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04 February 2018 03:45

外婆蒙恩得救的印证 李查诗韵姐妹感恩分享

至于世人,他的年日如草一样,他发旺如野地的花。经风一吹,便归无有,它的原处,也不再认识它。但耶和华的慈爱归于敬畏他的人,从亘古到永远,他的公义也归于子子孙孙。 ( 诗篇 103 15-17)

                外婆陈秀英 2013 年 1 月 7 日安息主怀,虽然舍不得外婆的离世,但我却要为外婆感谢赞美主!

                外婆生于一九一三年,原名陈欢,因为太外婆生了女儿很开心,所以取名欢。陈秀英是外婆的学名,外婆是家中长女,有几个弟妹,外婆年纪还小的时候便跟着太婆从乡下来到香港。

                外婆是一位性格独立、爽朗、慷慨和自主权很强的,我跟外婆的性格有点像,尤其是我未信主之前。外婆在不错的家庭环境长大,由于太外公是船长,常常出洋航海,而太外婆又不识字,没法和太外公有书信的来往。因此,太外婆送外婆上学念书,这样,外婆便当了她妈妈的代笔,帮妈妈写信给爸爸。外婆在香港念书有九年,她认识的中文甚至比我多。外婆跟太外婆感情很好,一直同住直到离世,外婆跟弟妹的感情也相当好。虽然经历过两次世界大战,也吃过一点苦头,但总括外婆的一生,我会用四个字来形容「福杯满溢」。

                因为妈妈要出外工作,照顾我和弟弟的责任便落在外婆身上。我和外婆的感情很深厚,我特别喜欢和外婆谈心事,由于外婆未信主前是拜偶像的,几十年都不吃牛肉,每天要拜七、八个偶像,我受外婆的影响,从小跟着她拜偶像直到十九岁移民美国。曾有一位朋友问我: “ 我以前向你传福音都被你拒绝,你说要一心拜佛,现在你怎么会成为那么爱主的姐妹? ” 我只回答 “ 感谢神! ” 真的,这全是神的恩典!

                由于太外婆有很多交鬼的经验,小时候,外婆很喜欢跟我和弟弟讲这些故事,我们都听得津津有味。我从小对灵界的事很感兴趣,自己也因贪玩在十三、四岁时开始与灵界接触,导致二十多年来一直被撒旦魔鬼捆绑,经常被鬼压。可见,我家被撒旦捆绑得很厉害,若不是主耶稣羔羊的宝血,我们一定无法挣脱,最后只有与撒旦魔鬼同下地狱。神实在太恩待我一家,感谢赞美主!

                2004 年 12 月神把我寻回 ( 我信主的见证,请参阅见证云集第 990 期 www.bcbcus.com ) ,我就是路加福音 15 : 3-7 所讲的失羊。主耶稣基督欢欢喜喜地把我扛在肩上带回家,感谢主!到了 2005 的夏天,我放假回香港探家人,有一个下午,家里只有我和外婆,我突然有感动问外婆:「妳信耶稣好不好?」她问我:「妳呢?」我回答:「我信」。她又问:「你妈妈呢?」我回答:「差不多信」。她马上回答:「好」。她马上答应反而令我惊讶,不敢相信,因为我以前尝试过问她,她坚决不肯信,她说:「妳信妳的,我信我的。」,因此我继续向她解释:「主耶稣为着我们罪的原故钉上十字架,我们才能得救。」,我又说:「如果我们不再见面,妳要在天堂等我。」她回答说:「我比妳年老那么多,当然是我在天堂等妳。」

                2006 年 5 月 6 日,牧师为外婆施洗,但由于 2005 年,外婆已有老人痴呆,我一直担心她是否真的清楚得救。我很清楚当外婆离去而我又不知她是否去了天堂,我一定受不了的。所以,在过去一、二年,我开始经常在祷告中向神求外婆得救的印证。当外婆离世时,我在她身边唱着诗歌和祷告送她走,并且,圣灵帮助外婆清楚得救。由于我只在圣诞新年期间才能回香港,每次停留不超过四个星期。我的印证在人看来很难的,但在神没有难成的事,哈利路亚!

                我有记事的习惯, 2012 年 10 月 1 日记着: .... 妈妈最近精神崩溃,因为外婆晚上常常吵着小狗要滴眼药水,所以外婆可能要去老人院。我突然有个想法,老人家可能在我回去香港时去世。因为这是我向神求 “ 外婆得救的印证 ” 。我的印证是外婆离世时,我在她床边唱圣诗,读圣经,安然去世,看神怎样行祂的奇事。今年 WIL 仔 ( 我先生 ) 跟我一起去,可能神让我们夫妻一起在外婆床边祷告唱圣诗等主耶稣接她走,求神怜悯!

