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04 February 2018 03:41

我曾经患忧郁症 宋祖骏弟兄见证分享

耶和华啊,认识你名的人要倚靠你,因你没有离弃寻求你的人。 ( 诗篇九 :20)

                我是在牧师的家庭中长大的,爸爸是牧师,妈妈是传道人。我的个性很外向,从小就很喜欢笑,喜欢交朋友,所以很多人喜欢我。那时我积极参与社团,还有学生会的工作,寒暑假一定参加很多的活动,也会带很多的营队,但是我曾经患了「忧郁症」。

                如果别人说我有「燥症」,心境容易高亢,想做很多事,不断的有很多的计画,那我会相信。但是说我有「忧郁症」,我自己也不相信,我的朋友更没有办法接受和相信这件事情。患了「忧郁症」以后,我把自己孤立起来,不跟任何人连络,电话也不接。刚好那个时候,我在高雄读研究所,家人都在台北。当我被医生诊断之后,过了快半年,他们才慢慢地发现。

                我本来学的是心理学,作试验的,多少学过一些精神方面的疾病,也不排斥去看精神科医生。那时我的状态是每天都很难过,常常哭,把自己关在房间里,把窗帘拉上,我不知道是早上还是下午,已经没有时间观念。日月对我来讲,没已什么意义,活着对我都没有意义。每一天把自己关起来,要不然就打电动,一关上电脑我就变得很痛苦,学校也不去了, 所以我有两个学期总平均是零分。当时的生活就觉得自己是个失败者,对自己非常非常深的负面评价,也非常的厌恶自己,求助的意愿不是那么强。我觉得一方面用这个病来报复之前分手的女朋友, 心中充满恨,一方面我很想死。

                爸爸妈妈是基督徒,又在教会工作,我知道那时他们每天为我祷告。爸爸是牧师,我觉得他真的是个很好的爸爸,他不怕别人知道牧师的孩子有忧郁症,我们家是怎么样就怎么样,妈妈很担心我,常常要知道我好不好啊?

                我跟家人的关系非常的不好,之前父亲母亲都是很严格的。他们严厉我就非常叛逆,但是我不会做坏事,不会做伤害别人的事。基本上他们的话我不太听,他们希望我早点回家,我就很晚才回家。他们希望我用功读书,我就考全班倒数给他们看,他们希望我不要交女朋友,我就不停的交女朋友,我跟他们的关系非常非常的不好。现在想想也感谢我的忧郁症,生病之后我们的关系有很大的突破,在父母身上感受到无条件的爱。我本来以为他们知道以后,看到我研究所的成绩,看到我现在生活是那样烂,他们会气死,或者再也不认我了。可是恰恰相反,我爸爸一句话都没有骂我,妈妈更是很强烈的关心。之前我刚上大一,父亲就想跟我断绝父子关系,后来他还是养我、照顾我。只是大概有四年的时间,同一个屋檐下,我们都不讲话。后来知道我的忧郁症很严重了,就从高雄把我接回来,帮我办休学,没有骂过我一句话。我没有交房租,其实爸爸有请高雄教会的人照顾我,我让他们觉得我很讨厌,爸爸就跟学校的老师、教会的牧师,一个个道歉,把欠的钱都还清,然后带我回台北。回台北之后,他就请假,带全家去香港玩,从头到尾我就摆一张臭脸给他们看,也不跟他们讲话。

                回到台北是我的病最严重的时候,整天关在家里,几度非常强烈的想自杀。本来我不敢死的,因为我有信仰,我知道死后还有审判,但是那个时候已经受不了了。医生问我要不要自杀,我说要,我一定要,只是早晚的问题,医生当下就签了住院的单子叫我住院。我觉得最痛苦的时候,看到家人失望的样子,从他们的讲话当中都感觉到妈妈非常的难过,所以那段时间最痛苦。教会的朋友会来找我,我知道很多人为我祷告,可是我排斥跟任何人见面,拒绝跟任何人来往,大部分时间是躲在家里的。

                记得我是 8 月份住院,不到一个月就出院,我是自愿进去的,因为我想躲在里面不会被任何人找到。可是在住院的过程里面,我才发现,原来其他的病人更苦。原来我遇到的问题跟他们比起来似乎是小问题,我的生活跟家庭跟他们比起来,我是很好的。在住院的短时间里,非常的痛苦,很不舒服,感觉是被拘禁,我很快就要求出院。

