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19 February 2018 01:11

我从毒品中得释放 杨晴宣姐妹感恩见证

耶和华使我躺卧在青草地上,领我在可安歇的水边,祂使我的灵魂苏醒,为自己的名引导我走义路。 ( 诗廿三篇 )

                我出生在一个很普通、很正常的家庭,有父母亲,一个哥哥,一个弟弟,我是独生女。在一般人的观念中,独生女应该是很被宠爱的,可是我家刚好相反。因为重男轻女的观念,所以从小我就觉得自己不被疼爱,在一个很不平衡的心态下成长。常常不能得到一个肯定,不被接纳,不被喜欢。

                大概初二开始,我就跟一些同学,尤其会跟那些爱翘课、抽烟、喝酒的人,我觉得跟他们一起去做那些事,会得到别人的注意。跟他们在一起有同样的行为,能够被他们认同,被喜欢。不仅是抽烟喝酒,他们也碰了毒品 │ 安非他命。大概在初三毕业那一年,有一次有一个人拿回安非他命,他说这是现在很流行的,要不要试一试。那时并不知道安非他命对身体的害处,认为自己敢去做一般人不敢作的事情,很厉害,很得意的样子。那时家里的人还不知道我去碰毒品,但是看我不读书,交的那些朋友,晚上有时去喝酒、唱歌不回家,家人就开始紧张啦。我的父亲把我关在家里,不让跟外边接触。大概半年的时间,我不但没有改变,心中反而很气,就更不平衡。

                放出来之后我继续念高职,其实生活的方式一直都差不多。那时候也有去吃一些安眠药,一直到了 21-2 岁吧,从吸安非他命到上瘾很严重的地步,到每天不能没有它的一个状况。那时候一段时间就开始产生幻听幻觉,会听到很多声音,骂我或者要杀我,或者是很多警察要抓我,也看到很多自己想像出来的情景。爸爸看到我那样就很紧张,用绳子把我绑起来,在家里两三天。那两三天没有再吸,精神比较恢复以后,我又出去。因为我妈妈不喜欢我住在家里,所以我都自己租房子在外面,没有多久我就结婚了。

                我先生是我当时朋友的朋友,他没有吸毒。我的想法是可能我有一个自己的家庭,有孩子,我就可以照顾自己,可以改变我的生活方式,不会再去吸毒,然后过正常的生活。但是事实上不是我想的那样子。在我刚结婚的一年当中,我仍然常常吸毒,被我那时候的先生抓到,他就会很气,会打我。但是我还是不放弃,再去吸,到我怀孕生我女儿一直都是吸。大概一年的时间吧,就离婚了,我的女儿有我的父母亲帮我照顾,因为那时吸到我没有办法正常工作,也没有办法过正常的的日子。毒品的来源,刚开始是朋友给我,到后来就必须花钱去买,几乎把钱都花在买毒品上面。甚至后来要四处去借钱,所有的信用卡都刷爆了,都换成现金来买毒品。

                在这过程中,我的父母亲一直想要帮助我,我跟爸爸说:「靠着我自己没有办法,你能不能想办法帮助我?」我爸爸的方法就是去买一条铁链,把我绑在家里。但是当我毒瘾来的时候,就找来细细的扁扁的磁片,把铁链锯开,花了整个晚上好几个小时,切开又跑走。一直到后来我父母的朋友,介绍高雄的一个福音戒毒机构。我刚去的时候,他们向我传福音,我很难接受,因为我的父母亲都是佛教徒,我小时候,周末都是跟着父母去寺庙。戒毒所的师母拿圣经给我,我还把它给撕了。我在那里大概待了一个月的时间就跑了,不过听到最后我已经有一种半信半疑的心态。他们的办法是把我隔离在一个小房间里面,每天送三餐给我,然后有同工在那里陪我,教我读圣经,用福音的方式来帮助我戒毒。因为我那时候,睡到半夜就会尖叫醒过来,作恶梦,几乎每个晚上都是这样子。 有一次师母带我做祷告,她说你跟神祷告看看,求神让你能够好好的睡。那天我就跟着她祷告,然后就一觉睡到天亮,所以我觉得好像祷告满有用的。后来我之所以逃跑,主要还是因为吸毒的欲望在里面作怪,又跑回花莲。我想念我的孩子,但是一回到花莲,一下火车站,第一件事情还是去吸毒。所以那时候我的父母完全绝望了,我家的门紧紧的关着,怕我回去。那时候我吸毒到了一个很痛苦的状态,我常常是一口毒品吸下去,眼泪就流下来。其实我很想念我的孩子,想念我的家人,我常常会骑着摩托车,到家外面绕,希望可以在窗户啊,门口啊,看到我的孩子,自己又不敢回去,因为自己一直没有办法戒毒。我对自己很恨,很恨毒品,但是我又不能够不吸它,到后来我对自己可以说是完全没有希望。