                2012 年 12 月 9 日:妈妈告知小狗死了,她还说弟弟提醒要有心理准备,外婆也可能随时走 , 因为她最近几天身上长天泡疮进了医院。我便告诉妈妈我向神求的印证,外婆走时,我在她身边唱圣诗和祷告,在亲友面前作美好的见证,从今天起要不停为外婆祷告。

                2012 年 12 月 10 日:由于昨天晚上不断为外婆祷告,醒了好几次,今天有点儿头痛,今天也为外婆禁食早餐祷告。求神怜悯,使她清楚得救,也求神让我看见我的印证,心里还是很担心。

                2012 年 12 月 11 日:今天继续为外婆禁食早餐祷告,求神为我开路,回香港的时候,可以带外婆作认罪悔改的祷告,求神打开她的耳朵。

                我在 9 月份已经买好圣诞回香港的机票,当时外婆的身体还很好, 12 月初因长天泡疮进医院的。我 12 月 26 日到香港,因为患重感冒,恐怕传染给外婆,所以等到 1 月 1 日或 2 日才去医院看她。 1 月 5 日晚上,医生告知妈妈和弟弟,外婆的情况很稳定,过一、二天便可以出院回家。翌日早上,妈妈告知我,外婆很快便可出院。

                1 月 6 日下午三、四时多,外婆的情况突然急转直下,下午六时左右,弟弟、我和先生都赶抵医院。我们夫妇二人在外婆床边同心为她祷告,并唱诗歌,就如我向神所求的印证。亲戚们也陆续抵达医院,我整晚都守在外婆身边,没有回家,到凌晨时分,我只伏在外婆身旁睡了十五分钟而已。我知道自己身体一向都不好,晚一点睡觉都会头痛,加上又哭,我马上祷告求神加添我的力量。神真应允我的祷告,虽然没有睡觉,但身体都没有多大的不舒服,感谢神!到了凌晨三、四点,外婆的体温已跌得很低,我和弟弟请护士加多一床被子给外婆,但护士说一般的被子是没有用的,她为外婆加了放暖气的被子,感谢神!

                到了 1 月 7 日的早上,妈妈叫我打电话给泉福堂的黄牧师,请他来为外婆祷告。牧师早上 11 点多到医院,牧师走后半小时左右,弟弟下去小食部买三文治作午餐。弟弟下去不久,外婆的氧气度数突然降低过四十,我马上打电话叫弟弟回来,我祷告求神让弟弟和妈妈也在外婆身边送她走。神真的应允我的祷告,弟弟回来后大约十多分钟,外婆安然回到神的身边。外婆临终前,我一直摸着她的头,妈妈和弟弟也握着她的手。我对外婆说:「不用怕,天堂很美的,我们会在天堂再见。当妳见到一个小男孩,他是得生, Baby Samuel ,妳的曾孙儿,我的孩子。请妳跟他说,爸妈做完神交付我们的工作,便回来看他。」最后,我们三人看着外婆很安详地呼吸了最后一口气,便安然离世。写到这里,我不禁哭出来了。外婆,我们永远都想念妳,天堂见!

                外婆离世后一段时间,我摸摸她的脸,还是很暖。我问弟弟:「人死了,不是冷的吗?为什么外婆的脸还是那么暖?」弟弟回答:「因为那暖气被子」。我看看那被子还在放暖气,天父,你实在太恩待我外婆。有多少人在离世的一刻有她最亲的亲人在身边摸着她的头,握着她的手?身体是暖暖的?这全是神赐给外婆额外的恩典。天父,我替外婆感谢赞美你!

                接下来,办理外婆后事也很顺利,神一直在带领、保守,由于外婆想土葬,而香港土葬位很少很贵。牧师吩咐我打电话去问基督教联会,他们说只有几个六年位,要我马上来付款。由于没有通知我们的 Funeral Agent ,他翌日打电话去基督教联会问,六年土葬已经没有了。外婆的后事都办妥我才回 New York ,我只向老板多请了一天假期,感谢神!

                在外婆的安息礼拜中,在众亲友面前我为神作一个美好的见证,而且妈妈和弟弟也希望早日受洗归入主的名下。感谢赞美主!但愿每一位参加外婆安息礼拜的亲友,都能够来信主蒙恩得救,求神怜悯带领保守每一位!

Read 2486 tim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