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02 July 2021 10:49

從感性到理性我信主了 孔嬰姊妹感恩見證

我們若認自己的罪,上帝是信實的,是公義的,必要赦免我們的罪。(聖經約翰一書1:9)
	林:親愛的朋友,平安!今天播恩中心邀請到孔嬰姊妹來分享她整個信主的過程。孔嬰姊妹,你好!
	孔:你好!台英姐!
	林:當我要邀請你來做見證的時候,我知道其實你心裏是滿緊張的是嗎?
	孔:對啊,應該說是特別緊張。
	林:為什麼呢?
	孔:因為我覺得第一,我從來沒有被訪問過,第二我覺得為主作見證是件非常慎重的事,就怕自己萬一語無倫次,沒有邏輯性怎麼辦,所以很緊張。
	林:這麼說你應該是一個凡事滿考慮的人,那麼你是不是也是考慮了很久,才決定要信耶穌的?
	孔:剛好相反,我是一個非常理性的人,但是在信主的這件事情上又是非常的感性,按照我們大陸來的說法叫做“先結婚後戀愛”。
	記得95年的聖誕節一個姊妹邀請我去她教會過節,在國內時我的印象中總覺得教會一定很美,很富麗堂皇。可是我一到那邊,傻了!沒想到教會居然是在一個地下室,沒有甚麼富麗堂皇。後來聽講道,傳道人一上臺就說:他每次想到耶穌為他的罪被釘在十字架都會哭,我一聽就心想,你就吹吧、裝吧,甚麼跟甚麼,2000多年前的人你認識他嗎?他又認識你嗎?還為他哭?!..我坐在那裡真是一點感動都沒有,直到他講完。很奇怪,這位傳道人竟然朝我走過來,看著我說:「你是第一次來啊?」我說:「是」,「那你以前有沒有接觸過耶穌啊?」我說:「沒有」,他就把我帶到隔壁的房間,然後說:「我知道大陸很多來的人都沒有聽過耶穌,但是如果你今天願意接受主耶穌作你的救主,把你的心門打開,你可以去嘗試,祂是很甜美的一個果實。」按說我是個理性的人,不應該接受,馬上拒絕才對,但是好奇怪,在那一剎那間,我居然說“我願意”。
	林:感謝主!
	孔:然後她就握著我的手開始禱告,非常的奇怪,在禱告的過程當中,我的心是暖暖的,眼睛濕濕的…沒想到我第一次接觸主耶穌竟然是這樣的感性。
	林:是,主耶穌就是有辦法,感動一個非常理性的人在時間到的時候就感性起來了! 不然怎麼能讓妳信耶穌?
	孔:對,我是很理性的人 可是以後只要是跟神有關,邀我去參加甚麼,我一定都會脫口而出的說“好啊!”過了一陣子 在毫無心理準備下,我居然下水接受洗禮。那天那個教會還有好幾個人要受洗 ,姊妹問我要不要也受洗?”我又馬上說:「可以啊。」當我從水池子出來,同樣的感覺又來了,又是暖暖的,濕濕的,還帶著眼淚流,並且有 一股從心裡面往外湧的喜悅。只是沒多久我跟主說:「我不能信的不明不白,我得要稍微知道一點道理才對啊。」於是我就參加信心教會的洗禮真道班,上完以後我強烈的要求教會,能不能正經八百的再給我一次施洗,就這樣我又受了一次洗。
	林:你作的非常對,主耶穌不喜歡我們盲信,因為一時的感動或衝動,容易一碰到困難就離開了,因為信的沒有根基。
	孔:我信主並沒有經過什麼災難啊,困苦,就是感性。可是當我的理性回來的時候,我就覺得要好好讀讀聖經。可是讀舊約聖經時,越讀心裡越有很多很多的疑問,甚麼擊殺長子,戰爭、以及神很多對人忿怒時的手段,我一下子又接受不了啦。雖然我碰到過一位從西部過來的弟兄,告訴我說 當科學沒有辦法解釋聖經時,要用神學來解釋。這我還是不能接受。科學就是科學,神學就是神學,是兩碼事,怎麼可以說科學解釋不出來,就用神學呢?那時內心真是充滿了懷疑。