                在那样的景况下,想到曾经去过的戒毒所,我就试着向上帝祷告,说:「如果你真的像他们所说的那一位神,求你救我,我真的走不下去了。」当我祷告之后,我感觉到一种很温暖,好像神在对我说:「孩子,到我这里来,到我这里来。」我就很肯定的说,这就是那一位上帝,我就很盼望到那一位上帝那里去。

                后来我找到了台北的「晨曦会福音戒毒中心」,我跟他们连络,先进到他们的女子戒毒所「姊妹之家」,我在那里大概有一年多的时间,整个戒毒要一年半。刚到那里的时候,我就觉得好像流浪很久,终于回到家的那种感觉,整个人都放松了。心里很清楚的知道我回到上帝这里,那种平安,那种喜乐接踵而来。在戒毒所里面有早中晚三堂的灵修时间,还有三堂圣经课程,透过这些课程让我能够对圣经的真理,对神的话有越来越多的认识。不仅是那里的同工,还有已经在那里戒毒的姊妹都非常的帮助我,有一个回到家的感觉。

                当我到晨曦会之后,透过读经使我知道,耶稣基督为我的罪被钉在十字架上,祂流出的宝血洗净了我一切的污秽和罪恶。祂死后第三天复活,之后祂将复活的生命赐给我,使我很清楚的感受到一种新的生命在我的里面,一天一天的成长。当我想到这种成长,想到上帝的时候,我心里就充满着喜乐。然后,有了新的生命在里面,不是靠着我自己不去吸毒,而是有新的生命在里头。之后,知道那是不好的,就不会想再去吸毒,加上晨曦会这个环境的隔离也帮助我。在晨曦会的时候,神不单在帮助我不再去吸毒,一方面也在帮助我和我家人的关系。

                以前对我来说,我觉得我的人生会走到那样的一个地步,是因为从小得不到妈妈的爱,从小跟妈妈的关系不好。我一直觉得我的母亲一直在伤害我,我以前是恨她的。一直到我在晨曦会两个月,有一天晚上我要睡觉时,神就让我想到我妈妈其实为我承受很多的痛苦,我带给她很多的伤害。然后我的想法就从以前那种以为她伤害我转到舍不得,很心疼她的感觉。那天我自己躺在床上,一直掉眼泪,后来就写了一封信给她,请她原谅我过去带给她的伤害,和带给她的痛苦,也感谢她帮我照顾我的孩子。妈妈接到那封信后,她才开始觉得我好像真的有点改变。之后,我就常常打电话回去给她。那个时候就开始很清楚的感受到,两个人之间爱的关系在产生,而且越来越深,越来越大的样子。我什至常常会在电话中说 “ 我爱妳 ” ,有时打的她觉得我很烦,说: “ 电话费很贵啊。 ”

                爸爸那时候看到,为么基督教的机构这么有爱心,愿意来帮助像我们这种父母亲都不要的人,而且都是免费的。他就决定要来信耶稣,我妈妈刚开始是拒绝的,但是那时我在电话中,常常不断的向我妈妈传福音。后来她自己就尝试去看圣经,她看到创世纪第一章第一节说,起初神创造天地,她就信了。

                当我在晨曦会「姊妹之家」戒毒一年半的时间中,心里一直有一个感动,我渴望能够来事奉神。我就到晨曦会「门徒训练中心」,专门栽培戒毒所出来,想要服事神,学历又不高的人。大概两年半的神学装备,之后神带领我到新加坡,又到美国的一个神学院两年,直到 2006 年。我去新加坡是到一个福音女子戒毒机构,一方面是学习,另一方面我也有事奉,帮助他们。

                促使我最后走向全世界服事主,是我在晨曦会的时候,神给我的异象。就是在圣经路加福音中的一段经文,主对彼得说:「彼得,彼得,你回头以后要坚固你的弟兄。」那段经文就很感动我。神拯救了我,我也希望能够被神所用,再去帮助那些跟我一样背景的人,在主救恩中生命更新,成为有盼望的人。

Read 2811 tim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