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19 December 2020 22:08

主是我患難中隨時的幫助 王達醫生感恩見證

當我回醫院衝進搶救室,看到我女兒全身青紫躺在搶救台上,醫生正在搶救,我當時感到死亡臨近,生與死只是一線之隔,我是那樣的無助。
	楊:親愛的聽眾朋友平安,今天王達醫生來到我們的節目中,和聽眾朋友們分享他生命中經歷神的事實。王醫師是精神醫學博士,王醫師你好!
	王:你好,謝謝。
	楊:你來美國之前是不是基督徒?
	王:不是。
	楊:是到美國之後信主的。那麼請告訴我們,你怎麼決志接受主作你生命的主?
	王:以前共產黨的教育說基督教都是外國人用來麻痺人民,一種精神上的麻藥,所以要批判。記得在我很小的時候,甚至老師都教育我們不能叫「禮拜天」,應該說星期日,「禮拜天」是資產階級的東西。記得我剛開始接觸福音是在我初中的時候,當時還處於文化大革命的後期,整個社會充滿共產黨政治上的洗腦。比方說收音機裡面,幾乎沒有什麼娛樂節目,就是樣板戲,讓人覺得非常的窒息。記得有一年夏天,我家裡有一台電子管的收音機,可以聽短波的。當時我一個人在家裡,無意中撥到了香港「良友廣播電台」。聽到那個節目的時候,感覺就像是在一個很悶熱的環境之下,一股清涼的清風吹過,心裡非常的舒暢,那是我第一次接觸福音。直到1979年我考入蘇州醫學院,開始讀醫學的時候,還偶爾聽良友廣播電台。那時他們有贈送聖經,我抱著好奇的心態寫了一封信到香港、九龍郵政信箱,沒多久就收到一本聖經。在當時還沒有完全改革開放的情況下,收到一本聖經真是一個奇妙的事實。但是很可惜,我讀了一段時間,讀不下去。我覺得神這麼殘忍,只看到舊約、出埃及記等,就沒有再繼續讀下去。
	來美國以後,因為中國那時經濟非常貧困,我幾乎沒有任何經濟上的支持,完全靠自己打工,所以生活非常的苦。我當時也患了憂鬱症,經過很多的挫折,在美國送外賣,做侍者,洗碗,什麼都作過,終於完成我的學業,在Staten Island醫院裡,找到一份工作。那時候看到一個華人教會,我就走進去。當時聖詩一唱,我的眼淚就流下來,真的覺得非常的溫馨。去了幾個禮拜以後,現在回想起來,真是覺得非常的可惜。當時的理由就是工作太忙,總歸要去賺錢,那應該是在91年的時候。雖然我離開教會,神也沒有忘記我,教會劉長老的太太,幾乎每個禮拜六都打電話叫我去教會,長達6年之久。到後來覺得有點不好意思,就把我太太和孩子送到教會,我自己就走開。那時我太太正懷第三個孩子,我的女兒Grace。女兒出生後非常可愛,可是在她3個月的時候,得了一種很怪的病,叫「嬰兒肉毒桿菌」感染,全身肌肉癱瘓。因為這在美國非常罕見,醫生都知道這個病,但是很多醫生沒有見過。我女兒那時的病情越來越嚴重,肌肉幾乎都癱瘓,不能吃也不能喝,生命在一天一天的消失。我當時就去拜關公、拜菩薩,每天燒香磕頭,但是女兒的病一天一天惡化,那時我太太去的教會也為我女兒禱告。
	到聖誕節時,我女兒的主治醫生不在,有外地來值班的醫生說,你女兒可能是「嬰兒肉毒桿菌」感染。我說不可能,我家裡非常注意衛生,我覺得不可能。但是那位醫生非常肯定,他說我幫你找個神經科醫生來看一下。後來神經科醫生來看的時候就說,去年正好碰到這種病例,因為這種疾病在美國東岸,每一年只有四例,所以很多醫生都沒有見過。他說你趕緊打電話到加州,美國國防部有個研究項目專門治這個病的,用抗毒血清。當天晚上加州就用飛機把血清從加州運過來給她注射。