                出院前医生对我父亲说,今天我用药物帮助你的孩子,最多帮助他 20% , 30% ,剩下的那 7-80% ,你是信耶稣的,你就靠祷告吧。回家后,我没有听医生的话靠祷告,但是我知道很多人在为我祷告。他们邀请我去参加祷告会,我父亲邀请我,我就去,可是我去是因为父亲的关系,我当时很感谢,很感谢我的父亲跟母亲,所以他们要求我或者希望我做一些事,我就很愿意配合。我去了教会,教会辅导问我要不要一起读圣经,我也答应。我参加祷告会,也参加辅导邀请我去的晨更,早上一起读圣经。

                那年 9 月我出院后,我发现我的整个心情、整个状况变得比较好,读圣经,在祷告里面我得到那失去好久的平安。我本来是每天哭、每天哭。 9 月出院之后,哭的频率变少,直到 12 月 19 号那一天,有一个很大的改变,发生在我身上。那一天的清晨,我大概两点钟才睡,四点钟就起来,心情很低落,心中好难过,一直哭,我就出来到我们家后面河堤走,边走边唱诗歌,生病的那两年,好像所有的功能都下降,只记得一首「愿你与我同行」,我就一直唱,边唱边哭。早上六点多,我去教会等我的辅导,一起读圣经。辅导一进来看到问我怎么啦,他说我们一起来看约翰福音第五章,那是讲病了三十八年瘫子,在毕士大池子旁边,圣经上描写:耶稣看见他,知道他。我一看到这句话,心中想主耶稣啊,我的痛苦跟难过你知道吗?你有没有看见我,我从小在教会长大,虽然我不认真,也不是乖乖聚会的基督徒,但是我知道你是真神上帝。耶稣问瘫子说,你要痊愈吗?瘫子很消极的回答,说:没有人把他抬到池子里,怎么会好啊?那个时候我心中就大喊,说:「主啊,我要痊愈,我当然要痊愈,求你救我,我要痊愈。」耶稣就对瘫子说:「起来,拿起你的褥子走吧」 ,瘫子立刻起来,拿起褥子走了。一看到这句话,我心中好像一块大石头掉啦。当时我知道上帝救我,眼泪就掉下来,不是难过,是感动到极点。辅导抬起头来看看我,他说:「祖骏,你知道你的病好了吗?」,我就一直哭,我说我知道,我知道我好了,我知道我好了。

                我心中很清楚知道,是上帝医治我,借着圣经,借着有人为我祷告,就在 12 月 19 号那一天,众人的祷告发生了作用,父母亲的祈求,上帝听了我呼求的声音!

                我自小听圣经故事,听很多的讲道,可是我却没有下定决心要好好跟随耶稣,偶尔有,但是很快就忘记了。这一次的病,让我真的经历到上帝,「以前风闻有你,现在亲眼看见你」。这个病的痊愈,走出忧郁,对我很大影响,我很希望福音能够帮助其他忧郁症的患者。所以我重新回去考研究所「临床心理学」。感谢主,当时,我不太抱希望,因为我的精神状况很差。到现在一年半的时间,我没有吃任何药,没有任何一天是忧郁的,哭都没有了。我去考,没想到考上了,我照上帝开的这条路走,我很希望借着福音能够帮助其他患忧郁症的朋友。

                研究所的压力很大,我本来是很害怕有压力的人,我祷告,我不逃避这个压力。读研究所对我很大的意义就是,我知道我未来走什么方向的路。我知道上帝开了一条路让我走,我知道我生命的方向在哪里。我继续读书,毕业,然后工作,忧郁症是过去的一段经历。上帝很爱我,祂也真的医治了我,可是我知道上帝更喜欢在我得医治之后,能够背起我自己的十字架快跑跟随祂。忧郁症复发的机率非常的高,上帝是我们最伟大的医生。

                我回到教会,去找我从小就认识的上帝,我得到了医治。忧郁困扰或者是忧郁情绪的朋友,我真的告诉你们:去找这位最伟大的医生「天父上帝」,因为祂有医治你的能力。

Read 3142 tim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