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16 July 2021 19:34

從比爾蓋茨到非洲草原(上) 杜明翰楊雀夫婦感恩見證

總要彼此包容,彼此饒恕,主怎樣饒恕了你們,你們也要怎樣饒恕人(西3:13)	
	林:親愛的朋友,平安!今天很榮幸邀請到台灣「世界展望會」前會長杜明翰夫婦來到當中。他們要分享神如何拯救了他們幾乎要倒塌的婚姻,以及他們後來又如何參與了展望會的服事。杜弟兄,楊姊妹你們好!
	杜:台英姐妳好!
	林:請問你們是怎麼信主的?
	杜:我們從小就很喜歡去教會,一直到高二我參加了一個佈道會,才覺得在這個宇宙當中應該是有一個「理」存在。生命更不是隨隨便便的,人需要有信仰,我就信主了。後來我在教會裡認識了我太太,這方面由她來講吧。
	楊:我是鄉下姑娘來到台北上大學,在他附近的教會去聚會,認識了他,我也是在高中的時候信主的。
	杜:後來我們結婚,研究所畢業就進入資訊公司,我做程式設計師,行銷,專案經理。85年我進了惠普科技,作了5年,後來就進了很有名MICROSOFT(微軟),做了10年, 我的人生可以說進到一個高峰。那些年比爾蓋茨常到台灣 ,每年我得跟他見面,作簡報 ,所以大家都覺得我很成功 ,我自己也覺得自己很了不起。
	可是就在90年到96年之間,我的婚姻出了問題。雖然也到教會,也參加詩班等,但我迷失了自己。曾經忙到有一年的時間沒回家吃晚餐,每天提一個很重的包,裡面有很重的筆電,沒翻開過的書。好笑的是我每天又把這很重的包包再提回家,第二天再原封不動的提到辦公室,好像沒提那個包我就沒價值一樣。
	我的生命像陀螺一樣在打轉,忙忙碌碌,渾渾噩噩,跟太太的關係看起來是模範夫妻,可是我們之間有一層看不見的隔閡,長達6年的外遇,我太太一點不知道。直到96年在新加坡的一個聚會裡,上帝透過一個牧師把我給點醒,神透過牧師,讓我必須要好好面對自己。
	林:感謝主!
	杜:一千個人的聚會,沒有人認識我,上帝讓牧者看見我的名字,把我的問題當眾講了出來,當時我沒有承認。可是聚會一結束,我就跪在神的面前,對神說:「我要清醒,我要回家跟我太太重建婚姻。」
	楊:那天明翰從新加坡回來,只說他學了很多,一副輕描淡寫的樣子,可是我就覺得很不舒服,把孩子們餵飽,先上床躺著。他走了過來,10幾分鐘以後,我聽到一陣嗚嗚的哭聲,我知道大不妙了。終於 他對我說:「我有外遇.....」,當下我的感覺,就好像一個敞開的胸,突然有人拿把刀狠狠的對著我刺了進來,我被擊垮了!這麼得我信任的丈夫都背叛我,那天底下我可以相信誰?於是那遠在天邊的上帝,平常跟祂不太有關係,碰到困難,就成了我最好怪罪對象,我一直怪罪神問為什麼。那時只有四個字能形容我的心:生不如死!我就一直哭,整整哭了三天三夜,心裏只有兩個念頭,第一是離婚,第二是:上帝,接我走吧!
	結婚15年,不斷的為他付出,得到的是甚麼?我的心充滿苦毒,惱恨,加上憤怒,我像個溺水的人,不自覺的要去抓住一個東西。我就對主喊:「主啊,救我!」10幾分鐘以後我開始一直笑,這一笑 就足足笑了4個鐘頭,笑的過程中,裡面的那個恨一點一點慢慢的化掉了......
	杜:那三天她完全失控,我很害怕 ,我太太是不是瘋啦?三更半夜的,那笑聲是很清楚的,左鄰右舍會覺得我們家發生了什麼事情啦。但後來我發覺她笑的裡面感覺越來越有平安,有喜樂,還帶著一些歌聲。太奇怪啦,也太奇妙了!我就跟上帝說:「上帝,我謝謝你,你可不可以讓她停下來?」哎!我一禱告完,她真的就停下來了。感謝主!當我們沒路可走的時候,只要來到神的面前,祂就開路。此後我們就開始了一段結婚10幾年來,從來沒有那樣敞開盡興的溝通,我們開始走一個重建的道路!她很了不起,因為寬恕這條路,是很不容易走的。