	還有,每當兄弟姊妹做見證,說起神有跟他說話,我馬上想:「又瞎掰了,神跟你說話是說中文還是說英文?是男生的聲音還是女生的聲音?」又過了一陣子,有天我遇到一位姊妹,她知道我的情況就對我說:「這樣吧,你試試看跟主禱告,看神能不能親自帶領你給你答案。」信主那麼多年,實話告訴你台英姐,很慚愧,我不會禱告的,就是沒有那種敞開的心。結果在第二天,是我信主之後第一次,我居然真正有意義的向神禱告。我跪下來,把我所有的問題都拿出來啦。我說:「神,你如果真的存在,請你回答我,你為什麼這樣,為什麼那樣?」,我問了神很多問題。 我禱告禱告,奇怪啦,突然我像孩子一樣哇哇的哭起來,我沒有甚麼傷心的事情啊!也沒遇上災難啊!但是我是哭得淚流滿面,發出聲音的哭。我突然看到自己是有這麼多的罪,這麼不足,渺小,太渺小了,怎麼敢對這位偉大可畏的神發出那麼多的疑問?那天我整個人180度的大轉變,我忽然明白了,神不喜歡不義。好像祂曾經給猶太人無數次的機會與拯救,但是猶太人不感恩,反而一直在背叛祂,當然祂要有懲罰的動作,不然人怎麼會學乖?我們總認為,只要我們沒犯法就是沒有罪,是好人,但是現在我不敢誇這個口了。神很明確的說過,地上一個義人都沒有,祂降下祂的獨生子來,是要使我們因信而稱義。我完全明白啦,耶和華是忌邪的神,不輕易發怒,大有能力,並且萬不以有罪為無罪的神,做錯了就是要付上代價。驕傲可以讓人不認罪,不知錯,驕傲可以讓人嫉妒、恨,驕傲可以產生很多問題,可以同行出冤家,可以文人相輕,可以口出狂言,可以相互抵毀,其殺傷力甚至超過殺人放火。但我們若認自己的罪,上帝是信實和公義的,祂願意赦免我們的罪,洗淨我們一切的不義。所以我現在也常常對人講我自己是個罪人,聽不懂的人還不知道我孔嬰作了什麼事呢,怎麼老說自己是罪人。只要抓住神,神就把你救上來,這是白白得著的,我現在終於能理解,那天講員說他看到十字架為什麼會哭的原因了。
	神對我先生的帶領也特別奇妙 ,他碩士畢業以後,工作的公司說願意給他辦綠卡。可是他的老闆拖了很長時間,一直沒送案到移民局。眼看就剩最後一年的時候,移民局來通知,說我的老公不合格申請這個綠卡。因為他在國內是碩士畢業,這邊又是碩士畢業,雙碩士要有一定的工資額的,我先生的薪水完全不合格。他就問老闆可不可以加薪水,老闆說不可能,那請他開個證明說明,也說不可能。就在束手無策的時候,神讓我們遇見鄭振威牧師,鄭牧師與我老公談了很多,發現我老公滿難信主的,他就問最近我們有沒有什麼事情需要向主禱告的?  我們就說在綠卡的事出了問題,而身份對我們全家又是非常重要,特別是對我的孩子,能不能到美國這邊來接受教育很重要。鄭牧師說我們可以向神禱告,跟神求,我先生就以試試看的心態,老實不客氣的對主說:「如果你能夠幫我這件事情,我就信你。」很奇妙,沒多久長島有一家公司要找人,並且可以幫助解決綠卡,那麼就去啦。去了之後,老闆跟他說,我們已經多少年不招人啦,是個小企業,不能用那麼多人。我們是接到項目,卡死就那幾個案子在作。神的時間太奇妙,正好有個女職員懷孕了,她兩次習慣性流產,所以要立刻臥床保胎,必需辭職 ,她那份工作沒人能夠接手,剛好我老公就在那個時候去應聘。等他去了之後,兩個多禮拜那個女的又回來啦,要求老闆能不能恢復她的工作,因為她又流產了。那位老闆心滿軟的,就說:「妳回來吧。」 等於在兩個星期內,公司多出了一個位置,就給了我先生,太奇妙了!
 	還有我老公每次看姊妹講見證常常流淚,就說:「哭甚麼,我怎麼一點不覺得有甚麼好哭的?」可是當他自己那次上台作見證時,才開口第一句說:「面對這樣又真又活的神,我還能說什麼?」他嘩的一下眼淚就下來了,他從來不哭的,我嫁他十多年第一次看見我老公哭。他決定一定要好好信主,因為神那麼的信實對待他。
	林:是,你先生在那段時間,心裡一定有很大的壓力,因為你們全家能不能夠留在美國,完全看你們拿得到拿不到身份。沒想到我們的神就把不可能變可能,難怪你先生會流下感動的淚水。感謝主,願神賜福給你們。
	孔:是的,我也非常感謝播恩中心給我這樣一個機會,能夠榮耀我的主,見證我的神。
 
Read 83 times