	當時我心裡想,我女兒有救了,我現在可以回家休息一下。當我離開醫院時,心中馬上不安,我說不行,要回醫院。我女兒是沒法呼吸,沒法咳嗽,所以要靠定時幫她把口水、痰啊吸出來,當時值班護士走開了,以至我女兒窒息。當我回到醫院衝進搶救室,看到我女兒全身青紫,躺在搶救台上,醫生在進行搶救。我當時感覺到死亡臨近了,我是那樣的無助。我自己是醫生我知道,生命的死與活,就是一線之隔。碰巧旁邊有一個人,我不知道那個人是誰,我太太當時手中拿著一本聖經,他說你趕緊讀詩篇23篇。我太太就開始讀,讀完後她叫我也讀。我拿過來讀,我記得是說:「我雖然行過死蔭的幽谷,也不怕遭害。」我讀了一遍又一遍,我就跪在地上禱告。我說:神啊,不要把我女兒帶走。就在那個時候,我非常強烈的感受到,很威嚴的信息對我講,「我不把你女兒帶走。」。後來醫生出來說,你女兒救回來了。從那時候開始,牧師問我說,你要不要信主?我毫不猶豫的說,「我要信主!」
	楊:感謝主,你這個時候經過這種生死的大事,你看清楚人的無能,神的全能。
	王:對,在面對我可愛的女兒面臨死亡的時候,你才覺得不管是醫生也好,不管你有多少的知識,面對死亡的時候你真的是一點辦法都沒有。從那時候開始,我就覺得神的真實,神的大能,所以我就開始決志信主。我女兒搶救過來之後,身體恢復的很快,然後很快她就出院。後來這個女兒Grace長得聰明伶俐,人見人愛,而且就在前三個禮拜,決志信主、受洗,我真的非常的高興。就因為我女兒的這一個經歷,我們全家都決志信主了,包括我太太,我父母親。每次我做這個見證時,我都會忍不住流淚,都非常的激動。現在回想起來,我這個人非常的叛逆,主一次次的給我機會,讓我認識祂,但是我一直都離開。信主以後,我的生命開始改變。
	記得我讀小學的時候,就開始有失眠的問題,那麼多年我一直有嚴重失眠這個問題,我幾乎是靠安眠藥維持我的睡眠。我以前是什麼事都要自己計畫,反覆的思考,總是希望用自己的智慧來解決問題,但是我的生活就是一團糟,非常的苦。信主以後,我生命真的開始改變,那麼多年的失眠不藥而癒。而且太太跟我那個時候,花了好多錢,只要廣告說有床幫助睡眠,有枕頭幫助睡眠的,我一定花錢去買。甚至還請風水先生給我看風水,到廟裡面開光,請關公。我每天早上拜,晚上拜,不斷的換水果。但是我的病,包括我的事業,我的生命一直都沒有改變。當時憂鬱症和失眠影響我的記憶力,我雖然想考醫生,在那種情況下,根本就沒辦法。直到我信主,我的失眠好了以後,才開始準備考醫生。
	真的感謝主,因為我醫學院是1984年畢業的,到2006年這20年我離開醫學,那麼多年很少接觸臨床,很多東西都很生疏,甚至有的都荒廢了,再重新撿起來,我就覺得這完全是靠神的恩典幫助我。作實習醫生的事也很奇妙,我當時說我不要作精神科。第一年我申請內科,沒有一個醫院要我,我就選一半內科,一半精神科。內科一個都不要我,精神科有5個要我去考試。我就禱告,我說:神啊,我把一切交在你手中,我真的是沒有把握自己能做好一個精神科醫生。後來很幸運,我第一志願就是Queens的愛姆赫斯特醫院精神科作實習醫生。我當時已經是40多歲才去作實習醫生,我的同學都是20多歲年輕小伙子。我真的是倚靠神,我覺得如果沒有神的幫助和帶領,我真的是沒有辦法完成那樣繁重的訓練。都是神一步一步的安排,精神科的專科考試非常難考,除了口試還要筆試。反正每次考試之前,我都禱告說:神啊,是你要我作精神科,現在作到這一點,我就交在你手裡面。所以我很順利的通過了考試,拿到了特考文憑,這一切都非常感謝主。
	現在才真正體會到,神往往會把比你要求更好的給你。我是非常非常喜歡這個專業,我作的非常的開心,真的感謝神幫我選了一個最適合我的專業。能夠幫助很多的病患,讓很多病人看到他們生命中的貧乏。很多人有錢,或者有地位,但他們的心裡沒有平安,我就會和他們分享,見證神的大能。對他們說,你一方面吃藥,更重要的你需要神,你去教會,你的憂鬱症,你的焦慮症會得到醫治,因為我自己是過來人。在我的行醫過程中,也不斷的給我的病人傳福音,我覺得我的生活變得非常的有意義。
	我非常希望還沒有信主的朋友,盡早信主,因為信主真的是非常非常的美好。不要像我經歷這麼多的苦難後,才認識主,你早日信主,會早日蒙福。
	楊:感謝主,美好的見證,也謝謝王醫師。
Read 155 tim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