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25 February 2023 14:51

感謝全能天父施恩眷顧 林雪芳姊妹感恩見證

我常常帶小外孫去主日學認識耶穌,我們也常常一起手牽著手禱告,所以在他幼小的心靈中,知道有一位真神、愛我們的天父時刻在眷顧著我們。
 
去年四月十九日,我八歲的外孫一早去參加紐約五大巿區的游泳比賽,往年他都會參加多項比賽,而且總能得名次,那天卻早早就回家。原來他只參加了一項就感到不舒服,回家測體溫,發燒了,他平時一向身體很好,以為他只是一般的感冒發熱,就給他退熱。因想病毒感染總會連續四、五天,所以接下來幾天吃藥,退熱又回升,再吃藥,也沒當一回事。第四天的晚上,他皮膚出現少許紅疹,父母馬上帶他上紐約大學醫院急診,醫生也認為是病毒感染,給了點藥。正打算回家,不料服藥後全部吐出來了,而且全身紅疹逐漸增加,眼睛、嘴巴等黏膜部位都紅腫,醫生才覺得不像一般的病毒感染,必須住院。在等候病床期間,症狀加劇,全身紅腫熱度很高,做超聲波檢查,發現膽管腫大厲害,孩子也有點煩躁不安。醫生根據這些症狀,考慮他可能得了一種罕見的疾病”Kawasaki Disease”。幾年前在日本發生很多病例,病情危重,有典型的紅腫,全身器官都會受損。經一位日本醫生觀察研究,認為是一種病因至今不明的免疫系統疾病。後來就以這位醫生的姓名定名為”Kawasaki Disease”,中文譯為“川琦症”。多發生在亞裔五歲以下的兒童,在美國發病率很低。
 
入院後再做了些其他方面的檢查,就開始用治療此病的特效藥「靜脈點滴球蛋白」。據醫生說,一般點滴一次劑量後病情會好轉(約8-10小時),但到傍晚點滴還未結束,孩子的血壓突然下降,幾乎測不出。血液檢查有腎功能衰竭的現象,沒有小便,處於極危急的中毒性休克狀態,決定馬上停止點滴,轉加護病房搶救。孩子全身極度腫脹,切開股靜脈,以便隨時注射各種輸液、抗生素搶救藥物,並抽血驗查,接上了氧氣管、導尿管,以驗測血壓、體溫、心跳呼吸及心電圖等各種檢測器。看到孩子全身紅腫,掛滿了各種管子,極度衰竭的模樣,我們真是心碎,不知怎麼樣才好,只能痛哭禱告,求上帝救他!
 
我這可愛的小外孫,是神賞賜的寶貝。我女兒第一次懷孕流產後,一直沒能再懷上,我們一再禱告,終於2000年初懷孕。年底神賜給我們全家這個千禧寶寶,他不但長得可愛,而且非常聰明。五歲不到學會游泳,六歲不到開始學鋼琴,老師說在她四十多學生中,他是彈最好的一個。前年春天,得知在曼哈頓有一所音樂專門學校,培養有音樂天賦的小孩,從幼兒園開始,同時學音樂及小學課程,他竟考上了這個”Special Music School”的三年級優秀生。老師同學都喜歡他,是個人見人愛的孩子。天啊!我們怎麼能沒有這個孩子?我拼命痛哭禱告,神啊!你既然賜給我們這個孩子,你一定要保佑他,醫治他,你一定要救他,一定要救他!當夜,我給在上海的同學打電話,請她們也為孩子代禱。
 
第三天一早,我趕去醫院,孩子仍在危急中,感謝神,安排一位醫術高超又負責的主治醫師,整夜守在病房到第二天中午也未離開。父母一夜守著他,因為病房不能太多家屬,我留在病房外的家屬休息室。忽然我女兒出來說,孩子問她,奶奶呢?我馬上進去走到他身邊問:「你要什麼?」,他注視著我,我明白了,我說:「奶奶一直在為你禱告,你現在和我一起禱告嗎?」他點了點頭。於是我握著他的手,全家一起為他懇切禱告。然後我告訴他:「耶穌知道你的痛苦,你自己心裏念“耶穌救我,上帝救我”耶穌一定會救你的。」他點點頭,閉上眼,我知道他心裏一定在念“耶穌救我”。這時候,我內心突然響起了詩篇廿三篇:「耶和華是我的牧者,我必不致缺乏…我雖然行過死蔭的幽谷,也不怕遭害,因為你與我同在,你的杖,你的竿都安慰我。在我敵人面前,你為我擺設筵席,你用油膏了我的頭,使我福杯滿溢…」我好像看見神正牽著孩子的手,正在帶著他走過死蔭的幽谷,正在為他在病魔前擺設筵席,在用油膏他的頭,使他福杯滿溢!
 
