本上父親是跟著拜,但是我始終覺得他是無神論者。

上高中開始,除了一般的文學作品外,我也看一些探討人生的論著,曾經是作家三毛的書迷。她的書有一種魔力,讓人看了很想自殺。我看過紀伯倫寫的「先知」、「沙與泡沫」,當時覺得好有哲理,對人生有一番不同的見解,但我不知道紀伯倫書中的先知就是耶穌。有一天,基督徒孫越弟兄來我們學校演講,送給每人一本「新約聖經」,我翻閱聖經的內容,剛好那時歷史課也上到「耶穌」,我想耶穌是真實出現過,而且基督教的新舊約根本就是將人的一生講透了。但是我怕信耶穌我媽會反對,就把那本新約聖經放回書架上,從此再也不去翻它了。 2000年時我沒有考上我想讀的設計類科系,剛好那時表妹在紐西蘭讀書,母親問我要不要去看看,那時以為去幾天觀光散心而已,就這樣一去好幾年,在紐西蘭讀大學。起初不到一年,發現當時跟表妹一起住的homestay(寄宿家庭)有欺騙我父母的事情,我負氣要搬出去住,但是我沒有錢,要睡街上了。心中想,如果這世界上真有神,求神賜一個人收留我吧!當天去上課時就遇到一位台灣來的退休老師,我和她聊天,問她家裡有沒有空房間?她說她兒子喜歡打鼓,搬到車庫去了,家裡空出一間房。我問她願不願意讓我住進去,但是費用要等我暑假回家跟父母說了才可以付。沒想到她竟然答應,真是不可思議!當天下課我就搬去她家了。

去她家住的第一個禮拜她邀我去教會,我拒絕。第二次她又約我,我想去看看吧!哪知道一進去我就開始哭,牧師還沒開始講道,我就哭得亂七八糟,覺得自己真是個罪人。離開教會後,我認為那是我情緒的錯覺。第二次去教會,有人拿東西給我,我跟他們說謝謝的時候,他們都會說:「感謝主」。我覺得他們好奇怪,為什麼每個人說的話都一樣呢?後來繼續參加教會崇拜,還是一進去就開始哭,哭到自己帶的紙巾用完,還要去洗手間拿。我覺得自己是個罪人,我要信耶穌,我對我的房東提出,我要受洗接受耶穌為主。當然沒那麼輕易,她說要上受洗班,學習明白真理,對救恩清楚。我說我必須在暑假回家前受洗,恐怕我的家人不讓我信。就這麼不可思議,在我回家前有一個受洗的機會我就受洗了。受洗後回家讀聖經時,心裡有個聲音對我說:「孩子,我等了你二十年了!」然後我腦海裡出現一個畫面,其實我小時候在台北縣雙溪鄉去過一間教會,當時就已經決志,但我忘了。原來我是上帝的孩子,就這樣吃素17年的我20歲受洗歸主。

受洗後我向神祈求;請讓我做一件有意義的事吧!為了傳福音,我想去台灣鄉村。因那時我對台灣有很大的負擔,我覺得台灣人很多都還沒接觸過真神,求主賜我有機會去跟他們說說吧!過了好幾個月,林華山醫師夫婦從美國到紐西蘭來招募短宣隊。那時我腦中一直有一句聖經:「所以你們要去,使萬民做我的門徒,奉父子聖靈的名給他們施洗(馬太28:19)」,因此我就把紐西蘭的工作辭掉,回應神的呼召,跟著短宣隊回來台灣傳福音。後來認識我現在的先生呂逸凡傳道,直到如今在鄉村一同服事。一路走來,感謝神,祂以恩典為年歲的冠冕,服事主的路徑都滴下脂油。

願榮耀歸與主,阿們!


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xrsand/public_html/bc/templates/rt_chimera/html/com_k2/templates/default/item.php on line 248
Read 34 times

Leave a comment

Make sure you enter all the required information, indicated by an asterisk (*). HTML code is not allow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