	楊:那天之後,我就跟上帝說,我要重建我的婚姻。在一天的清晨,我們跪在上帝面前說:「過去15年不管它如何,今天這個時刻是我們第二個結婚日,我們要再牽一次手。」寬恕何等不容易,但我才明白,原來寬恕跟對方改不改變,其實不太有關係,乃是我自己要出監牢。這場風暴,對我們兩個來講都像是死過一次,但靠著主我們活了過來。上帝還給我們比熱戀時還要甜美的感情,也讓我們開始想,以後我們要怎麼來被神使用。等了7年吧,上帝的呼召才明確的臨到。
	林:感謝主,神真是非常愛你們,杜弟兄 這樣的一個大轉換,以後,你再拿著那個沉重的公事包上班的心情是不是完全不一樣了?
	杜:對!對! 每天上班的心情真的不一樣了,那個包包還是重的,可是我的心不重啦,並且我開始有了不一樣的眼光。過去我看到的都是彼此的缺點,可是風暴過後,我再看我的妻子,發覺她有太多是我還不認識的,發覺她很棒很棒。原來愛不是照著我的意思,我的喜好,乃是願意看到她那份“好”,而她那個“好”對我是那麼有幫助。我也開始慢慢地接納自己,過去我總覺得自己不完美,找不到答案,就用忙碌來逃避。現在雖然我還是忙碌,可是我看工作跟我所提的那個公事包都有意義了。
	林:楊姊妹,那麼妳呢?
	楊:當有了孩子以後,不知不覺把孩子當成第一,其實不對, 夫妻關係才應該放在第一,過去我是忽略了他。同時,夫妻相處的時候,往往為了掩飾自己的不完美,很容易把指頭指著對方。好像在怪罪對方當中,自己就找到了一個適當的位置。人最大的戰場是自己,自己都擺不平或都沒有辦法愛自己的時候,是一定沒有辦法愛別人的。而且我們總覺得,我們為愛付出了很多,其實,很多時候所謂給很多,是一種操控。
	林:完全對。
	楊:我也漸漸明白,要透過被對方的需要,來決定自己的價值是錯的。所以,在整個重建的過程當中,我最大的重建是找回我在天父眼中的地位, 我是蒙神愛的,我也是被祝福的。
	杜:是,我們都是被揀選的,人能被神揀選,這是多麼榮幸的事。而生命的歷練,一定要透過風雨,才能綻放出美麗的花朵,沒有走過流淚谷,也很難去真正品嚐到甚麼是喜樂泉,生命破碎以後,反而讓我們更完整。相愛也不是你欠我,我欠你,我要你,你要我,而是願意把自己放下,去關顧跟你很不同的人,有分才有享,有捨才有得。
	林:是,生命的淬練如橄欖要壓成渣才能出油。為你們感恩。那麼你們是在什麼樣的情況下,願意放下一切而進入展望會服事的?
	杜:人改變以後,看事的態度不一樣了,所以就想,也許我應該要多花一些時間陪陪老婆、小孩。所以2000年我離開了工作十年的MICROSOFT, 我開始做志工的工作。
	只是有一天,台灣「世界展望會」的董事長,周聯華牧師打電話來。他說;「杜弟兄,我們正在找會長,你有沒有興趣談一談。」我就想「世界展望會」是什麼,我一點也不清楚,社會工作我也不熟,他大概搞錯啦,但真不好拒絕。記得我太太在我赴約時還特別叮嚀:「你千萬可別答應啊。」我說:「不會啦。」到了周牧師那裡,他開始跟我介紹展望會的工作。如「饑餓三餐」、「愛的麵包」等等。我就跟周牧師講:「我沒有這個感動」以後三個月,我們就是逃避,但我們卻越來越忐忑不安,焦慮.....
	有一天我參加一個講座,詩歌唱到「耶穌在十字架上面為我們流血」。旋律一出來,我就開始流淚,流到唱不下去。在非常焦慮之下,又去請張忠宏牧師為我們禱告,禱告完,他要我們看(出23:20-26),經文特別提到的是要順服。又再一個禮拜,突然有一個念頭閃過我的腦海,我想起97年有一位劉牧師為我們禱告。97年是我們被主救出來的第二年,我們很火熱,每天都在神面前尋求要服事祂,難道是神現在回應那次的禱告?.........
	林:因時間的關係,請下次繼續收看,再會。


Read 45 tim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