我的外祖母和父母都是基督徒,我從年輕就受洗歸主,從小學到大學一直在教會學校念書。神賜給我的獨生女兒也受洗歸主。神祝福帶領我們來美國,像其他移民家庭一樣,為了適應新環境,在生活、學習和事業上,曾遇到各種困難。我們曾經軟弱、跌倒、徬徨和犯罪,但是這些年來,神緊緊拉住我們,不讓我們遠離祂。每次困難來臨,我們總是跪在神的腳前,痛哭懺悔,求神的幫助拯救。每次神都帶領我們走出患難,超乎所求所想祝福我們,賜恩給我們。我常常帶小外孫上主日學,認識耶穌,我們也常常一起手牽著手禱告。記得去年參加音樂學校考試前,那天清晨,我們也一起禱告,所以在他幼小的心靈中,知道有一位真神,有一位天父一直眷顧著我們。
 
那天傍晚,主治醫生找我們談,孩子中毒症狀很明顯,用了很多抗生素未見效。超聲波檢查膽管似乎更大,考慮到也許膽管會化膿,會使病情惡化,故打算給他做膽管穿刺。一旦穿刺引流,膽管可能保不住,病情好轉後還要回醫院切除膽管。這意味著要犧牲孩子的膽囊,考慮到救命要緊,我們也只能同意。因為孩子不宜移動,要把X光機推進病房,集中兒科、外科、中毒科和放射科的醫師,在X光下進行手術。家屬簽字後不能留在病房,被安排在一間等候室。我們又一次忐忑不安,極度焦慮中,求神保佑。大約一小時後,醫生終於報平安,手術很順利,膽囊也沒有化膿。真是感謝神,這樣,可憐的孩子身上又多了一個傷口,一個引流。
 
手術後,開始第二次靜脈點滴蛋白,並繼續大量抗生素,那天夜間血指標開始好轉,開始有小便,腎功能有所恢復。感謝主,讚美主!
 
第四天傍晚,醫生說孩子脫離危險期了,第五天終於轉回普通病房,但全身腫脹還未退,還帶著各種管子,病床周圍掛著各種測試器,不時還有發熱,全身出現疼痛。以後的一周中,病情雖仍有反覆,但是感謝讚美主,孩子在逐漸恢復中。我給上海的好友打電話,告訴她們,上帝聽了我們大家的禱告,外孫在恢復中,她們都為此高興,獻上感恩。
 
我們的親友從上海來電問詢,學校的老師和同學也不斷來電話,寄慰問卡並要求探訪。終於在半個月後,醫院允許接待探訪,同學們爭先要來看他。每天下午,老師和家長帶著同學們來看他,帶來了慰問卡、禮物和書本,大家慶賀他恢復健康。兒科病房還備有老師幫他補課,他也能帶著輸液管和引流管去活動室,參加遊戲、表演、種植物和畫圖。雖然是住院,但孩子每天在豐富多彩的活動中,漸漸復元。
 
在醫院度過了三個星期,感謝神的大恩,終於可以出院了,醫生護士們紛紛來道賀他的康復,並與他告別。那天晚上,家裏買了蛋糕,插上一支蠟燭,大家唱「祝你生日快樂!」,慶賀他的重生,大家獻上感恩的禱告。我不禁要高唱「主的恩典樣樣都要數,主的恩典都要記清楚,主的恩典樣樣都要數,必能叫你驚訝立時樂歡呼。」
 
出院時,孩子是帶著膽管引流回家的,以後是否要開刀切除,醫生不能決定,要不時複診,同時病可能會引發心臟後遺症,一直要服用小劑量阿斯匹靈預防,這是我們還在擔心的。
 
我們繼續為他禱告,一個半月後,六月四日預約複診膽囊,一早我們一起牽手禱告。結果在X光觀察下,醫生順利地拔除了引流管,並告訴我們,拔除後見引流處已癒合,可以不用開刀切除。十一月十一日是病後半年,複查心臟一切正常,可以不用服阿斯匹靈,後遺症的陰影也排除了,一切都是超乎我們所求所想,真不知如何感謝神的大恩。我寫下這經歷與大家分享,見證我們所信的神,是一位又真又活有恩惠慈愛的神,哈利路亞!
 
    願我的小外孫在神的恩典中茁壯成長,他是神的孩子,他的一生一世必有恩惠慈愛隨著他,榮耀歸與神!
 
Read 481 tim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